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修水网 • 首页历史人物 • 正文

余玠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山谷
  余玠(1197—1253),字义夫,别号隐樵。南宋末年著名将领,军事家、政治家、诗人,官至兵部尚书、拜资政殿学士。分宁县汤桥乡长茅村人(江西修水县黄沙镇瑶村村),侨居蕲州(今湖北蕲春)。宁宗庆元三年正月十一日生,理宗宝佑元年五月二十六日殁(余阶籍贯宋史未记载,一说湖北黄冈武穴;一说江西九江修水;一说浙江开化。籍贯修水为大部分官史采纳,1994年出版的《中国历史大辞典·宋史卷》写道:余玠“分宁人,侨寓蕲州”。《江西通志》、《南昌府志》及《义宁州志》均载余玠祖籍江西分宁即江西修水。浙江玠府君墓志为明末清初民间修谱所作)

  余玠少为白鹿洞诸生,后投淮东制置使赵葵幕下。嘉熙年间,余玠任知招信军,于汴城、河阴、安丰相继战败蒙古军。淳祐元年(1241年),出任四川安抚制置使、四川总领兼夔州路转运使。在蜀时期,构筑山城防御体系,以抗击蒙古军。从淳祐三年(1243年)到淳祐四年(1244年),余玠与蒙古军大小三十六战,战果显著。后又率军北攻兴元府,还击退进扰成都、嘉定的蒙古军。余玠受任于南宋危难之际,竭力经营巴蜀,为支撑南宋王朝半壁河山做出了杰出贡献。

  宝祐元年(1253年),宋理宗听信谗言,召余玠回朝。余玠闻召不安,暴卒于四川。理宗为其辍朝,特赠五官。
人物生平编辑

  投身军旅

  余玠生于宋宁宗庆元四年十二月八日(1199年1月6日)。 [1]

  余玠幼时家贫,在白鹿洞书院和太学上舍读书,因与茶馆老人发生口角,不慎失手推茶翁致死,脱身出逃襄、淮一带,作长短句一首,投入淮东制置使赵葵幕下。赵葵赞其心怀壮志,把他收留在军中任事。不久即以功补进义副尉,又擢升将作监主薄。 [2]

  端平三年(1236年)二月,蒙古军侵入蕲、黄、广等地。余玠应蕲州守臣征召,协助组织军民守城,配合南宋援兵击退蒙古军。

  嘉熙元年(1237年)十月,余玠在赵葵领导下率部应援安丰军(今安徽寿县)守将杜杲,击溃蒙古军,使淮右得以保全。次年,朝廷论功行赏,余玠进官三秩,被任命为知招信军兼淮东制置司参议官,进工部郎官。 [2]
盱眙退敌

  嘉熙二年(1238年)九月,蒙古大帅察罕进攻滁州。余玠率精兵应援,大获全胜。

  嘉熙三年(1239年),余玠率军远袭开封(今河南开封)、河阴(今河南郑州西北)一带的蒙古军,全师而还。 [3]

  嘉熙四年(1240年)九月,被提升为淮东提点刑狱兼知淮安州,主持濠州以东、淮河南北一带防务。 [3]

  淳祐元年(1241年)秋,察罕再出兵安丰军,余玠率舟师进击,激战四十余日,使蒙古军溃退。凭军功拜大理少卿,升淮东制置副使。 [4-5]
构垒守蜀

  自淳祐三年(1243年)至宝祐元年(1253年),在蒙宋战争中,出守四川的余玠以山城防御抗击蒙古军进攻的作战。

战争示意图
战争示意图

  淳祐元年(1241年)十一月,蒙古窝阔台汗病死,内部纷争汗位,无暇全面部署对南宋大规模战争,南宋得以暂时休整和调整防御部署。宋理宗赵昀命在淮东屡立战功的的余玠为兵部侍郎、四川制置使兼知重庆府,全面负责四川防务。 [6]

