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修水网 • 首页文化艺术 • 正文

梦里家山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水歌
前言

  方电华先生是中国山水画密体画派代表人物,自小生长于“濂溪弦铎之地 ,山谷桑梓之乡”一一江西修水。修水是宋代江西四大丛林之一黄龙禅宗所在,方先生自幼受山水熏染,常言他作画是挖出“山坳里的那些精灵般的诗意”,其作品笔墨纵恣,枝杈横斜、森森然如铁杵枯藤,处处显现出浓郁的山水情怀。他画中的田园风光、幽壑山居的境外之境,正是中国文人精神向往的世外桃源。怪不得中国国家画院中国画画院副院长范扬高度评价:方电华先生山水画,上承元代大家赵孟頫水乡图卷之遗韵,画赣乡渔村春夏秋冬四时不同,设色讲究,用笔生动,墨气淋漓,独具面目,与常人拉开了距离,可以独树风神。

  本次修水《宁溪诗韵》众诗友,集体解读方先生的江南山水图画,既是欣赏先生行画如诗的风格,更是被先生画中浓浓的乡情乡愁所感动。为此,《宁溪诗韵》诗社着意收集和编辑整理一期赏读诗词投稿于修水报社,以飨读者之期,并致敬方电华先生!
  方电华先生简介:方电华,江西修水人。原中国书画院副院长、山水画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工艺美术学会书画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福建分会会员,福州美术家协会理事,江西财经大学艺术学院客座教授,北京艺术创作中心副秘书长,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高研班特骋导师,知名山水画家。
(以下诗文排名不分先后)

赠山水画大家方电华先生
文/水歌

谁将七彩泼怡堂,梦里家山入院墙。
提笔犹如龙起跃,行毫浑似凤翱翔。
云缠浅黛层林碧,月抚流溪百果香。
莫是阿芝重拾墨,犀津形胜任君狂。

注:阿芝,即齐白石先生;犀津,指鸡鸣山脚下三军殿旁边的古渡码头,引申为修水。

赏读方电华先生《江南春》图有题
文/水歌

凤凰山隐碧云边,绿苇溪停野渡船。
闻道多年师有德,论交如昨我之缘。
归来一纸相思意,化作千寻水墨宣。
辗转尘劳三十载,乡心入梦此时圆。

读方电华画感赋
文/傅占魁

一道波流白,千层水气蒸。
笔随山势转,云合晓窗凝。
野鸟携霞起,渔舟挂日腾。
何须梦天远,故土自依凭。

  作者简介:傅占魁,字岭梅、谱号瑞堂,中华诗词学会高级研修班导师。当代诗人、诗论家、共生文化学人。毕生从事文化思想、美学、诗词的研究、教育与写作。多次聘任全国诗词大赛评委,诗词选本编审、主编等。著有衔石集、梦泽集、衔石诗论,与武大张天望教授联袂编著《中华诗词普及教程》及诗评、序跋、教育、文化,散文随笔等100余篇。

观电华兄画作有寄
文/戴嵩青

先生妙笔果传神,写意丹青世所珍。
法蕴清机惊画苑,情牵故里老风尘。
蘸来赣北三千水,绘出江南万象春。
四十余年心血注,乡愁满纸溢芳醇。

题方电华先生《江南春翠》图
文/龙吉山人(即兴)

空山黛瓦隐灰墙,梦里修江帆影茫。
一晃天涯三十载,南投北雁最思乡。

题方电华先生《赣乡老宅梦》
文/龙吉山人

观君斗笔画风清,画旨家山竟叠呈。
自笑流云扰鹤去,有怀落叶逐江行。
墙头檐铁忒聪听,屋角寒灯了不惊。
红豆杉摇青埂竹,秋沙鸭唤老溪莺。
大千影里逍遥作,抱石光中水墨成。
莫是因怜乡宅梦,倩谁识得电华名。
征鸿怎解愁滋味,游子空嗟远别情。
细数飘萍三十载,归来涂沫寄心声。

