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视频 图片 旅游 财经 教育 生活 文学 人物 档案 观点 资讯 便民服务 专栏 修水视频

周湖岭专栏

旗下栏目: 黄龙禅寺 冷建三专栏 周湖岭专栏 周斌专栏 东方啸专栏 卢曙光专栏 修水交通 修水公安 修水书画

欧阳修《黄梦升墓志铭》之笔误

来源:修水网 作者:周湖岭 人气: 发布时间:2022-02-01
摘要:予友黄君梦升,其先婺州金华①人,后徙②洪州之分宁。其曾祖讳③元吉,祖讳某,父讳中雅,皆不仕。黄氏世为江南大族,自其祖父以来,乐以家资赈乡里,多聚书以招四方之士。梦升兄弟皆好学,尤以文章意气自豪。 予少家随州,梦升从其兄茂宗官于随。予为童子,立诸兄侧,
欧阳修、黄梦升与黄茂宗的文学渊源 
  虎年初一,读欧阳修文章,偶有所思,记录于文,以待后考。
  黄注(字梦升,公元997—1039),江西修水双井四十八进士之一,唐宋八大家之一欧阳修自小时起就与其成为好友,两人是宋仁宗天圣八年(1030年)同榜进士。黄梦升去世后,欧阳修于庆历三年(1043)作《黄梦升墓志铭》。

  予友黄君梦升,其先婺州金华①人,后徙②洪州之分宁。其曾祖讳③元吉,祖讳某,父讳中雅,皆不仕。黄氏世为江南大族,自其祖父以来,乐以家资赈乡里,多聚书以招四方之士。梦升兄弟皆好学,尤以文章意气自豪。
  予少家随州,梦升从其兄茂宗{18}官于随。予为童子
{20},立诸兄侧,见梦升年十七八,眉目明秀,善饮酒谈笑。予虽幼,心已独奇梦升。后七年,予与梦升皆举进士于京师。梦升得丙科④,初任兴国军永兴主簿⑤,怏怏不得志,以疾去。久之,复调江陵府公安主簿。时予谪⑥夷陵令,遇之于江陵。梦升颜色憔悴,初不可识,久而握手嘘嚱⑦,相饮以酒,夜醉起舞歌呼大噱⑧。予益悲梦升志虽衰而少时意气尚在也。后二年,予徙乾德令。梦升复调南阳主簿,又遇之于邓间⑨。尝问其平生所为文章几何,梦升慨然叹曰:“吾已讳之矣。穷达有命,非世之人不知我,我羞道于世人也”。求之不肯出,遂饮之酒,复大醉起舞歌呼。因笑曰:“子知我者。”乃肯出其文,读之,博辩雄伟,意气奔放,若不可御。予又益悲梦升志虽困而独其文章未衰也。是时谢希深⑩出守邓州,尤喜称道天下士,予因手书梦升文一通,欲以示希深,未及而希深卒,予亦去邓。后之守邓者皆俗吏,不复知梦升。梦升素刚,不苟合,负其所有,常怏怏无所施,卒以不得志死于南阳。
  梦升讳注{15},以宝元二年
{19}四月二十五日卒,享年四十有二。其平生所为文,曰《破碎集》《公安集》《南阳集》,凡三十卷。娶潘氏,生四男二女。将以庆历年某月某日葬于董坊之先茔。其弟渭{16}泣而来告曰:“吾兄患世之莫吾知,孰可为其铭?”予素悲梦升者,因为之铭曰:
  予尝读梦升之文,至于哭其兄子庠{11}之词曰:“子之文章,电激雷震。雨雹忽止,阒然{12}灭泯。”未尝不讽诵叹息而不已。嗟夫梦升!曾不及庠
{11},不震不惊,郁塞埋藏{13}。孰与其有,不使其施{14}?吾不知所归咎,徒为梦升而悲。

