返回栏目
修水网 • 首页卢时雨专栏 • 正文

重生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卢时雨
  修水春苗作文培训班的卢时雨老师,是一个“另类”的作文老师,他上课,讲着讲着会放一首歌给学生听,有时还自己唱。比如在母亲节讲《游子吟》,他就放了阎维文唱的《母亲》那首歌。讲李白的《送孟浩然之广陵》,就播放了由此诗改写的歌曲《烟花三月下扬州》。他不仅把音乐用上了课堂,有时还借用摄影图片,甚至讲解一篇文章时,自己像个演员一样表演文中人物的动作,使学生进入到文章的情景当中。
   
  卢老师始终认为,一个教作文的老师,如果自己不经常看书写作,怎么能教好学生呢?本期醉美修水,特推出卢老师昨天深夜写出一篇随笔,以飱读者。
   
  24这个数字很有趣,你可以在数学老师面前说:12加12等于24,3乘以8等于24,2乘以12等于24。但你绝不会告诉数字老师24等于0。如果你这样说,老师估计会摸摸你的额头,关心地问:孩子,你没发烧吧?

  可是,午夜的24点也是0点。它是一天的结束,也是另一天的开始。它是死亡,也是新生。

  一天有二十四个小时,一年有二十四个节气,人的一生,有几个二十四岁呢?二十四岁,正是最美好的青春年华。

  24岁那年,我告别了十多年的学生时代,步入了充满竞争与挑战的社会。刚步入社会时,我是多么不适应啊!很长时间都没有适应从一个学生到待业青年的角色转变。我胆小、木讷寡言,不善于和别人,特别是陌生人打交道。那时的我,有点心高气傲,眼高手低,找工作很不顺利。我的情绪低落到了极点。

  后来,我调整了心态,放低了一个大学生高傲的姿态。我决定从零开始,接受生活的磨练。我从一份普通的工作做起,和那些只读过初中甚至小学的同事们一起加班到深夜,和他们一起加过通宵班,连续三天加班到凌晨三点多才下班……
那一段工作经历成了我人生的富贵财富,这么多年,无论在哪里工作,我从来没有怕过苦和累。因为,再苦再累,和那时比都算不了什么。

  感谢24岁,24岁的我,像一只在黑暗的茧中“苦修”的蚕,慢慢变成了一只“飞蛾”。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首页   |   卢时雨专栏

    修水网 XiuShui.Net 投稿 163.www@163.com QQ 303998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