蓦山溪: 题方电华先生《故乡碧山》图
文/龙吉山人

家山宅梦,羁绊何曾断。碧水绕重峦,云烟笼、片帆归雁。泥墙隐约,竹马系童真,掏山雀,捉河虾,一路歌行晚。
乡音未变,尤是乡风暖。数载复归来,观巨变、楼擎霄汉。民安民乐,叶落总归根,怀德政,沐仁恩,日夜情思返。

方电华先生山水画近作观赏
文/程效

丹青妙笔展心怀,一抹乡愁逐梦开。
老宅横斜悬望眼,微云静逸涤沉埃。
山如哨子筠笼出,水若修江幕阜来。
客旅经年精有致,牵情满幅细匀裁。

读电华兄《故乡山水》画有吟
文/谢亚东

家山秀水画中肥,小雨敲窗梦亦稀。
聊寄孤鸿怜远旅,奈何斜照恐迟归。
半生往事堪回顾,一缕乡愁积渐微。
欲尽人间三味色,染开锦绣九霄飞。

读电华兄《江南春》画感怀
文/谢亚东

日落修河横小舟,画中风景似曾游。
烟霞松径云边屋,丘壑栗林山脚楼。
旅雁南飞牵别恨,孤峰北望动乡愁。
情思缕缕皆成色,一片丹心恋故州。

题方电华先生《江南春》图
文/舒烈甫

万里云山万马旋,归鸥数点入长天。
一篙春暖船何处?家在修江绿树边。

满庭芳:题方电华先生《江南春》图
文/舒烈甫

何处归程?登高眺远,青山千里嵯峨。乱云风散,漂泊苦行多。一线轻鸥嘹唳,自应是,乡语乡歌。消磨却,沈腰潘鬓,清泪洒南坡。
多情,空怅望,经年羁旅,抛掷如梭。想烟雨修江,依旧清波。寂寂窗前松竹,应念我,新发柔柯。何时得,一篙春暖,归去枕渔蓑。