  余玠赴任后,革除弊政,实行轻徭薄赋、整顿军纪、除暴奖贤、广纳贤良、聚小屯为大屯等政策。 [7]  纳用播州人冉璡、冉璞兄弟建策,采取依山制骑、以点控面的方略,先后筑青居、大获、云顶、钓鱼(分别位于今四川南充南、苍溪东南、金堂南、重庆合川东)等十余城,并迁郡治于山城。又调整兵力部署,移金州(今陕西安康)戍军于大获;移沔州(今陕西略阳)戍军于青居;移兴元(今陕西汉中)戍军于合州(今重庆市合川区东钓鱼城),共同防守内水(今涪江、嘉陵江、渠江);移利州戍军于云顶,以备外水(即岷江、沱江)。诸城依山为垒,据险设防,屯兵储粮,训练士卒,经数年建设,逐步建成以重庆为中心,以堡寨控扼江河、要隘的纵深梯次防御体系,边防稍安。 [8]

屡破蒙军
抗蒙战争
抗蒙战争

  余玠在四川,开屯田以备军粮,整顿财赋,申明赏罚,修筑山城。抗蒙有功将士都得到奖掖。违法的将官,受到惩处。利州都统制王夔凶残跋扈,号称“王夜叉”,不听余玠调度,到处劫掠。余玠依军法斩王夔。经过余玠的整顿,四川驻军声势大振。蒙古军多次自西来侵扰,都被宋军打退。 [9]

  淳祐六年(1246年),蒙古分兵四道入蜀,余玠继多次战胜蒙古军进攻之后,依靠新建立的山城防御体系,又打退了蒙古军的进攻。

  淳祐十年(1250年),余玠调集四川各路精锐,誓师北伐。以一部兵向陇蜀边界出击;自率主力,取金牛道向汉中(今属陕西)进发,三战三捷。次年四月,余玠率军号十万进占汉中西之中梁山,潜军烧毁汉中至大散关(今陕西宝鸡西南)栈道后,率军围汉中数重,昼夜急攻。蒙古军修复栈道,各路援军会至。余玠久攻不克,兵老师钝,只好撤军。 [10]

  余玠守蜀有功,淳佑八年(1248年),被任为兵部尚书,拜资政殿学士,给予执政官相同的恩数,仍驻四川。
淳佑十二年(1252年),蒙古汪德臣部侵掠成都,围攻嘉定(今四川乐山)。余玠率部力战,再次打退蒙古军。在余玠的领导下,四川抗蒙形势日益好转。 [11]

含冤暴卒

  余玠抗战获胜,宰相谢方叔却设法迫害余玠。余玠与统制姚世安不和,姚世安则以谢方叔为援。 [12]

  宝祐元年(1253年),谢方叔和参知政事徐清叟等向理宗诬告,攻击余玠独掌大权,却不知事君之礼。理宗听信谗言,召其还朝。余玠知有变故,愤懑成疾。同年七月(余玠之子余如孙所撰《玠府君墓志铭》称是五月十八日 [13]  ),余玠在四川暴卒,享年五十六岁。 [14]  有传闻称他是服毒自尽。 [12]

  余玠死后,理宗为之辍朝,特赠五官。次年六月,侍御史吴燧等奏陈余玠“聚敛罔利”的七罪,理宗下诏查抄余玠家财。 [15]  之后又称他镇抚四川无方,劳军困民,命其家运钱“犒师振民”。 [16]  十月,再经监察御史陈大方诬告,理宗遂削去余玠资政殿学士之职,并迫害其家属和亲信。 [17-18]
宝祐六年(1258年)十一月,理宗下诏追复余玠官职。 [19]

主要成就编辑

  安丰之战、余玠防蜀之战

  余玠富韬略,通兵法。初投淮东制置使赵葵麾下,营田、备战有功。嘉熙三年(1239年),率军远袭开封(今河南开封)、河阴(今河南郑州西北)一带蒙古军,全师而还。淳祐元年(1241年),率舟师解安丰(今安徽寿县)围。淳祐二年(1242年),余玠建策理宗改变轻武重文之风,深受赏识,出守四川。他到任后,革除弊政,遴选州县官吏,招贤纳士,大兴屯田,整顿军纪,使军势大振。针对蒙古骑兵善驰突的特点,余玠采纳冉璡、冉璞兄弟筑城守蜀之策,沿嘉陵江、渠江、涪江和长江两岸山隘、要道,筑青居(今四川南充南)、大获(今四川苍溪东南)、钓鱼(今四川合川东)、云顶(今四川金堂南)等十余城,依山为垒,据险设防,并迁沿江各州治所于城堡,广储粮、兴武备,形成以重庆为中心的堡寨防御体系。率领军民抗击蒙古军进攻,屡获胜利。淳祐十二年(1252年),击退蒙古军对嘉定(今四川乐山)的进攻。余玠受任于南宋危难之际,竭力经营巴蜀,为支撑南宋王朝半壁河山做出了杰出贡献。