《黄梦升墓志铭》参考译文:
  我的朋友黄梦升,他的先祖是婺州金华人,后来迁徙到洪州的分宁.他的曾祖父黄元吉,祖父黄某,父亲黄中雅,都没有做官.黄氏世代是江南的大族,自从他的祖父以来,乐于用家中的钱财赈济乡里百姓,多收集图书用来招揽各地的学士.梦升的兄弟都勤于学习,尤其以善写文章、意气风发而自豪.
  我小时候住在随州,梦升跟着他在随州做官的哥哥茂宗同住.我作为他哥哥的伴读童子,站在他的各位兄弟的身旁, 我看到梦升年龄十七八岁,眉目明秀,善于饮酒谈笑.我虽然还年幼,但是我的心中已经独独对梦升感到惊异.
  后来过了七年,我和梦升同在京师中了进士.梦升考中丙科,先担任兴国军永兴主簿,他怏怏的样子很不快乐,因此称病离职而去.过了一段时间,他又被调任江陵府公安主簿.此时我被贬谪为夷陵令,在江陵遇见梦升.只见梦升的容颜神色憔悴,刚看到时还认不出来,过了很久才握着我的手感慨不已,于是一起去喝酒,到了晚上他喝醉了开始跳舞,歌舞欢呼大声喊叫.我更加为梦升壮志虽然衰退了然而他年少时的意志气概尚在而悲哀.
  又过了二年,我被调为乾德令.梦升又被调遣为南阳主簿,我们再次在邓州相遇.其间我曾问过他平生写了多少文章,梦升感慨叹息说:“我已经不愿提起写文章的事了,一个人得志与否是命中注定的,不是世人不懂我,而是我羞于向世人提起”. 向他讨要文章,他也不肯拿出来,于是继续喝酒,梦升又一次大醉起来跳舞歌唱叫喊,笑着说:“你才是了解我的人啊”.梦升这才愿意把他的文章拿出来,我读了以后感到他的文章博辩雄伟,意气奔放,像是不可驾驭的.我又更加为梦升的志向虽然被困住,然而他的文章并没有衰退悲伤.
  那个时候,谢希深出任邓州知州,他尤其喜欢称赞天下之士.我于是抄写了梦升的一些文章,想要给希深看.信还没到,而希深就去世了, 我也就离开了邓州.
  后来担任邓州知州的人都是庸俗的官吏,再也没有人赏识梦生了. 梦升为人向来刚强,不愿意与世俗苟合,凭着他自己满腹的才华,经常为自己才能无所发挥怏怏不乐,最后因为不得志死在南阳.
  梦升名黄注,宝元二年四月二十五日逝世,享年四十二岁。其平生所作文章有《破碎集》《公安集》《南阳集》,共三十卷。
  梦升娶妻潘氏,生有四男二女.将在庆历年某月某日葬在董坊的先人坟地中. 梦升的弟弟黄渭哭着来告诉我说:“我哥哥忧虑世人没有理解他的,谁能为他写墓志铭?”我向来同情梦升,于是为梦升作铭文如下: “我曾读梦升的文章,哭其侄子黄庠的词:你的文章,如电闪雷鸣.就像雨夹着冰雹忽然停止,寂然消失”,没有一次不反复诵读叹息不已.可叹啊,梦升!曾不及黄庠!你的一生没有震惊世俗的 影响,忧郁闭塞,默默被埋没.是谁赋予你才华,又不让你施展?我不知道要归咎于谁,只有为梦升悲伤而已!

  黄梦升,他还有一个身份,就是黄庭坚的七叔祖,元丰元年(1078年),黄庭坚从北京前往邓州,途经方城{23},因为他七叔祖黄梦升在此处住过,他怀念之,于是去寻找黄梦升旧日题诗的遗迹,也写下了一首《过方城寻七叔祖旧题》。
壮气南山若可排,今为野马与尘埃。
清谈落笔一万字,白眼举觞三百杯。
周鼎不酬康瓠价,豫章元是栋梁材。
眷然挥涕方城路,冠盖当年向此来。
  七叔祖当年的意气非凡,可以把南山压倒,如今深埋黄泉,化作尘土。你谈吐不凡,才思敏捷,挥毫落纸就写出万字的言论;你睥睨世俗,喜好饮酒,豪气奔赴,常常痛饮而休。你是栋梁之才,却怀才不遇,就像周代九鼎不如空酒壶值钱一样。我依依不舍地离开方城,这里是你来过的地方,如今物是人非,不禁潸然泪下。
  黄梦升也是一位怀才不遇之人,身体还不好,四十二岁就去世了,可以说是英年早逝。黄庭坚路过方城,想起了他的七叔祖,有感而发,就写了这首诗,抒发了对他七叔祖的怀念与惋惜。
  “壮气南山若可排”,这句写的是黄梦升的才气,“壮气”指的就是豪气、意气,“排”是压倒的意思。黄梦升的才华横溢,意气非凡,能够压倒南山。“今为野马与尘埃”,《庄子 逍遥游》:“野马也,尘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云雾之气翻涌奔腾,在阳光的照耀下,好像野马一样,还有那空气中浮动的尘埃,都是大自然各种生物的气息相吹拂而致的。这句是在惋惜黄梦升已经逝世了。
  “清谈落笔一万字,白眼举殇三百杯”,这两句展示的是黄梦升的才情以及性格。“清谈”是说黄梦升的谈吐不凡。他才思敏捷,下笔就有万字言论。“白眼”出自阮籍的典故,竹林七贤之一的阮籍,见到有才的人就以青眼见之,相反,见到俗人就以白眼待之。黄梦升也是品格高尚之人,与这个世俗的世界格格不入,于是以白眼待之,睥睨之。“举殇三百杯”,这是古代文人的爱好,他们都比较豪放,都比较喜欢饮酒。
  “周鼎不酬康瓠价,豫章元是栋梁材”,是在说黄梦升的怀才不遇。“周鼎”是周朝的九个王鼎,是王权至高无上的象征,之后消失了。“不酬”即不值。“康瓠”指空的酒杯。贾谊的《吊屈原赋》中说道:“斡弃周鼎兮宝康瓠”,就好比是抛弃了周鼎,而把空的酒杯当作宝一样。“豫章”是神话传说中的树木。这一联用典故,来描写黄梦升是栋梁之才,但怀才不遇。
  “眷然”是依依不舍的样子。“冠盖”原是指士大夫的服饰与车乘,这里代指七叔祖黄梦升。黄庭坚只是路过方城,之后还是要离开的,离开之时,他恋恋不舍,他看到七叔祖往日留下的痕迹,如今物是人非,不禁潸然泪下。

  黄注(字梦升)写给远房别支族侄黄晦甫的一封叙论宗谱的书信是其留下少有的文字:
  注在江陵与吾侄相见,未得叙宗派,今日之会,幸露底里。始吾高祖本东阳人,与吾侄五代祖实亲昆仲也。唐季畔涣,思避兵难,乃携持书室,来分宁卜遗种之地。伯仲非不睦也,终以占田稍艰,势阻饥,遂一族贾于。时移世变,宗盟遂寒。
  此书全文见存《山谷别集》卷十《跋七叔祖主簿与族伯侍御书》中,庭坚跋曰:“此书乃七叔祖作主簿时,族伯父晦甫侍御叙宗盟书也。叔祖梦升是时年四十,文章妙一世,欧阳永叔爱叹其才,称之不容口。不幸明年遂捐馆舍于耳”。黄注卒于宋仁宗宝元二年(公元1039),享年四十二岁(见欧阳修《黄梦升墓志铭》),《跋》谓作书“时年四十”,合而推知,论宗书作于辞世前两年,即仁宗景祐四年(公元1037)。