读《春雨润故乡》画有怀
文/傅筱萍

谁家四壁雨携云?几块泥田芝桂芬。
性逸随图天下客,黄红笔墨独怜君。

赏《江南春》图
文/曾祥秀

江南滴翠丹青染,幕阜流霞北雁翔。
梦里轻舟来复往,乡愁自此怕思量。

读一画先生水墨图有寄
文/樊雪猛

其一

先生水墨蘸春风,一抹山川绿映红。
归雁征蓬斜岸柳,几回魂梦醉乡中。

其二

读君一画胜春游,柳岸家山眼底收。
数点飞鸿惊雪影,一帆烟雨泊乡愁。

题方电华先生新作
文/余昌根

谁家新墨染春山,万种乡情入目间。
我欲乘风登此去,岂愁曲径几重弯。

题方电华先生画作
文/周小雄

朝赏修河笼白烟,夕观妙彩染山巅。
一湾汊港舟横泊,两岸楼台影倒悬。
黄雀轻歌枝上跃,白鸥奋翅水中翩。
涪翁故里春光美,古郡清幽别有天。

题方电华先生《江南春》图
文/朱五星

一派春光沐夕晖,乡愁入画读依稀。
飞鸿身影越河堑,薄雾家山笼翠微。
悦耳渔歌心欲醉,传神翰墨客思归。
何曾意尽云笺短,妙手丹青吝秀颀。

题方电华先生《江南春翠》图有怀
文/丁加新

烟山翠色隐篱笆,石径蜿蜒见百家。
飞鸟啾啾林静谧,流泉沥沥瀑喧哗。
京都萦绕田园梦,纸墨陶开意念花。
一笔江南风景好,乡愁几缕画中赊。

题方电华先生《江南春》图
文/鲁先华

妙手丹成五尺笺,江南春景跃眸前。
山青雾笼霞含影,水绿纱轻浪卷烟。
古渡渔舟依柳岸,长河鸥鹭出江川。
层林曲径通幽处,篱落村居别有天。

题电华先生《春雨润故乡》图
文/何芳

春来碧山下,溪水始潺湲。
红杏枝头闹,轻舟树下闲。
林中寻老屋,枕上忆慈颜。
魂梦三千里,湿衾双泪潸。

题方电华先生《江南春》图
文/熊永红

碧水舟横拍浪涛,春风不墨景萧骚。
丹青意染家山石,一梦归乡乐自陶。

题方电华先生《江南春》图
文/杨小敏

孤帆一片逐轻鸥,十里烟波动客愁。
且把乡情笺上寄,乘流携梦到宁州。

题方电华先生《春雨润故乡》图
文/姚有根

画里家山看不休,天涯望断几春秋。
千勾万划殷殷意,揉碎乡心满纸愁。

读方电华先生中国山水画有题
文/陈昌平

方家运笔妙如神,十里烟霞一墨匀。
自古丹青多雅客,乡心入画仰斯人。

题《江南春》图
文/松林居士

宣毫浸染画图新,幕阜乡情浓墨亲。
紫绿红蓝描锦绣,家山处处艳阳春。

鹧鸪天·赏《江南春》图
文/阚民喜

江雾霏霏隐月华,南飞客雁泊烟霞。乡愁岂信云无据,游子应知梦有涯。
山滴翠,水浮槎,归途无处不清嘉。相逢若问君何往,笑指村头第一家。

题一画兄作江南春翠图
文/黄露

江南一画谱新篇,春翠河床畔枕眠,
百越闽栖翻巨浪,家山赣水换容颜。
清泉着墨宣纸贵,政客亲民润笔廉,
我盼君兄巧计日,同框共饮在来年。

寄呈方电华君
文/荣秋平

幕阜青青隐小庐,绿萝红豆晒金秋。
门前溪水林岚早,岭上流霞雁阵孤。
丹青染成千嶂翠,梦魂愁煞一行书。
频年羁旅思乡切,蘸尽菁华不罢休。
方电华的“卓锥之地”
文/黄君

  山水画家方电华,是我在老家修水时的老朋友,当时他是《修水报》美术编辑。改革开放后,他作为美术人才引进,去了福建厦门《海峡时报》,我也来了北京。近20多年,我们各自忙着,虽然不常联系,但彼此却心中挂念,偶然有机会见面,总是象兄弟一样亲切。

  电华绘画特重写生,过去在修水,他总是和许甫金两个人到野外用弯头钢笔画速写,曾见过他画的大叠大叠写生画稿。电华的画作里总是有一种自然真气息,让人觉得亲切,我相信,这与他长期写生密切相关。他去福建之后,也与当地画界有很多往来,又一度北上,与北京画院同行交流,画艺不断精进。

  我最喜欢他的画中用自成一格的线条,展现出来的,具有赣西北丘陵地带特有的山水情趣,我觉得,这是他的画可以立足于当今画坛的“卓锥之地”(佛家语),当今画家,有自己立足之地的人太少了!

  辛丑新年即将到来之即,收到电华传来的视频,看过之后,写上这几句感言,并转发朋友圈。愿电华老友画艺更臻高境、化境。
赣乡.老宅.梦
  感受方电华山水画中的“反复咏唱”

文/冯秀彬

  二十多年前电华的面容和现在比,没有多大改变,仔细看除了鬓角边多了几丝白发外一切依然如故。时间奈何不了电华?是电华不在乎时间而已。印象最深的是电华出画册时封面上那幅照片:头稍左倾,呢子大衣配着格子围巾,眉宇间透着自信和倔强,一如他瘦劲、潇洒的书法。

  电华总是感叹时间过得太快,在他的大脑中形象思维是如此地发达,提起十几年前的人或事,他眼前出现的是鲜活的画面。为此,从赣乡走出二十几年了他还是不适应,用他那个大笔一直画着赣乡、老宅和梦,以《赣乡老宅入梦来》为题的巨幅中国山水画作,入选中央电视台和中国美术家协会共同主办的首届中国画大赛。

