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修水网 • 首页民间故事 • 正文

“龟神”的传说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孔荣贵
       在上杭乡有一个风景秀丽的小村庄,村里居住着有300来户人家,清一色姓“孔”,所以这村庄就叫“孔家湾”。

       村庄背靠旗形山,北与乡政府为邻,门前一条马路是与外界的唯一通道。马路的外边是一片肥沃的良田,修河源头之一的上杭河从村前流过。
    
       旗形山是个方园几公里的土质山丘,远远望去就像一面迎风招展的红旗,山上风景秀丽、林木茂盛。
        可唯独在山脚下靠上杭河边,却有一个红色岩石形成的山嘴。从河对岸望去俨然就像一只硕大的乌龟扒在河边,四肢和下身刚好入水,龟头向前伸着,好像就要起步前行,一个龟背露在水面足有二百多平方米。

       我们小的时候经常在这里玩耍、下河游泳。乌龟旁边有几颗大树,要二、三个大人才可抱下。大人总是要告诉我们:岩嘴上那几颗大树是龟神的,不能去折断树枝,不然龟神会生气的。

        听老人说,这只龟是一只有灵性的神龟,一直在保佑着我们村庄。易涨易退山溪水,当河里涨大水时,有神龟在河边挺着,把来势汹汹的浪头硬是顶向了河的对岸。从古至今,孔家湾从未受到过洪水的冲击。
        关于这只神龟,还有着一个神奇的传说:一直以来,孔家湾里民风淳朴,人性善良,对龟神无比敬重,在龟神旁边建有一个神坛,长年焚香秉烛,敬祀龟神。

        其中有一个叫孔富贵的村民更是殷勤,每逢初一、十五,逢年过节都要备上三牲祭品到岩嘴上敬神跪拜,求神龟保佑村民安居乐业,人口安康。

        这年,富贵的老婆怀孕在身已三年整,可就是分娩。按照常规孩子都能打酱油了,富贵怕有祸事发生,每天都到神坛边虔心跪拜,求龟神保佑母子平安。

        就在第三年六个月时,富贵妻肚子痛得在床上打滚,三天三夜还不见生发。富贵就到龟神坛前求得仙茶一盏给他老婆喝下。

       说也奇怪,喝下茶的孕妇顿觉神清气爽,浑身是劲,产房里只听琴瑟和鸣,仙乐声声,一股异香飘满房间每个角落,村后旗形山上只听锣鼓喧天,呐喊阵阵。

       待到正午时分,一声巨响,一个火球从天而降,落在了富贵家的院子里。顿时产房里一声大吼,孕妇产下了一个球形物体满房滚动。不一会,球体突然裂开,从里面跳出一个男孩。

        男孩长得奇形怪状,花面怪脸,大声呼叫:“娘辛苦了,儿子拜谢了。”只见其拜一下自己身体就长高一尺,眼见已平楼一丈,在场的人都吓坏了:妖怪,妖怪,纷纷拿来长茅短刀刺杀妖怪。可那里能伤得到他。

        这时有人说必须要其父亲亲自动手才能杀得了妖怪,富贵也是一时急坏了,果真拿刀刺向了自己的儿子。想不到自己的父亲竟然会拿刀相向,不禁仰天长叹:

娘亲怀我三年六,
我本下界报恩情;
削肉还父心无愧, 
何时要我何时还。

        父亲惊愕之间没停得下手,刀果真刺向了自己的亲生儿子,可怜一大武将当场身亡。
 
        这时,只听产婆在产房里大叫:来了,来了,又生了一个。顿时,产床上跳下一个眉清目秀,标致俊朗的男孩,左手扇右手笔,下地后见风就长,嘴里大叫:大哥,大哥,你在那里。

        转眼看见大哥已死,甚是悲痛。村民们见又来了一个妖怪,怕其报杀哥之仇,便又将老二杀死。       

       这时孕妇又生下一个男孩来。只见男孩气宇轩昂,红光满面,两耳垂肩,双肘过膝,天庭饱满,地阁方圆,一脸帝王之像。大叫道:本王大印何在。定眼细看,只见大哥、二哥均已身亡。老三气得口吐鲜血,晕厥而亡。
  
        这时眼见孕妇的肚子像漏了气的皮球,最后还又生了一个儿子出来。长得跟大哥一个样,花面丑嘴,奇形怪状,头大如斗,声若洪钟:我的兵器何在,大哥、二哥、三哥在那里,四弟来了。