  巧合的是,黄注(字梦升 997——1039)与堂侄黄庠(字长善 1014-1039年)于同一年(1039年)去逝,不知是不是因黄庠的去逝而感伤过度。

  《齐东野语》(宋 周密)记述:黄梦升《题兄子庠之辞》云:"子之文章,电激雷震,雨雹忽止,阒然泯灭。"欧公{17}喜诵之,遂以此语作《祭苏子美文》云:" 哀哀子美,命止斯邪?小人之幸,君子之嗟。子之心胸,蟠屈龙蛇,风云变化,雨雹交加,忽然挥斧,霹雳轰车,人有遭之,心惊胆落,震仆如麻;须臾霁止,而四顾百里山川,草木开发萌芽。子于文章,雄豪放肆,有如此者,吁可怪邪!嗟乎世人,知此而已,贪悦其外,不窥其内。欲知子心,穷达之际。金石虽坚,尚可破坏,子于穷达,始终仁义。惟人不知.乃穷至此,蕴而不见,遂以没地,独留文章,照耀后世。嗟世之愚,掩抑毁伤.譬如磨鉴.不灭愈光:一世之短,万世之长,其间得失,不待较量。哀哀子美,来举予觞。尚飨!”

  黄梦升为侄子黄庠作了《题兄子庠之辞》,文中有语句:"子之文章,电激雷震,雨雹忽止,阒然泯灭",欧阳修很喜欢朗诵,并以此语作了《祭苏子美文》,此语也被欧阳修记述于《黄梦升墓志铭》。
  《题兄子庠之辞》原文难以考证。

  据欧阳修墓志铬所述,黄梦升的世系为:曾祖黄元吉──祖黄某──父黄中雅──黄梦升(黄注)。
  黄梦升(黄注)的父亲黄中雅与创办修水樱桃书院、芝台书院的黄中理是兄弟。哥哥黄中理有黄沔、黄滋、黄湜、黄淳、黄涣5个儿子,弟弟黄中雅也有黄灏、黄浃、黄注、黄渭、黄浚5个儿子,10人都考中了进士,被誉为“十龙”。黄梦升(黄注)是黄中雅的第三个儿子,欧阳修文中“其弟渭”指的是黄中雅的第四子黄渭。黄中理的父亲是黄元吉,世系应为:
  黄玘【1】——黄赡【2】——黄元吉【3】——黄中理 黄中雅【4】——黄湜 黄注 (黄梦升) 黄渭【5】——黄庶【6】——黄庭坚【7】
  黄梦升(黄注)的祖父应是黄元吉,而欧阳修文中列为曾祖父,把祖父列为黄某,应为笔误之一
(江西通志_(四库全书本)-卷066 )
  宋代随州属襄阳府七州之一,《宋史》关于欧阳修的早年岁月记叙,“修游随”。欧阳修出生于绵州(今绵阳),四岁时他的父亲欧阳观死于泰州任上,母亲郑氏带他投奔在随州做官(任随州推官)的叔父欧阳晔,欧阳晔将母子二人安排于随州城东住下,从4岁到22岁,欧阳修在随州生活了18年,即其青少年时代都在随州生活,随州是欧阳修生活时间最长的城市。

  欧阳修的老师是谁?
  是胥偃?
  欧阳修22岁时,先后经历两次科举落榜的痛苦,胥偃是当时水平最高的时文大家之一,欧阳修慕名上门拜师。《宋史.胥偃传》记载了欧阳修求见胥偃的场景,原文是:“欧阳修始见偃,偃爱其文,召置门下,妻以女。”,欧阳修随汉阳军胥偃到京师,次年赴国子监应试,获第一名,赴国学解试,又获第一。胥偃如果老师的话,也是22岁之后的老师。
  是晏殊?
  欧阳修在随州应试两次未中,24岁的欧阳修第三次参加礼部举行的考试,晏殊是主考官,出题《司空掌舆地之图赋》,面对这偏僻的命题,大多数考生做题都走偏了,唯独欧阳修不光扣题精准,而且文采飞扬。于是,晏殊慧眼识珠,把欧阳修确定为“省元”,即第一名。从此,欧阳修就对晏殊以门生自称,执弟子礼,并无师生关系。

  欧阳修22岁之前,在随州的十八年,有一个人可能是他的老师,他就是《黄梦升墓志铭》中的茂宗,“予少家随州,梦升从其兄茂宗官于随。予为童子,立诸兄侧”。
  黄沔(991—1055),字茂宗,号昌裔,洪州分宁(今江西省修水县双井村)人。北宋教育家黄中理之长子,北宋大文豪黄庭坚的伯祖父。高材笃行,品学均佳,年轻时在父亲创办的芝台书院、樱桃书院充任教习,同族子弟的文学渊源为他所出。双井十龙之首,官至崇信军(随州)节度判官。登宋祥符八年(1015年)乙卯科二甲第一名进士,27岁的范仲淹以"朱说"之名,中乙科第九十七名。同榜进士有后来官居首相的庞籍、王安石的老爸王益、范仲淹一生挚友滕子京、来自流坑村的董淳等。江西新余举子萧贯因为长得寒碜,痛失状元桂冠,成为这一榜的第二名。而山东大帅哥蔡齐以颜值实现弯道超车,登上榜首。