赣乡:

  赣乡的美丽在电华眼中是唯一的,像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不论春夏秋冬,推门见山,而且山的景致随着季节的变化让电华如痴如醉。在电华笔下赣乡不仅仅是山,更是家山,是生兹养兹的故土,是大堰河我的母亲,是跪在土地上的叩拜与亲吻,是祖先的传承与缩影,是血脉相连的宗族情。一石一木一影,一桥一水一鸟,那不是纸上的画卷,而是电华脑中一帧帧生动鲜活的画面,不画难以入眠。

老宅:

  电华的画作有千幅万幅,无论哪幅,在那重要的视点上都有几幢歪歪斜斜的老宅,黑瓦白墙,宛若王澎的旧砖瓦。小窗对联、围栏、丑石,或冰雪刚融,或繁花满院,或秋染赣乡,间或在晾衣绳上晾着几件色彩鲜艳的衣裳,小桥弯弯,溪水淙淙,鸭子在水中游戏,天空上还有几只南飞的候鸟,小船也泊在屋后,有时院里的杆子上还红红地挑着个灯笼……老宅是电华思乡的归依;老宅是电华永恒的家园;老宅是电华亲人、乡亲团聚的场所;老宅是电华永不变化的空间。

梦:

  赣乡老宅都是具象的,他们的存在都是为了入梦。入梦就像《梁祝》的最后化蝶,电华把赣乡老宅都引入梦中,梦的主角永远是母亲。或在电华的童年、少年、青年、壮年,直到离开故乡,每个梦都是母亲在身旁的生动画面,就像他自己写的那样:在家乡看到95岁的阿婆和母亲长得相似,阿婆问,你母亲呢?电华长叹一声说:母亲走了,她回娘家了……

  梦是愿望的达成,在现实世界实现不了的愿望只能在梦中完成,因此,电华笔下赣乡老宅已被他披上淡淡的梦境,如钢琴曲《梦中的婚礼》、《蓝色多瑙河》、《水边的阿狄丽娜》,在画面中反复咏叹着思念之情。像1968年诺贝尔文学奖授给日本作家川端康成的授奖辞:“二十七岁那年,他初次发表了一举成名的、讴歌青春的短篇小说,描述一个青年学生的故事。主人公于秋季里,只身去伊豆半岛旅行,与一个贫困的、受人蔑视的舞女邂逅,萌生了爱怜之心而坠入恋海。舞女敞开纯情的心扉,对青年表示出一种纯真而深切的爱。这个主题犹如一首凄怆的民谣,反复吟咏,在川端先生后来的作品中也一再改头换面地出现。”电华的山水,电华的赣乡、老宅和梦又何尝不是如此?不论春夏秋冬,不论万紫千红,总是在画作反复展现,像一首首交响乐的主旋律,直至无穷。

  有时我建议:“电华,画面太满呢,留点空白给欣赏者想像?”电华:“留白不等于想像,茂密不等于没有想像的空间。”我打趣他说:“像上海作家金宇澄的小说《繁花》呢,华枝春满。”电华说:“一画起家山来就一笔也少不了,一枝一叶总关情嘛。”

“非如此不可?”

