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修水网 • 首页小作家 • 正文

侍侍如同清凉月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杨乐
  我和侍侍在一起生活了六七年,欢乐的童年里处处是他的影子。

  侍侍是个有趣的人,喜欢逗小孩子玩。我和小伙伴在家里跳房子、跳绳、踢毽子、丢石子玩得飞起时,九十多岁的侍侍只能在旁边看着。他有时伸长拐杖“捣乱”,好像气恼我们不跟他玩。

  侍侍喜欢坐在门口养神或打瞌睡,他的头微微低着,两眼闭合,嘴里轻哼着听不懂的歌谣。这时候,我和杨奔哥哥悄悄过去,暗笑着轻一些重一下摸他的头。他的头发短而少,触着有刺手的感觉。我们越来越放肆,侍侍才睁开眼抬起头,笑着轻轻挡开我们的小手,然后拿起身边的拐杖装做要打人的样子。这是他惯用的一种吓唬人的手段,丝毫不妨碍我们继续搞恶作剧……

  我不爱吃葡萄干,酸甜的味道怪,吃起来的口感也怪,总觉得有股发霉的味道。侍侍却特别爱吃,时不时买些回来吃。

  “乐乐,过来一下。”有一次,侍侍做客回来,在门口开始招呼我。“什么啊?”我一蹦一跳地跑过去。侍侍从大衣里边的口袋掏出用手帕包裹的一团东西。那手帕带有一股山里松果的清香,一层一层打开后,里面露出一堆皱巴巴的青绿色的葡萄干。侍侍小心翼翼地把葡萄干连手帕一起递到我手上。我一下子呆了,要不要吃啊?吃吧,我是真的开不了口;不吃吧,又拂了老人意。于是我手捧着葡萄干,跑到屋外的一个角落,把手帕里的葡萄干全撒到了草丛。见葡萄干转眼一粒不剩,侍侍微笑着接过手帕,放回口袋里。

  这件事过去了好多年,现在想起来仍有歉意。

  更让我满怀歉意的是,三个月前疫情最严重的时候侍侍离世,我和姐姐宅在修水的家中,没能送他最后一程。爸爸看见我们情绪低落,安慰说:“本打算带你们一起回白岭的,可是出入城有严格限制。我们一起向侍侍学习,做一个善良乐观、知足感恩的人。”

  写到这里,我搁笔抬头,望着窗外那轮月亮,朦胧中又看到了侍侍那张笑眯眯的脸。

  2020年5月6日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首页   |   小作家

    修水网 XiuShui.Net 投稿 163.www@163.com QQ 303998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