  家谱资料
  黄茂宗,中理长子,一名沔,字昌裔。宋祥符八年已卯(1015)登王交榜进士(案:《山谷集》称“公,高才笃行,为诸士之师。以《木铎赋》抱屈,翰林学士胥偃见赋大惊,以示考试官,相顾叹绝。考试时实不见,因怀赋上殿,有诏特收试,及试礼部参知政事赵安仁、翰林学士刘筠,擢公在十人中登科,授崇信军(随州)节度使判官{21}”。年四十三,卒于余杭。子二。配陈氏,葬云岩潭上,与夫合冢。生:育、胄。

  宁州志记载黄茂宗 字昌裔,双井人,登进士。父中理,尝筑书馆于芝台樱桃洞,四方来学者常数百人,故诸子多以学问文章知名。祥符中国学试进土,以木铎赋。有司以王交为第一,而出茂宗。翰林学土胥偃,见赋大惊,与俱还,以赋示考试官日:使举子能为此赋,公何以处之?皆日:王交不得为第一矣。胥以实告,诸公相顾,谔然叹曰:考校时实不见。因怀赋上殿,有诏特试,及试礼部,参知政事赵安仁、翰林学士刘筠耀茂宗在十人中,受崇信军节度判官。流落不偶,卒于余杭,归葬云岩潭上。所为文集若干卷,毁于兵燹,弟滋、湜、淳、涣、灏、浃、注、渭、浚,十人并驰文声,时人号曰“十龙”。
(黄茂宗从子、黄庭坚之父 黄庶 江西通志_(四库全书本)-卷066)
  黄庭坚在为黄茂宗之子黄育写的《叔父和叔墓碣》中称茂宗“ 高材笃行,为书馆游士之师,子弟文学渊源,皆出于昌裔”  。由此可见,黄茂宗实为“ 十龙” 之首,对黄氏诸兄弟的文学仕进均有影响。《墓碣》接着详细记载了伯祖黄茂宗及第的经过:“ 祥符中,国学试进士以《木铎赋》,有司以王交为第一,而黜昌裔。昌裔抱屈归次尉氏,遇翰林学士胥公偃,见昌裔赋,大惊,与俱还,以昌裔赋示考试官目:‘ 使举子能为此赋,何以处之?’ 皆日:‘ 王交不得为第一矣。’ 胥则以实告,诸公相顾,绝叹考校时实不见。因怀赋上殿,有诏特收试。及试礼部,参知政事赵公安仁、翰林学士刘公筠,擢昌裔在十人中登科,授崇信节度判官,流落不偶{22},卒餘杭” 
(江西通志_(四库全书本)-卷066)
  祥符八年,黄茂宗落榜后,到河南尉氏县去了,碰巧遇到翰林学士胥偃,茂宗就把他写的《木铎赋》赋献给胥偃,请他指教。胥学土对这篇文章十分赞赏,听说茂宗没有考上进士,他大为惊奇,说:“既然这样,那就请你跟我一起去,问问那位主考官吧!”
  这位胥学士很有意思,他没有责问主考官为什么不录取黄茂宗,而是让主考官先看看这篇文章怎么样,问如果写这篇文章的书生前来应考,能不能考上?主考官看了文章后十分赏识,说:“这篇赋写得真好,连第一的王交也比不上他。”
  胥偃这才把黄茂宗落榜的事端了出来。这一下,主考官们弄得狼狈不堪,只好托辞说是他没有见到这份考卷。
  胥偃回到京城,把这篇赋献给了真宗皇帝。真宗下诏,要礼部举行一次特殊考试,由副宰相赵安仁、翰林学士刘筠主考。黄茂宗这一次才考上进士,当上了崇信军(随州)节度判官。

  做道算术题
  出生时间:黄茂宗991年,黄梦升997年,欧阳修1007年
  年几差距:黄茂宗大黄梦升六岁,比欧阳修大16岁,黄梦升大欧阳修十岁
  中进士时间:黄茂宗1015年,黄梦升和欧阳修1030年
  中进士年几:黄茂宗24岁,黄梦升34岁,欧阳修24岁
  黄梦升与欧阳修初次见面时间:“见梦升年十七八”,准确讲是十八岁,欧阳修应为八岁,此年黄沔应为24岁,即1015年黄沔考中进士到随州当官的那一年。

  可见,欧阳修八岁时,黄茂宗中进士后即到随州任职,黄梦升的兄弟们踉随兄长黄茂宗到随州学习,他们相遇了,“予为童子,立诸兄侧”,欧阳修作为童生在一起。

  黄梦升(997-1039)比欧阳修(1007-1073)大十岁。
  “后七年,予与梦升皆举进士于京师。梦升得丙科”,两人同为宋仁宗天圣八年进士,时间是1030年。
  欧阳修初见黄梦升1015年时,黄梦升十七八,欧阳修应为七八岁,七年后,即1022年,黄梦升二十四五,欧阳修应为十四五岁,这与两人中进士的时间1030年不相符,不是七年后而是十五年后中进士,相差八年,不符合逻辑。

