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修水网 • 首页散文 • 正文

逃荒人与乞丐女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陈夕琼
       民国二十一年初夏,湖南洞庭湖发生特大水灾。沿湖地区一带洪荒肆虐,浊浪滔滔,田野和村庄全被淹没,房屋尽倾,灾殍遍地。一时间四处逃荒的难民络绎不绝。
       在赣西北一处偏僻的山角落里,有一个百十来户人家的村庄。村庄偏头,有一栋茅草盖顶的土墙屋,住着一户陈姓人家。其实这户人家只有老陈孤身一人,他家里无田无地,靠给大户人家打长工维持生活。

        因为太穷,所以老陈直到四十多岁都没有娶上老婆。也许是习惯了一个人吃饱,全家都不会挨饿的生活,老陈的日子倒也过得无忧无虑,安然自得。

        时年正值夏收秋种之时。一天早上天刚蒙蒙亮,老陈早早起床欲外出做工。打开房门时,突然有一个人弯身倒进他的屋内,把老陈吓了一大跳。

       而这个倒在地上的人,横在门槛上躺着好像睡死了一样,没有半点动弹。再仔细一瞧,只见此人滿身邋遢,头发篷乱一脸脏污,而且呼吸虚弱,像是一个身患重病的人。

       老陈急忙把这人扶身坐起,大声询问他是谁,从哪里来?几经过后,此人才微微睁开眼睛,嘴里含糊不清地轻轻说着什么,老陈一句也没有听明白。不过听口音,老陈知道了这个人不是本地人。

        但从这个人反复说到的一个字,老陈终于听清楚了那就是饿,原来他是饿成这样。后来又从他断断续续的话语中,老陈明白了他是一个从外地逃荒到这里的人,昨晚因为饿得实在是走不动了,所以才在他家的门槛上坐了一夜。

        虽然家穷,但老陈是一个热心肠的人,见这人饿成这个模样,一时怜悯之心大起。他急忙烧火起灶,准备给这人煮点吃的。随之又端来一盆热水,叫他把脸和手以及脏乱的头发清洗一下。

        洗过之后老陈才发现,原来这是一个容貌俊秀的年轻人。吃过一大碗热气腾腾的稀饭后,年轻人是百般感谢,他的口齿也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听年轻人讲述,老陈知道了他姓王,单名禀,湖南人。原来家有父母和一个妹妹,因洞庭湖爆发水灾,他的家乡成为特大灾区,房屋一片片倒塌,父母亲和妹妹被翻滚的浊浪卷走。

        他和村里少数几个年轻人,因爬上村前一棵大树才侥幸活了下来。洪水退去后,原来的村庄变成了一大片泥滩,为了活命,他逃荒乞讨来到了江西。

        王禀在家乡原是一位教师,这次洪灾中,他的学生也下落不明。说到这里,他失声地痛哭起来。

         听到这位落难的年轻人是一个吃墨水饭的人,老陈不禁敬重起来。在这个山角落里,缺少的就是文化人,不少农家子弟,读书都要跑十几里远的山路去上学。老陈虽然没读过书,也没有儿女,但他觉得此事应该去告诉本家的几位长辈。

        果然这事引起了村里几位头面人物的热议。经过商定,并取得王禀的应允,决定把他留下来,在村里开办一个私塾学堂,请他在这里当教书先生。

        王禀的住处就安在老陈家里。从此,老陈身边多了一个伴,他再也不感到孤独,整天乐呵呵的;而王禀呢,如今有了一份稳定的职业,也结束了流浪和乞讨的生活,从此告别上顿不知道下顿在哪里的艰难日子。

        在与世隔绝的大山里,日子过得是那么平淡而又安静。不知不觉,王禀在这里就呆了二年。虽然过的生活简单,但他却十分受到乡亲们的尊重。尽管他有时候非常思念故乡,可他从多个渠道打听到,这个时候,外面的世界除了战乱,各种自然灾害也总是在频繁发生。所以他一次又一次地放弃了回家探望的念头。

       又是一个夏天的早上,老陈在煮着稀饭,王禀坐在家门口捧着一本书看。突然门口响起了一个轻柔的女声:“先生您好!先生发财。”

       王禀一惊,发现门前站着一个身材瘦小的年轻女子。女子面容姣好,模样清秀,只是脸色有些憔悴发黄。她肩斜挎一个青色布行李,手抱一把古色琵琶,向他投来微微笑意。

        “先生请给我一点吃的好吗?我给先生弹上一曲。”说完未等王禀回话,就拨响琵琶轻声唱了起来:

新妆竟与画图争,知是昭阳第几名?

瘦影自临春水照,卿须怜我我怜卿?

脉脉溶溶滟滟波,芙蓉睡醒欲如何?

妾映镜中花映水,不知秋思落谁多?