“非如此不可!”
纸上还乡

  ——方电华密体山水画印象


文/樊健军

  他行吟于山水之间。
  他徜徉于丘壑之林。
  他走古道,过长亭,以画当诗,且歌且吟。
  他在纸上还乡,从遥远的都市,回归偏远的幕阜山,无一语不是乡音,无一笔不是故乡的山水,无一墨不饱蘸浓酽的乡情。
  ——这就是方电华,一个以密体山水见长的画家,一个听从于内心命令的艺术还乡者。
观他的画而知,他是个诗人。他的每一幅画都是一首精致的绝句。他的绝句中有层林尽染的秋天,有掩映于斑斓之中的农舍,有陌上花开的摇曳春情。有古风的高远,有唐诗的韵律,有宋词的婉约,也有元曲的悱恻缠绵。可是,你见不到诗人,他在哪儿呢?在那东篱的一侧?在藤萝环绕的女墙背后?在山林间砍樵?抑或在水边独钓?你不知,你又感动他无时不在,无处不在。

  观他的画还知,他是个农业文明的眷恋者。他的每一幅画都是一首农业文明的挽歌,是一段割舍不了的旧梦。“林中瓦屋,半山梯田,牛耕水响”,这是他的梦幻天堂。“春水摇曳河岸,山花吐露芬芳,乡间一夜透绿”,这是他内心涌动的春潮。他在怀恋,在挽留,在坚守,一个农业文明的远古之梦。他在纸上创造农业文明的童话。他像农业文明承受商业文明冲击之下的剧痛一样承受剧痛。他在内心竭力维护着农业文明应有的尊严。

  他是个哲学家。他有他朴素的乡村哲学。他的画中有母牛唤子的温情,有倦鸟归巢的恬静,有鸡鸣犬吠的人间烟火,也有儿孙绕膝的天伦幸福。他醉情于故乡的山水,痴情于乡间物事。他不雕琢,不矫情,笔底干干净净,没有都市的喧哗骚动,没有商业文明的纸醉金迷。他像朴素的乡村事物一样朴素,又像乡村生命那样坚韧。他恪守乡村文明的内在哲学,又信守乡村文明给予他的宁静和创作源泉。他专注于乡村细节,用画笔触摸到了乡村世界的真实和可信,开启了乡村叙事的自由和向度。

  他还是个自然主义者。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他是线条和色彩中的梭罗,他的山水和风物就是他的瓦尔登湖。他有他的安静。他有他的恬淡。他还是个理想主义者。他用画笔创造了一个桃花源,一个属于他自己的桃花源。一个遵照故乡而创造的桃花源。他在画纸上创造了一个内在的世界,一个独立的世界。那是他的世界,曲径通幽,也是你——我的世界。

  关于作者:樊健军,中国作协会员,鲁迅文学院第十五期高研班学员,江西省文联滕王阁文学院特聘作家。先后在《人民文学》、《当代》、《天涯》等杂志发表小说,有小说被《小说选刊》、《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中华文学选刊》、《作品与争鸣》、《长江文艺(选刊版)好小说》等刊物转载,并入选多种选本。《桃花痒》获江西省优秀长篇小说奖,短篇小说集《水门世相》于2013年5月在台湾秀威资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出版。

亦师 亦兄 亦友 亦电华
文/张立军


  最早接触方电华这个名字缘于90年代初期的《修水报》,那时的媒体传播远没现在的快捷,《修水报》我基本上是每期必看,当然,由于缺少艺术细胞,关注的更多的是新闻和文字,对报纸上的插图和一些画作关注不是太多,但对出现频率很高的"方电华"这个名字已经很熟悉了,只是一直未曾谋面过。

  再次接触方电华的名字是在去年的修水才子佳人网,一看到这个名字和画作,又勾起了20多年前的记忆了,没错,是他,《修水报》的老编辑,一个修水老崽哩!于是,内心也涌动了一个想结识了解的念头。

  机缘往往会在无意间。四月底,神茶文燕老总来修,我请她吃个便餐,车上她在接电话时说到方老师也在修水,我问哪个方老师?她说是方电华老师,在北京教过她画画。一问缘由,原来他偶尔和先水兄一起在北京授授课,于是,两个修水人,通过一个北京人的介绍,走到了一起。

  接触是从饭局开始的,第一次见面,没有礼数和客套,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又像是两个久未谋面的老友,一切都是那么的平和自然。方老师年长我几岁,但见面后我却惊叹他的年龄和帅气,完全颠覆了我之前对他的猜测,回过头来想想,艺术家终归是艺术家,或许,难道艺术细胞还真具有养颜护肤的功效?方老师一口标准流利的修水话,让我大为惊奇,对一个外出20多年的人来讲,乡音能讲得这么好,实属不易,更让我感觉到这是个有故事的人!