  “后七年”,如果是指首次见面之后第七年,则是此文的笔误之二

  宁州志记载:黄注字梦升,茂宗弟也。黄氏自其祖父以来,乐以家赀赈乡里,多聚书以召四方之士。注兄弟皆好学,尤以文章意气自豪,与欧阳文忠公友善,注从兄茂宗,官于随,文忠时为童子,立诸几侧,注年方十八,眉目明秀,善饮酒谈笑,文忠独奇之。后十七年,同举进士于师京,注得丙科。初任兴国军永兴簿,以疾去。久之,调公安。时修谪夷陵令,相遇于江陵,后三年修徙乾德令,注复调南阳簿,又相遇于邓。问平生所为文章几何。注慨然叹曰:“吾已讳之矣,穷达有命,非世之人不我知,我羞道于世人也。”注素刚,不苟合,负其所有,快快不得志。卒于南阳,文忠公铭其墓。平生所为文日《破碎集》、《公安集》、《南阳集》,凡三十卷。
  家谱资料
  黄注,中雅之子,老谱作中顺三子。字梦升,行七。宋天圣八年庚午(1030)登王拱辰榜进士,官南阳主簿,著有《破碎集》、《公安集》、《南阳集》共三十卷(见《南昌府志》)。公豪气藐四海,下笔成文章,与欧文忠公友善,会阳夏谢希深,来守邓叹赏其才异甚,纳以礼意。公亦自以得知己晚,方尽书平生所为文归之。不幸希深下世,公怀稿火于柩前,哭不成声。数日,公亦捐馆,享年四十有二。初葬双井,后葬董坊。欧阳文忠公撰有墓志铭。子五。配魏氏,世谱作温氏,墓志作潘氏,与夫合冢。生:昭、齐、敦、庾、燮;女二:长适通直郎余亶;次适主簿南宫日休。

  明代编修的宁州志关于黄梦升的记载,主要来自欧阳修的《黄梦升墓志铬》,其中“注年方十八”,“后十七年”,可能也发现时间上的不对,“后七年”改成了“后十七年”,既要考虑欧阳修的“后七年”,又要考虑到实际上有“十多年”,干脆加了个十年。据两次科举时间推算应为十五年。

  出生时间和科举的时间是比较准确的,“后七年”如果不是笔误,又怎么理解?他们都是1030年进士,倒推七年就是1023年,巧合的是,这年欧阳修17岁开始科举考试,之后经历了两次失败,是否1023年之前都在一起,之后两人就分别了,分别后七年同举进士?或是在一起读书相处有七年之久?因为总共只十五年,两个问题就了一个问题,就是欧阳修与黄梦升从1015年到1030年间大约是七年在一起的,七年是分开的。我倾向于前七年在一起,后七年是分开各自赶考去了,即“后七年”理解为“别后七年”。
  如果是这样,黄梦升同欧阳修同在随州呆了约八年,黄茂宗同欧阳修则同呆了十四年,直到欧阳修二十二岁离开随州去汉阳。
  另外,黄茂宗和欧阳修有一个共同的关联人,胥偃,也可说是他俩共同伯乐。黄茂宗当初没有被录取,胥偃带着他找考官,终于中了进士,入了仕途,欧阳修也是失意后找胥偃,还成胥偃的女婿。
  欧阳修22岁时,先后经历两次科举落榜的痛苦。当时的科举需要写时文,时文是评论时事的文章。欧阳修擅长诗文,却不擅长时文,因此两次名落孙山。汉阳军胥偃是当时水平最高的时文大家之一,欧阳修慕名上门拜师。《宋史.胥偃传》记载了欧阳修求见胥偃的场景,原文是:“欧阳修始见偃,偃爱其文,召置门下,妻以女。”欧阳修去拜师,胥偃爱惜欧阳修的才华,不仅收他为徒,还把女儿许配给欧阳修。把欧阳修的母亲郑氏接到武昌同住。在胥偃悉心教导下,欧阳修在胥府三年,时文功夫飞速长进。24岁的欧阳修,再次踏上科举之路,结果是金榜题名高中会元,又高中甲科进士第十四名。
  有文章说,欧阳修科考失败后,黄梦升讲了黄茂宗科举考试的往事,建议欧阳修去向胥偃登门求教。我倒认为更有可能是黄沔向胥偃推荐的,一是胥偃对黄沔有知遇之恩,关系非同一般;二是胥偃当时是汉阳军,黄沔是崇信军节度判官,两地相距并不远;三是黄沔与欧阳修都在随州,而此时黄梦升与欧阳修可能分开了。可惜黄茂宗“所为文集若干卷,“毁于兵燹”,否则能为我们提供更多的史料。
  1039年,黄梦升遇到其人生中的两重打击,其一是侄子黄庠因病去逝,欧阳修文“哭其兄子庠”,可见其悲伤,黄庠是黄茂宗之弟、黄庭坚的堂伯父、双井十龙之一黄滋的长子,科举实力甚至超过了欧阳修,1034年科考,《宋史》称其才学“近世布衣罕比”,傲视天下,详见义宁古城之状元缘;其二,黄梦升才能一直得不到发挥,谢希深出任邓州知州,欧阳修向他推荐.谢希深很欣赏,黄梦升也自以为得知己,相见恨晚,拿出平生所书归之,不幸谢希深突然去世,黄梦升伤心不已,将书稿火于柩前,哭不成声。几天后,就去逝了。黄梦升的作品都没能流传下来,确实可惜,但他的才学得到了欧阳修和黄庭坚两位文学泰斗的称赞,名不会虚传。
(江西通志_(四库全书本)-卷066 )
  黄茂宗入进士授崇信军节度判官后,仕途没有什么起落,在这个位子上呆了很久,黄庭坚说其“流落不偶”,就是留居它乡,没有得到职务升迁、发挥才能的机会。黄茂宗似醉心于授书育人,无意于仕途腾达,但他是一个非常有成就的教育家。黄庭坚在“《叔父和叔墓碣》中称其“ 为书馆游士之师,子弟文学渊源,皆出于昌裔”,年轻时在父亲黄中理创办的芝台书院、樱桃书院充任教习,同族子弟的文学渊源为他所出,而双井黄氏进士四十八之多,兄弟十人皆为进士,史称“十龙。”明代义宁双凤之一周季凤在《宁对》一文中说:“君问吾宁事,予言敢自休.......二宋文章会.......”,宋庠、宋祁兄弟俩小时候在芝台书院、樱桃书院学习,黄茂宗是他俩的老师,宋仁宗天圣二年(1024年),宋庠状元及第,成为“连中三元”(指乡试、会试、殿试均第一)之人,史称兄弟状元。黄沔当官后,黄梦升诸兄弟踉随到随州学习,欧阳修作为童生也在列。
  欧阳修与黄梦升相见时才七八岁,小十岁,是亦师亦友的同学关系,黄茂宗与黄梦升诸兄弟十龙及宋庠、宋祁、欧阳修、黄庠是师生关系。