个人作品编辑

  《瑞鹤仙·怪新来瘦损》 [20]
  《自述》 [21]
  《句》 [22]
  
人物评价

  脱脱:①喜功名,好大言。(《宋史》) [23]  ②余玠意气豪雄,而志不克信。 [23]  (《宋史》)
  王夫之:孟宗政、赵方、孟珙、余玠、彭大雅之流起,而兵犹足为兵,将犹足为将,战犹有以战,守犹有以守,胜犹非其徼幸,败犹足以自持。左支右拒于淮、襄、楚、蜀之间,不但以半割残金,而且以抗衡蒙古。 [24]  (《宋论》)②以贿赂望阃帅,以柔媚掌兵权,以伉直为仇仇,以爱憎为刑赏;于是余玠死而川蜀之危不支,刘整叛而川蜀之亡以必,吕文焕之援绝而阳逻之渡不可复遏。 [24]  (《宋论》)
  蔡东藩:①继以余玠镇蜀,礼贤下土,徙城设守,军民交安,是亦一干城选耳。 [25]  (《宋史演义》)②宋廷非无贤将相,如杜范、吴潜、董槐等,皆相才也,孟珙、余玠、马光祖、向土璧、王坚等,皆将才也,若乘蒙古之有内乱,急起而修政治,整军实,勉图安攘,尚不为迟……杜范殁矣,孟珙逝矣,内外已乏一贤将相;至谢方叔进而余玠蒙谗,丁大全用而董槐被逐,仅有二三材士以扶危局,反欲尽排去之,理宗之不知理国若此,几何而不沦胥也。 [26]  (《宋史演义》)
  吴廷燮:宋之制抚以实权言,较唐方镇实远逊之,然如其季,(赵)葵、(孟)珙之贤,苦护淮、汉;(余)玠、(王)坚之勇,力悍川、陕,理、度支柱,越四十年而后亡国,何非其力。 [27]  (《北宋经抚年表·南宋制抚年表》)

亲属成员

  祖先:余椿年,南宋初年举家迁徙至衢州开化县,住居金水芳山(即今村头芳林)。 [1]
  母亲:巩氏 [1]  [28]
  儿子:余如孙,取“当如孙仲谋”之义,后改名余师忠,历大理寺丞,为贾似道所杀。 [29]

史料记载编辑

  《宋史·卷四百一十六·列传第一百七十五》 [30]

后世纪念

  墓祠
  余玠薨于重庆,其子余如孙奉旨扶柩,安葬于溧阳荆山之原。 [1]  后来,故乡人民纪念他,为其造衣冠冢,墓址在今太平山风景区横江(岗)山(湖北黄冈武穴)下青蒿村余公林。东边是沧浪书院景区,西边是梅川的源头。为了纪念英雄余玠,当时广济县用余姓作为地名,余川、余蒷由此命名。 [31]  蜀人得知余玠抱恨而死,又兴建“余玠遗爱碑”及“余公祠”。在其故乡修水,将余玠列为宋元八贤之一,入“八贤祠”。 [5]

帅府

  2010年5月,南宋抗蒙山城体系缔造者余玠的帅府所在地在重庆渝中区被发现。位于渝中区望龙门街道的巴县衙门,后该地下考古现场开始发掘。该处小地名叫老鼓楼,按照考古学惯例,这个遗址被命名为老鼓楼遗址。至此,抗蒙山城体系已经完全清楚:核心级的指挥部就是如今发现的老鼓楼衙署;次级为钓鱼城、白帝城、泸州神臂城等;三级有南充苦竹隘等;四级如渝北多功城等。