  我们的话题很广,从这些年修水的发展变化,到他外出发展的历程,从彼此的朋友圈到各自的兴趣爱好,似乎有谈不完的话题。我们慢慢也聊到了绘画,也许是为了顾及我这个门外汉的感受,说到这个话题时,方老师总是轻描淡写,反复强调自己是个喜欢到处跑跑,喜欢写写生的人,有机会便会回修水,整个接触过程中,压根就没谈到自己这些年获得的荣誉和取得的成就,那份谦逊着实让人感动和敬佩!谈话中,方老师还反复提示和叮嘱我,要培养点艺术兴趣爱好,以便老来有点寄托,我嘴上允诺,心里却是没底的。

  对方老师的认识,从吴书明先生的《丹青翰墨出华彩 赤心一片写乡情》和崖虎先生的《法度由心出 风华自性成》二则评论有了更深的了解。文章对老师近年来的艺术历程进行了回顾,对作品的艺术技巧和风格进行了全面的分析和阐述,对老师的艺术修养和艺术品格进行了大加赞赏和褒扬,也正是从这两篇文章中,我才了解到了方老师这些年在外的艺术成就和在艺术界的崇高声誉。

  趁着这两天休息,带着一份崇敬,我开始欣赏老师的画作,虽然是浑浑饨饨,雾里看花,但终究还是看完了老师发我的每一幅画作。借此,谈点个人的一些感悟,也算是给老师交上的一份作业吧!

  第一感觉是熟悉和亲切。速写中的每根线条和景物,大到一栋房屋,一颗树木,小到一块石头,一根枝条,虽然都是那样的平实质朴,但都有家乡的影子,充满着家乡的味道;山水大作中的春江水暖、花红柳绿或是秋至叶浓,每一个景致,每一种颜色,都是家乡的色调。

  其次是生活气息的浓烈。由于方老师注重观察,善于观察,笔下的景物都充满了灵性,赋予了情感,具有浓厚的生活气息,作品《醉秋》、《春浓鸟声喧》表现得最为明显。

  再次是乡音乡情融入了画中。方老师常年漂泊他乡,那份浓重的乡情时候在困扰着他,感染着他,最终成为他创作素材的不竭源泉,并内化为每一幅作品的灵魂所在,画作《可闻乡音》、《梦回故乡》作了最好的诠释。

  最后,作品中蕴藏着一种高远的品性。方老师根植于修水这块厚重的文化热土,自小受到黄、陈两大文化家族的熏陶,同时,他又超脱于传统文化束缚,形成自己独到的风格和技巧,给人一种清新、脱俗、高远的艺术印象。

  对一个于艺术一窍不通的门外汉来说,要品评方老师的画作,无异于不知天高地厚,受老师抬爱,亦或是酒后壮胆,胡言乱语拼凑点文字,算是了却了自己的一个心愿罢了!

  方老师的坦诚、真挚让我感受到了自己的幸运和朋友的珍贵!会让我好好受用!

  "谁能解我一帘幽梦?----惟有故乡",我想,这份故土情结,既是老师对家乡那份浓浓赤子之情的真实写照,更是他艺术生命的精华所在!

  关于作者:张立军,男,汉族,江西修水人,现任中共修水县委常委,县委政法委书记。

宁溪诗韵编委:

  客座顾问:傅占魁      
  本群顾问:程效、余昌根
  审核:周可爱、舒烈甫
  主编:曾祥秀    
  副主编:何芳、程鹏、黄胡兰
  组稿:周莉、涂杨琴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首页   |   文化艺术

    修水网 XiuShui.Net 投稿 163.www@163.com QQ 303998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