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修水网 • 首页散文 • 正文

久宅何不去逍遥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山谷
  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带来的封城、封镇、封路,让人长久宅居家中,那个憋,那个闷,那个烦,无法形容。3月27日,湖北解封,2020年的春天终于到来。今天是双休,我们一家子驱车来到大坂尖踏青春游,逍遥逍遥。感觉:大地上,一切都是新的,阳光明媚,充满生机,柔风吹过,阵阵芳香。田野上,麦苗返青,一望无边,仿佛绿色的波浪,可消天地浮云,一扫围城阴霾。那金黄色的油菜花,在波浪中闪光,瑞色浮则祥祯现,富贵之象;清芬溢而恬静生,璞真所持。山岗上,红的、黄的、粉的、白的、紫的……百花争艳,纵情怒放,清香馥郁引蝶蜂。森林里,莺歌燕语,泉水叮咚,那灵魂深处的声音,悦耳动听,惟妙惟肖,就像欣赏一场音乐盛会一般。

  我所说的“逍遥”有两层意思:一是缓步行走,优游自得,斟酌玩味。即回归自然,到乡村山野去,漫步闲游,寻学访道,玩味方史,乐在其中。二是到逍遥山去,汲吮甜的空气,饱尝香的甑饭,撷掇艳的春花。体验那“仁者乐山,诚者向道,毅者笃行”的情趣。

  逍遥山又名大坂尖,位于修水县何市镇与黄港镇、黄沙镇之间,距县城约20公里,距大广高速何市出口仅几公里。海拔近千米,山势高矗文秀,形如笋坂。临峰鸟瞰,环顾四围,九支山脉低巍蜿蜒、盘腾聚首,形成九龙参鼎之势。山巅绿树白云之中建有“白云仙宫”, 高山仰止,凌空欲飞。那是赵白二仙的道场,集儒、道、佛于一体,是修水乃至整个九岭山脉地区最为引人瞩目的宗教福地。

  相传汉晋时期,赵玉祯、白玉祥两人曾学道于净明忠孝教始祖许逊之后,在逍遥山结庐修炼成仙。因其两仙善医济世,道法深玄,颇得时人奉崇。北宋淳化元年(990年),何市戴姓倡建白云观纪念赵白二仙,后几经盛衰,儒道佛共祀一寺观,明末清初更名为白云寺。明宣德年间,皇上还御制香炉赐赠仙宫。有碑文记载:“赵白道场,肇自唐宋,朝谒不息。”“唐宋以来,是山日显,越千百年。”足见其香火旺盛。世人求仙赐福、赐子、赐官、赐平安的事例不计其数,就连苏轼、佛印、杨徵、黄庭坚、章鉴、徐禧、戴衢亨、陈寅恪等历史名人也来大坂尖祀奉游历过,并在此留有诗词碑记,清户部尚书戴衢亨曾题“白云仙宫”匾额,如今尚在。寺内设有“大雄宝殿”、“赵白仙居”、“濯灵宫”。 当年佛道相争之时,曾一度出现过半道半佛的奇景,如今走进寺中,俨然有佛道相融的气息。殿旁还有四间客房和一间会议室,客房是为 “朝看日生海曙,夜观月起东山” 的游客提供休息的场所。据考它最早是书院,始建于清乾隆19年,专门为附近山民子弟免费念书用的。寺外有千年古银杏、逍遥山碑刻、观日亭、仙果园等名胜景观。

  眼下已修通公路,汽车可直达景区,几近山顶白云寺。我们下车后,开始挪步登高千级台阶,可谓是一步一个世界。半里长的长阶,十五分钟的行程,仿佛登天之道。

  山不高,近千米。有仙否?门经年敞开着,却被云霭紧锁。拨开云雾,踏进寺门,便踏进了虚境,可抚云,可抱日,可虚怀。每一步拾级而上的,不只是疲惫的脚步,还有一颗向善的心,一种向美的意;这种美,是一种惊险的美,一种磅礴的美,一种随心所欲、不拘一格的美。因为世界上最美的事儿,能比得上揣一颗禅心,看看闲云吗!顿时不禁口占两诗“逍遥齐物理,树梢抱云虹。云乃天地气,过眼亦无穷。”“缥缈得仙梯,上可摘月星。星月如心镜,有心镜自明。”

  游览完白云宫、观日亭、仙果园等景观,已是午饭当时。寺院有膳食提供,不贵,十元一人,只是云耳萝卜油豆腐,薯丝白米甑蒸饭。或因清规律地,席间没有海鲜肉食,但有鲜蔬山菌,不管你是身居都市还是乡村,甚至习惯于荤腥大餐,包你如饥不择食、吃得津津有味,赞不绝口。道长神秘地告诉我们,这里的素食曾经得到过灶神菩萨的布施。我不信什么神啊、菩萨啊,可孔子在《礼记》里讲“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倒是对人性的一种感悟。

  席间,遇上几位常来的游客,他们介绍,此地四时风光无限,就连雨雪天这不太受人们喜欢的天气,登大坂尖也有一番风味。雨天,是烟是雾,让你辨识不清,只见灰蒙蒙一片,但可“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雨过天晴,云沉山现,眼阔心空,每挪一步,就有一个画面。虽过眼云烟都是幻,仍能将山势之高和山势之奇表现得淋漓尽致。雪天若徒步上山,正当山回路转不见君时,雪上定留黄麂履迹,人与自然和谐共存。更让你有尽览西岭千秋雪,“疑是林花昨夜开”的超脱灵空境界。最有趣的要算夏秋时节到白云仙宫小住两日,赏晚霞夕照,“晚风拂翠暮钟鸣,夕阳山外山。”意境清晰,画面秀美的环境定会勾起你的思绪。道长会邀你回归白云仙宫共进晚餐,就怕你会“欲归还小立,为爱夕阳红”哦。吃过晚饭,来到仙果园,你可以满怀豪情逸志,举起双手,向着明月靠近,幻想飞越层峦叠嶂,摆脱尘世俗气。或者“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向明月这个知心朋友问候,共叙欢情。五更时分,在观日亭架着相机等候旭日东升,“忽见明霞吐海东”,让你领略一番磅礴的日出东方美景。

  返程途中,我琢磨着,至今不知愁煞多少江南才子的绝世独联,“坂尖似笔,倒写青天一张纸”。我是肯定对不上的,但它告诉我们大坂尖无任春夏秋冬、阴晴雨雪都会给人带来不同的享受,是一本永远都读不透写不完的书。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首页   |   散文

    修水网 XiuShui.Net 投稿 163.www@163.com QQ 303998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