        此时老四身材已是一丈有余,只见三个哥哥已死,便大叫一声冲出产房,向东方飞走了。

        这时一个仙风道骨的老者来到院子里,看到此情痛惜万分。他仰天长叹:老天啊,我来迟一步,罪该万死。村民听老者所言肯定他知道事情的原委,要其说个明白。

       老者向村民们讲述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天神传话,如今天下不太平,民不聊生,龟神多次上天奏报,要上天降神于此地,给当地村民造福。天官准奏,近期将会指派神人出现,治理天下,以慰民生,要我来此接驾,怪我今天来迟了误了大事。
        老大和老四是护佑大王的武将,老二是当朝文官,老三就是上天放下来的真命天子。老者即问村民,最近可有人送来神器,村民仔细回想还真是有。

        就在三个月以前,有一个长须老者经过此地,向主人讨水喝,说:我今天出门做买卖,货没卖完,现暂寄你家,过百天会有人来取。富贵当时没多想,就叫他自己放到后面的杂物房里去。

         这时,村民们赶紧去把物件取出来看,只见车里有两件兵器和两套黄金盔甲,一方纯金官印。原来那个老者就是一个神仙,受上天指派,提前把兵器、官印送来。村民们后悔不已,为打死了三个神人,互相埋怨。

        这时道士说:这事到此为止吧,只能怪你们村庄的风水有限,承受不了这个福份。后面的旗形山本是仙人的帅旗,但是就在月前有人把亡童埋在了山上,破了旗形山的灵气。韭菜崖本是仙人的金银宝库,但就在年初掌管宝库的神仙本想在太阳下晒一下金银,以备所用,谁知又被剃头匠看破。

       人们这才访然大悟,还真有此事,在离此西去二里地确有一山,山势险峻,古木参天。一天一个剃头匠从山脚下经过,只见山上开了一个门,出于好奇到门口往里一瞧,只见里面满是金银宝贝,在太阳下闪闪发光。

        可恨自己身边无有可装盛的容器,想回家拿口袋来装,又怕回来找不到门,就把自己随带准备送人的一蔸韭菜栽在门口留个记号。谁知道待其拿了口袋转到山下时,只见满山遍野都长满了韭菜,无法找到宝库的门了,剃头匠当场吐血身亡。

         后来人们把这座山就叫做韭菜崖。
    
        人们都在沉思已过,不该把好事搞砸了。转眼之间道士也不见了,这时天空飘下一字条,上面写着:

我本河边老乌龟,
与村邻居三千年;
有意栽花花不发,
求天赐福福未全。

         原来他就是龟神的化身,村民跪地长拜。
  
        话说老四从家飞走后,也没有回来过。多年以后,有人在杭山下的救火现场看见过他,哪里有水火灾难时总能见到他的身影。
    
       又说在人民公社大跃进时期,有一年大旱,孔家湾门前的农田严重缺水,眼见禾苗干枯,田土开裂。有人建议从龟神背上架一座人力水车,吸河水来灌溉良田,这是个好主意,但操作起来却又困难。

        龟背不平又高出地面,无法安放水车,人们七嘴八舌出谋划策。最后决定从龟背上开凿出一条沟 ,把水车安放下去就行了。
   
       生产队里有几个年轻人就是专门打岩放炮的高手,当天就在龟背上开锤打炮。就在那天晚上  有人听到岩嘴上时不时传来一声声悽惨的呻吟声。

       几个胆子大的年轻人想去看个究竟,人还未靠近叫声却停止了,四处查找也没见有人或动物在叫。另一天的早晨,起得早的村民去岩嘴上挑水时,看到从龟背上那条沟里流出的血把整条河都染红了。

        就这样,惨叫声和着龟背上的血流了三天三夜。有人说,这只神龟就这样血尽而亡了。

       长话短说,就此告一段落。古代传说,难究真徦,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我只知道红岩神龟现在依然还在,大跃进时留下的那条沟还在乌龟背上,记载着那个时期的一段历史。

【古城旧梦】出品
微信号:gcjm888888                    

       孔荣贵:男,江西修水人,笔名:子乙。现为【诗林文刊】特邀作家,中国诗歌网注册会员、认证诗人。《人民日报-中诗社》华夏诗歌大赛三等奖,“丹江杯”诗歌大赛二等奖。有作品收录在《南方诗词》《云杉集》《当代经典诗歌》等诗集。有多篇诗歌、散文在《古城旧梦》《今日头条》《天天快报》《中国诗歌网》《诗林文刊》《现代新派诗刊》《国际文学》《沿海诗刊》《三江文学》《大国文学》等多家平台发表。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首页   |   民间故事

    修水网 XiuShui.Net 投稿 163.www@163.com QQ 303998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