  还原一段千年前的历史:
  1007年欧阳修出生
  1011年欧阳修随母亲到随州
  1015年黄茂宗结识胥偃,中进士,欧阳修与黄茂宗、黄梦升诸兄弟(双井十龙)会于随州
  1023年欧阳修参加科举试,黄梦升离开随州,两人分别
  1028年欧阳修离开随州,求师于胥偃
  1030年欧阳修、黄注同榜进士
  1043年欧阳修作《黄梦升墓志铬》

  黄茂宗虽官不至尊,但堪称一代尊师!

【注释】
  ①婺(wù物)州金华:县治在今浙江金华。
  ②徙(xǐ喜):迁移。
  ③讳:中国古代称去世的帝王或尊长的名字时,前面要加“讳”。
  ④丙科:宋代进士分甲、乙、丙三科。
  ⑤主簿:官名,宋代千户以上的县仅次于县令的官。
  ⑥谪(zhé哲):古代将官员降职并调到边远地方去,称贬谪。
  ⑦嘘嚱(xūxī虚希):叹息声,无实义。
  ⑧噱(jué决):大笑。
  ⑨南阳:今河南南阳。邓:今河南邓州。
  ⑩谢希深:名绛,字希深。早年中甲科进士。
  {11}兄子庠:侄子黄庠
  {12}阒(qù趣)然:静寂的样子。
  {13}郁塞(yùsè玉涩)埋藏:忧郁不得志地死去被埋葬。
  {14}孰与其有,不使其施:是谁让梦升这样有才华,又是谁不让梦升的才华得以施展呢?
  {15}讳注:黄注
  {16}渭:黄梦升之弟黄渭 
  {17}欧公:欧阳修
  {18}茂宗:黄沔,(991—1055),号昌裔,双井人,黄中理之长子,黄庭坚的伯祖父,年轻时在芝台书院、樱桃书院,充任教习,同族子弟的文学渊源为他所出。大中祥符八年(1015)高中进士,双井十龙之首,官至崇信军节度判官。
  {19}宝元二年:1039年
  {20}童子:古代科举有一项童子科,专门针对神童的,比如在汉朝12到16岁,在唐朝,10岁以下的,宋朝15岁以下都有资格参加童子科考试。
  {21}崇信军:宋太祖赵匡胤“特建随州为崇义军”,后为避宋太宗赵光义之讳,“崇义军”改称“崇信军”。北宋时期,因“尚念前劳,特从宽贷”的“特建”宗旨,随州成为许多武将文臣的“避风港”。
  节度使判官
  {22}流落不偶:留居他乡,没得到提拨施展才华的机会。
  {23}方城:南阳市下辖县,

附一:欧阳修沐浴圣泉得天书传说
  传说欧阳修当年泡圣泉时得到天书。受其启迪,欧阳修后来成了文学大家,诗文革新运动的领袖……他的作品艺术价值,让他的生命在一代又一代读者的心中得到延续。
  欧阳修4岁丧父,母亲郑氏带着他到随州投靠其叔父欧阳晔。欧阳晔时任随州推官。欧阳修家境贪寒无钱买纸笔,母亲就用一盘细沙代纸,芦苇茎代笔,教他“狄画学书”。 欧阳修志向远大,学习刻苦认真,为借书读,跑遍了随州。十六岁时,当时流行的骈文体伸手既来。自认为己经是满腹经纶、文采飞扬的英才了。可是,从十七岁至二十一岁连续四年应举,结果都是名落孙山。欧阳修苦闷,不中第的原因究竟出在哪里?
  一天,学友黄茂宗、黄梦升等为帮助欧阳修早日摆脱沮丧情绪,特邀他一起到梅丘山沐浴圣泉。欧阳修躺在浴池里烦恼全消,昏昏欲睡。空中梦幻般地飘下几片绿色的树叶。奇怪!冬天哪来的绿色树叶?捞起一看,发现上面还有文字:
  此池既文章,
  照抄上皇榜;
  笔淌温泉水,
  欧阳死不忘。
  天书!欧阳修大惊过后仔细揣摩“天书”的暗示。
  此池既文章?他重新观察温泉池:澄净而活力汩汩,清淡而热气腾腾,观赏启迪心智,沐浴康心健体。欧阳修心中的灵犀被眼前的物语点通了——文章就是热乎乎的情感流露,行文白描简洁,有生命力的语言自然流畅,寓意丰富委婉含蓄。文章似温泉,读文章如同泡温泉,要给人舒适,给人享受,让读者在轻松快乐中受益。文章要让人在阅读的过程中感觉到心灵的沐浴。写这样的文章一定能中第上皇榜,写这样文章的作者,其生命一定会在一代又一代读者心中延续。