        女子的琵琶声清脆里透着沉重,唱出的声调凄凉婉转。王禀一下被这场合吸引住了,心好像受到什么触动,表情顿时凝重起来。

        见王禀呆呆地坐着不作声,女子继续弹唱着:

莦莦行李此经过,只为年荒受折磨。

踏破绣鞋埋雨径,抛残云鬓入凤窠。

沿门乞食推恩少,俯首求人忍辱多。

遥忆故乡千万里,夕阳回首泪滂沱。

        唱着唱着,女子已是泪流滿面。王禀见状一下回过神来,他赶紧把女子请进屋,并请老陈给她盛来一碗稀饭,问她:“你前面唱的两段是明代才女冯小青的诗,但不知后面的是谁人之作?”

        女子接过老陈递来的稀饭,朝他鞠了一躬,再回答王禀说:“这是不才小女对自己的遭遇有感而作,让先生见笑了。”

        听说后面这首诗是这女子自己所作,王禀一下对她刮目相看起来,不由继续问道:“听姑娘口音不是本地人,不知遭何不幸流落到此?”

       女子告诉他,她本是皖北人,家姓洪,名字也叫小青,今年刚滿二十岁。本来也是书香人家,因淮河连年闹水灾,再加上战乱,造成许多人家破人亡,流离失所。为了生存,不少人只得举家四处乞讨。

        在回答王禀的问话时,小青的目光同时也被屋内墙壁贴着的一首诗吸引住了。她的脚步不由自主地走上前去观看:

夜半惊梦陷汪洋,失所客行落异乡。

残灯如豆黯魂泣,生死是幻倍断肠。

草堂有幸看桃李,他居毋忘报恩长。

一炉香烟代纸笔,遥告故人报平安。

        “先生也不是当地人?”小青回过头来朝王禀凄然一笑。当听完王禀讲述完他的遭遇后,小青的眼睛又溢满泪花,声音咽哽地说:“你我都是因为天灾人祸而被迫流落他乡,同是天涯沦落人,今天算是一种奇遇吧。感谢先生的恩赐,吃过此饭后,小青又要走向他乡乞讨求生,这一别也许今生再不得相见。小青有一事斗胆相求,希望能与先生交换一首诗作,好给日后留下一个念想。”

        王禀欣然同意小青的主张,他立即取来纸笔,并请小青先填。小青思索片刻,一首新作跃然纸上:

浩劫茫茫可奈何,同颜零落亦悲歌。

情飞故国倾云水,泪洒残衫湿绮罗。

道路频闻新鬼哭,江湖几见圣人多。

妆台易减香闺梦,一任狂澜洗黛缧。

        说实话,此时王禀读完小青的诗,除了对她的才气无比赞叹外,更多的是对她的不幸遭遇感同身受。突然间,他心里对眼前这个女子产生一种异样的感觉。他提起笔来,给小青写下一首回诗:

失所相逢在异途,萍踪低垂唯糊涂。

芳年痴念终归尽,一枕荒唐谅不诬。

休想梦中寻幻蝶,怕从花里听啼乌。

怆惶欲问迷茫路,空有金龟绮阁无。

        读完王禀的诗,小青苍白的脸有些泛红起来。两个天各一方素不相识而因为落难在异地相遇的年轻人,此时彼此都流着泪。也许是因为同样的命运,他们之间都突然涌上一种难分难舍的感觉,两只手情不自禁地牵在了一起。

       此时,站在一旁的老陈哈哈大笑起来,他对小青说:“我看姑娘不要走了,我们这个地方虽然偏僻,但吃饭是稳当的。王先生这个人很不错,你们都是文化人,我看就是天生一对,这么远让你们相遇,这就是上天的安排哟!”

        后面的话就不须多说了,经老陈凑合,小青终于留了下来,和王禀结成了夫妻。不过听说在这中间,还有一段非常有趣的插曲:

        当王禀听到老陈劝留小青的话,心里也有一万个愿意。于是红着脸也劝小青说:“你不要再四处去乞讨了,还是留下来吧,给我做个帮手,教教山里的孩子,这里的人好着哩!”

        其实听到老陈的话,小青的心里也有了几许触动。于是她嗔笑地对王禀说:“你教书吃粥,我乞讨吃饭,留下来那我不亏了。不过要我不走也可以,我以今天吃的一碗粥写一首诗,如果你能改写得更好,那我就不走了。”说完,她又提笔以粥为题写下一首诗:

数米煮成粥一瓯,唇风吹得浪浮浮。

悠悠好似窗台镜,照见先生在里头。

          王禀看得哈哈大笑,他接过小青递来的笔,把诗改写为:

数颗煮成粥一甄,大风吹得浪浮浮。

悠悠好似西湖景,缺少佳人把钓钩。

          小青噗地一下笑出声来,指着王禀娇羞地说:“不好不好!世上只有岸翁垂钩,哪有佳人钓鱼的。”

         不过此后,在这山里的学堂里,又多了一位才女教师。

【古城旧梦】出品
微信号:gcjm888888                    

     陈锡勤:男,笔名陈夕琼,江西修水上杭人,曾在全国多家报刊和平台发表过小说、散文、诗歌等多类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首页   |   散文

    修水网 XiuShui.Net 投稿 163.www@163.com QQ 303998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