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修水网 • 首页游记 • 正文

我有妙心启黄龙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晏建军
       黄龙山属幕阜山脉主峰,海拔有1500多米,位于湘鄂赣三省交界处,是湘鄂赣三省的天然屏障和自然分水岭。这里生态原始,地貌奇特,山峦叠嶂,空气清新,流水清澈,树木繁茂,活脱脱一个江南水乡的世外桃源。
       黄龙山孕育了汨罗江、修江和隽水,是三条江水的源头。她以山雄、景奇、木丰、水美的自然景观而被世人誉为湘鄂赣边陲的香格里拉。她因“一山观两湖,一水发三江,一脚踏三省”的独特形胜,吸引了无数墨客僧侣和中外游客。
      黄龙山景观奇特诡异,这里有栩栩如生的金鲤承露、活灵活现的石龟间松、惟妙惟肖的蛤蟆石、叹为观止的耸天石瀑、惊天动魄的试剑石、天造地设的玉女穿梭……神游其间,一百多处自然景观一定会让你心旷神怡、流连忘返。其饱含的历史意蕴与人文内涵会让你感慨万千、唏嘘不已。
      犹记 2016年4月30日,在一位同事的陪伴下,我第一次前往黄龙山游玩。在热切的期盼中,观赏心仪已久的漫山遍野的杜鹃花。
       从修城出发,到达景区林场,再从林场出发徒步上山。期间,峰回路转,山路陡峭,没有台阶可依。同伴是个胖子,个儿又矮,一路上累得气喘吁吁,不停叫累,大有半途而废之意。我这个瘦子这时可大显身手了,一路上攀岩走壁,健步如飞,毫无疲倦之感。
       很遗憾,由于当年春季气温比往年低,登至山顶时,杜鹃花并没有盛开。除了零零星星的几簇杜鹃花向我们露出笑脸之外,大多数还含着花骨朵儿。但是,满山青翠的树木,汩汩作响的山泉,飞泻而下的瀑布,啁啾不已的鸟儿,倒也给络绎不绝的游客带来了不少情趣。
       每至景色较佳处或者险胜之处,我们和其他游客一样争相拍照留影。大家会摆出各种身姿,做出各种造型:或双手叉腰,或挤眉弄眼,或双手斜举,或凝视远方,或背靠瀑布,或斜倚奇石,或登高远眺,或观赏杜鹃,或拟临飞之状,或做静卧之态……
       一行人嬉笑谈论之声不绝于耳,漫山洋溢着游客们发自内心的喜悦、轻松与满足!是啊,假期选胜登临,既为赏景而来,更为纵情而来!大家可以在游山玩水之时,释放工作中的疲惫,荡涤心中的不快,忘却尘世中的恩怨,面对此情此景,谁不会陶醉其中呢?
       今年五月一日,我携着妻儿、侄子,在校友朱勇鹏的陪同下,再一次游玩了黄龙山。这次故地重游,路线一样,同伴不同;景物依旧,天气迥异。
       这天是阴天,气温不高,到了黄龙山林场,气温已然降到十度以下。在林场吃午饭时,那里的人们还在围着火炉烤火,真是别有一番景致。
      中午一点整,我们一行五人便开始徒步登山了。妻子有恐高症,意志又不坚定,她走了不到四分之一的路程就不愿意再往前走了,任凭我怎么劝说,她还是选择下山回林场休息,我只好抱着刚满三周岁的儿子继续往上爬。
       上山时,朱勇鹏和侄子在前面冲;我独自抱着宝宝在后面赶,一路上走走歇歇,竟也安然无恙地爬上了黄龙山山顶。到达那“一脚达三省”的地方,已经爬了将近两个小时,再往最高处附近的“秋池塘”爬,又用了一个多小时。
       终于到达山顶,寒风顿起,云雾升腾,我们都冷得身上起了鸡皮疙瘩,儿子的手更是冷如冰块,真的是高处不胜寒啊。在寒风的助力下,那云雾不停地从山脚往上升腾旋转,我们站立山顶,都有一种天旋地转的感觉。
       因为疫情和天气原因,这天的游客稀少,一路上,我们只遇见了几拨游客,其中包括两批在山上宿营的驴友。经过交谈,一对驴友来自修水本地,一对驴友从湖北而来。
       为了纪念我和儿子顺利攀上了黄龙山山顶,我特意站在一块巨石上,向着远方振臂高呼:“黄龙山,终于被我们父子俩征服了!”站在附近的几位游客也由衷地竖起大拇指,笑着对我说:“你真厉害!你是最棒的!”
       事后想想,也确实如此。在所有攀登黄龙山的游客中,像我这样能够独自抱着孩子攀上山顶的人,恐怕不多吧。
       一路上,在风景优美或者奇异之处,我们便停下来拍照留念。在竹林下面的瀑布潭中,面对飞流而下的瀑布和清澈纯净的潭水,我和侄儿留下了靓影;在山顶那娇艳无比的杜鹃花花丛中,我和儿子留下了美照;在那险峻独特的奇峰怪石上面,我们一行人留下了风姿……
       在秋池塘,面对那石块上石刻文字和里面插着的供香,刚满三岁的宝宝竟然拉着我的手说要作揖叩拜。在宝宝的提醒下,我便立刻陪着他一起对着秋池塘双手合一,作揖求福,心里默念,祈求神灵呵护。
       刚作完揖,转身正准备往回走时,儿子突然对我说:“爸爸,我看到了一条蛇,一条好大的蛇!”我们几个人都说没有看到,可是儿子却坚持说他分明看到了一条很大的蛇。
       哦,也许是儿子的眼力好,真的是看到了一条大蛇;也许是儿子的心灵感应,幼小的心灵中感悟到了一条巨蟒在黄龙山上游动,最终神化为一条巨龙在黄龙山山顶盘旋……
      下山时,觉得双腿打软,双手胀痛得厉害,感觉全身很累很累。但是想到凭借一己之力把一个刚满三岁不久的宝宝毫无闪失地抱上了山顶,顿觉欣慰万分。
       能有儿子的陪伴,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希望儿子在今后的人生道路上,能够像我一样不畏艰难险阻,勇于攀登,勇敢地迎接任何挑战。

【古城旧梦】出品
微信号:gcjm888888                    

       晏建军:男,修水县白岭镇人,毕业于九江师专中文系,现就职于修水县第一小学,长期担任学校通讯报道,所写通讯报道经常在省、市、县等媒体刊登。爱好文学,有时写点诗歌和散文以自娱,其诗歌、散文和小说多次在《修水报》、《长江周刊》、《长江文学》、《古城旧梦》、《山谷风》和《九岭风》上发表。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首页   |   游记

    修水网 XiuShui.Net 投稿 163.www@163.com QQ 303998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