附二:黄庭坚《叔父和叔墓碣
   剖 自婺州来者讳瞻以策干江南李氏不用用為著作佐郎知分寧县分寧吴楚地犬牙相入处也著作為县使两地民不得相侵陵水旱相移食故湖南马氏亦授以兵马副使将楚兵者二十年其后吴楚政益衰著作乃去官游湖湘间久之念山川重深可以辟世无若分寧者遂将家居焉而葬於白上著作生元吉豪杰士也买田聚书长雄一县始宅於修溪之上而葬於马鞍山马鞍君生中理赠光禄卿光禄始筑书馆於樱桃洞芝臺两馆游士来学者常数十百人故诸子多以学问文章知名 剖 於斯為盛而葬於双井光禄生茂宗字昌裔昌裔高材篤行為书馆游士之师子弟文学渊源皆出於昌裔祥符中国学试进士以木鐸赋有司以王交為第一而黜昌裔昌裔抱屈归次尉氏遇翰林学士胥公偃见昌裔赋大惊与俱还以昌裔赋示考试官曰使举子能為此赋何以处之皆曰王交不得為第一矣胥则以实告诸公相顾 ~叹考校时实不见因怀赋上殿有詔特收试及试礼部参知政事赵公安仁翰林学士刘公筠擢昌裔在十人中登科授崇信军节度判官流落不偶卒餘杭而葬於云岩潭上崇信生育是為和叔和叔為儿童时伯氏长善将诸儿出敖天骤雨长善问诸儿日在而雨落翁与 料鄵浯撕蔚日Z和叔率尔对曰 阳不谐耳长善大喜因命策和叔马先诸儿和叔博记览為文辞立成性真率论事无所迴避称 \子弟文行如出於巳尝试於有司不利因不復出力田治生守先人之业独至今其平居田间亦未尝废书虽不光显能世家矣享年五十有一有文集若干卷娶游氏子男四人曰公麟曰公虞曰公驥皆為进士曰仲愈早卒女二人适建昌 h事参军余宏进士夏鬲和叔卒於熙寧二年八月而葬以其十二月兆於修口之原元祐八年十二月诸子乃克礱石碣於墓上庭坚实泣 始终而為碣係之以诗诗曰
  家有藏书使人多闻先人之泽束手不 呜呼和叔白首方 崛 涌於笔不疚於吃万金之產一子倾之前无以扃之后无以承之呜呼和叔司田以 N 耜我穡以燕孙息修水沄源若瓮口达於江汉不闭其久呜呼和叔松檟在亹泽尔本根茂於子孙蒲仲舆墓碣
  府君讳远犹字仲舆本河中实鼎人在唐為仕家从僖宗幸蜀而失其官遂為成都民故曾大父 氪蟾 裕父亮皆老於田府君少而能赋与女弟幼芝俱有声於剑南幼芝嫁成都张俞学问文章与其夫抗衡而府君亦登庆歷六年进士第中州士大夫闻蒲君与女弟并时有文以比前世班固马融翕然称慕之府君词赋甚严学诗易太玄皆从蜀之大儒讲授有师法命奇不耦為绵竹尉移集州梓州司理继丁 艰皆不行服除久之不出益自刻苦於文学不以不逢故懟而沉沉田里间也父老期以远大后数年乃劝之就调河南尉荐為临晋令移闽清令病缓不能拜移疾去而沉舟於长风沙几死旅次齐安蘄春 嵌 十餘年有田不能百石遂以耋老亦可以知其寡求而易足也有文十帙藏於家生於大中祥符之辛亥岁歿以元祐之壬申年夫人张氏尚书驾部郎中和之之女前府君三年卒葬蘄春南之瀆山下二男曰穆曰稷二女稼眉山陈纲河南王蒙亨前一岁自為石誌曰人谓我不逢我岂不自知生不病寒饿年踰八十亦乾坤中一幸民若死则以 仁 埋我穆等既奉治命以明年正月二十八日举府君之柩合於张夫人之丘又乞文於其友 仆 坚碣於墓次俾来世勿剪其松柏焉