参考资料
  • 1.  重庆城中心发现南宋抗蒙指挥部即南宋名将、开化人余玠帅府  .开化新闻网.2010-5-24[引用日期2013-12-15]
  • 2.  《宋史·余玠传》:余玠,字义夫,蕲州人。家贫落魄无行,喜功名,好大言。少为白鹿洞诸生,尝携客入茶肆,殴卖茶翁死,脱身走襄淮。时赵葵为淮东制置使,玠作长短句上谒,葵壮之,留之幕中。未几,以功补进义副尉,擢将作监主簿、权发遣招进军,充制置司参议官,进工部郎官。
  • 3.  《宋史·余玠传》:嘉熙三年,与大元兵战于汴城、河阴有功,授直华文阁、淮东提点刑狱兼知淮安州兼淮东制置司参谋官。
  • 4.  《宋史·余玠传》:淳佑元年,玠提兵应援安丰,拜大理少卿,升制置副使。
  • 5.  余玠  .九江史志[引用日期2013-03-02]
  • 6.  《宋史·余玠传》:寻授兵部侍郎、四川安抚制置使兼知重庆府兼四川总领兼夔路转运使。
  • 7.  《宋史·余玠传》:玠大更敝政,遴选守宰,筑招贤之馆于府之左,供张一如帅所居,下令曰:“集众思,广忠益,诸葛孔明所以用蜀也。欲有谋以告我者,近则径诣公府,远则自言于郡,所在以礼遣之,高爵重赏,朝廷不吝以报功,豪杰之士趋期立事,今其时矣。”士之至者,玠不厌礼接,咸得其欢心,言有可用,随其才而任之;苟不可用,亦厚遗谢之。
  • 8.  《宋史·余玠传》:卒筑青居、大获、钓鱼、云顶、天生凡十余城,皆因山为垒,棋布星分,为诸郡治所,屯兵聚粮为必守计。且诛溃将以肃军令。又移金戎于大获,以护蜀口。移沔戎于青居,兴戎先驻合州旧城,移守钓鱼,共备内水。移利戎于云顶,以备外水。于是如臂使指,气势联络。又属嘉定俞兴开屯田于成都,蜀以富实。
  • 9.  《宋史·余玠传》:初,利司都统王夔素残悍,号“王夜叉”,恃功骄恣,桀骜裯受节度,所至劫掠,.......玠久欲诛夔,独患其握重兵居外,恐轻动危蜀,谋于亲将杨成,成曰:“夔在蜀久,所部兵精,前时大帅,夔皆势出其右,意不止此也。视侍郎为文臣,必不肯甘心从令,今纵弗诛,养成其势。后一举足,西蜀危矣。”玠曰:“我欲诛之久矣,独患其党与众,未发耳。”成曰:“侍郎以夔在蜀久,有威名,孰与吴氏?夔固弗若也。夫吴氏当中兴危难之时,能百战以保蜀,传之四世,恩威益张,根本益固,蜀人知有吴氏而不知有朝廷。一旦曦为叛逆,诸将诛之如取孤豚。况夔无吴氏之功,而有曦之逆心,恃豨突之勇,敢慢法度,纵兵残民,奴视同列,非有吴氏得人之固也。今诛之,一夫力耳,待其发而取之,难矣。”玠意遂决,夜召夔计事,潜以成代领其众,夔才离营,而新将已单骑入矣,将士皆愕眙相顾,不知所为。成以帅指譬晓之,遂相率拜贺,夔至,斩之。
  • 10.  《宋史·余玠传》:十年冬,玠率诸将巡边,直捣兴元,大元兵与之大战。
  • 11.  《宋史·余玠传》:十二年,又大战于嘉定。
  • 12.  《宋史·余玠传》:戎帅欲举统制姚世安为代,玠素欲革军中举代之敝,以三千骑至云顶山下,遣都统金某往代世安,世安闭关不纳。且有危言,然常疑玠图己。属丞相谢方叔家子侄自永康避地云顶,世安厚结之,求方叔为援。方叔因倡言玠失利戎之心,非我调停,且旦夕有变,又阴嗾世安密求玠之短,陈于帝前。于是世安与玠抗,玠郁郁不乐。宝祐元年,闻有召命,愈不自安,一夕暴下卒,或谓仰药死。
  • 13.  《玠府君墓志铭》:宝祐改元五月,方以资政殿学士执政,恩例带职入奏召,而先公以在淮时宵征露宿酿成臂恙,至是故疾复作,继以河鱼,不幸於五月十八日薨於重庆府阃治之正寝。是日也,梁折於治事之堂,星殒於阅武之地。噫!先公之存亡,其殆数乎。
  • 14.  《玠府君墓志铭》:先公享年五十六,爵以郡公,特进邑六千二百户。
  • 15.  《宋史·卷四十四·本纪第四十四》:(宝祐二年)六月……甲寅,侍御史吴燧等论故蜀帅余玠聚敛罔利七罪,玠死,其子如孙尽窃帑庾之积以归。诏簿录玠家财。
  • 16.  《宋史·卷四十四·本纪第四十四》:(宝祐二年)秋七月己酉,诏“前蜀帅余玠镇抚无状,兵苦于征戌,民困于征求,兹俾其家输所取蜀财,犒师振民;并边诸郡田租,其复三年。”
  • 17.  《宋史·卷四十四·本纪第四十四》:(宝祐二年)冬十月……丁酉,追削余玠资政殿学士,夺余晦刑部侍郎告身。
  • 18.  《宋史·余玠传》:卒也,帝辍朝,特赠五官。以监察御史陈大方言夺职。
  • 19.  《宋史·卷四十四·本纪第四十四》:(宝祐六年)十一月……诏追复余玠官职。
  • 20.  《瑞鹤仙·怪新来瘦损》:余玠怪新来瘦损。 对镜台、 霜华零乱鬓影。 胸中恨谁省。 正关山寂寞, 暮天风景。 貂裘渐冷。 听梧桐、 声敲露井。 可无人、 为向楼头, 试问塞鸿音信。 争忍。 勾引愁绪, 半掩金铺, 雨欺灯晕。 家僮困卧, 呼不应, 自高枕。 待催他、 天际银蟾飞上, 唤取嫦娥细问。 要乾坤, 表里光辉, 照予醉饮。
  • 21.  《自述》:一片英雄胆,七尺丈夫躯。皇天生我,不知此意竟何如?欲展腾空羽翮,曾作宋郊沛蠲,壮志未全舒。长啸一声气,烟雾霭东吴。
  • 22.  南宋·叶寘《爱日斋丛钞·卷三》
  • 23.  《宋史·卷四百一十六·列传第一百七十五》  .国学导航[引用日期2014-02-10]
  • 24.  《宋论·卷十四·理宗》  .国学导航[引用日期2017-11-08]
  • 25.  宋史演义:守蜀境累得贤才 劾史氏力扶名教  .国学导航[引用日期2017-11-08]
  • 26.  宋史演义:余制使忧谗殒命 董丞相被胁罢官  .国学导航[引用日期2017-11-08]
  • 27.  吴廷燮.《北宋经抚年表·南宋制抚年表:中华书局,1984:399
  • 28.  《玠府君墓志铭》:庆元戊午十二月辛未,祖妣巩氏感异梦而先公生。
  • 29.  《宋史·余玠传》:有子曰如孙,取“当如孙仲谋”之义,遭论改师忠,历大理寺丞,为贾似道所杀。
  • 30.  上海商务印书馆.宋史:上海商务印书馆,1934年
  • 31.  南宋名将余玠  .江西新闻网.2012-02-21[引用日期2014-02-10]
收起
 
学术论文
  •  吕小园,艾小惠.    钓鱼城卫国战争的民族英雄——余玠、王坚、张珏.  CNKI   
  •  
  •  裴一璞.    南宋余玠出师兴元府之役述论.  CNKI;WanFang   
  •  
  •  胡汉生,骆兆伦.    余玠治蜀刍论.  CNKI   
  •  
  •  黄万机.    余玠慧眼识“南金”——二冉与钓鱼城.  当代贵州   2014
  •  
  •  孙丰琛.    余玠筑城抗蒙元.  重庆三峡学院学报   2014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首页   |   历史人物

    修水网 XiuShui.Net 投稿 163.www@163.com QQ 303998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