  《义宁州志》人物隐逸志载:“黄育,字和叔,茂宗子,修口人”。

附三:周季凤《寧对》
  君问吾宁事,予言敢自休。混茫漫无考,开闢亦难求。 地志躔荧次,天文薄斗陬。陶唐裔南服,虞氏域扬州。 涂会应从夏,孟盟定入周。堂堂盘楚尾,挺挺作吴头。 南北车轮阔,东西马迹稠。春秋称艾子,春秋时为艾子 国。秦楚属番侯。吴芮为番阳令,号番君,地属番。治瀚蒙 新辱,新莽改艾为治瀚。西平自汉悠。汉析艾县为西平县。 安章分废置,晋改西安为豫章县。豫武暂夷犹。唐改豫宁为 武宁。西艾垂千载,艾县、西平。郡军同一沤。陈置豫宁 郡,宋陞义宁军,俱寻废。分宁雄宋代,分宁自唐及宋皆为上 望。支郡袭元酋。元陞为州。国史夸上望,唐史注:分宁 为上。宋定天下,县为望紧上中下,三年一注,分宁为望。图 经失校雠。郡县志皆不注上望。宽馀来割裂,绵邈费怀 柔。都治东西徙,艾子都龙岗坪,西安、西平皆在州西,武 宁治在州东。墨黄黝垩锼。州县堂分黄墨。汉唐分长令,达鲁贽元疣。元达鲁花赤一员。侯迈南朝爵,宋县分公侯伯 子男五相,艾、豫章俱侯相。知兼少皥鸠。少皥,官名。祝鸠 主教民,鵙鸠主法制,鳲鸠主水土,爽鸠主刑狱,鹘鸠主营造。 今之知州、知县皆兼之。立官非扰扰,布政在优优。禄俸 虽差等,脂膏岂敢偷。令严绝磐迹,吴,大史慈营幕阜, 以绝刘磐。兵锐繫延髅。吕熙浩平赵延寿。黄政移民粟,黄 瞻。彭城化犷咻。彭思永。堂铭民有赖,萧从作肥民、求 瘼、靖共三堂,山谷铭之。亭咏律何遒。韩驹建醒心、问春、 邀月三亭。虏骑纵横急,儒冠保障绸。陈敏识、任沧与民效 死全城。驭胥威赫赫,赵良淳不任吏胥。祀哲礼慺慺。王 象之立三贤堂,祀濂溪、山谷、陈敏识。罣误祈天启,周文胜 监戮,每夜稽颡北辰,祈得其实,果得逼胁者千馀人,释之。 阨艰发廪賙。吴观置仓,水旱发之。徐生劳纪载,徐筠作修 水志。王令费思抽。王象之作舆地纪胜。民戴挽征斾,杨 允钧去之日,有卧辙者。寇深纡运筹。杨宗训、汤盘为判官, 刘俨为定江司巡检,率乡兵死节。抚劳徐项谢,徐焕、项中 宣、谢宗文。安辑卓阎牟。牟彦诚、阎赓、卓朝用。光霁莲 溪化,周敦颐。风流正字侔。韩驹,以祕书正字出宰分宁。 诗宗大家谷,韩驹诗入江西派。道继亚圣邹。周濂溪。属 佐向严最,向善,任典史;严仁勇,分宁县尉。儒师艾邓 尤。艾挺,邓礼则。守今推沉叶,叶天爵、沉暕。令昔数罗 刘。刘琛,罗琅。勤谨同知辅,黄辅。威严太守牛。牛 鸾。都周条并整,都昂,周昂。萧陆惠均优。陆普,萧光 甫。此外诸官长,大都半枉赇。宦游既已述,乡献亦当 搜。诗派开江祖,儒源闯圣邱。黄山谷。侍中香火闹, 刘陵为侍中。冯翊草烟幽。邓通为冯翊太守。题石惊人句, 黄庶题怪石,驱奴表国愁。金人立张邦昌,徐俯挂冠而去,买 奴名昌奴,遇客即呼前驱。省元心未副,黄庠。给事志粗 酬。徐禧。折狱曾谁右,修河不我诹。余良肱辩荆南狱, 议修汴河。两川茶滷剔,黄廉使川陕,宽茶盐法。三晋甲兵 掫。黄廉团结山西三路民兵。冗食司徒汰,黄叔敖为户部尚 书,论冗食之费。活饥钤辖猷。王本,为京东西路安抚使,郡 事悉调理之。公私兼裕,流民皆复。安边法陶卞,冷应澂,以 直宝章阁知广州,史称其安边之才。断史并韩欧。南宫靖一著 小学史断。道演紫阳派,黄㽦从朱熹学。官清宼相俦。章鑑 无钱买屋。迎銮驰远节,使虏鹜飞輶。莫将,工部侍郎,借 礼部尚书,使金,太后銮辂之返,将之功为多。茗叶昭青白, 苏颂曰:吾平生荐士,不知其几,惟分宁孟安序,岁以双井茶一 斤为饷,知吾无苞苴之餽也。萍乡不竞絿。黄大临为萍乡令。 严威讋孟获,黄然知归州,蛮獠安妥。显戮正驩兜。王鈇知 湖州,扼暴抚。良谈续诗坛帜,黄谈有诗名,张安国推作江西 后社头。光高逸驾飂。雷友光居家教授,学者称龙光先生。 冠裳轻直节,黄雍〔廱〕好学、尚气节。声价重东瓯。徐俯辟 地岭南,胡直孺在经筵,汪澡在翰苑,迭荐之。二宋文章会, 黄中理筑馆芝台樱桃洞,宋郊、宋祁入馆。三杨意气投。石彦 诚见知三杨学士。崇仁仰洙泗,荣应瑞为崇仁教官。新淦植 槐楸。程翼,淦州学正。清夜城南蹇,黄叔达谒法云禅师, 城南夜归,白衫骑馿,时皆惊异。中天砦上貅。周天与登中峰 砦,为聚保计。卫参真古朴,张幼文授龙虎卫经历,学士张元 祯表其墓,谓古朴君子。建尹独宽揉。周季邦建安知县,耆老 杨某赞其像曰:宽平宽大,福我百里。三史能尊夏,余贞修 宋、辽、金三史。一糜若决瘤。查孟富母病割股作糜。中丞 逐獯鬻,北极仗咽喉。周季麟为都御史,巡抚甘肃,计画周 至,虏惊遁。兴灭昭青史,辞荣对白鸥。先朝立,元后为哈 密王,屡为土鲁番侵夺,周季麟抚安之,朝廷嘉其绩,赏赉甚 厚,随养病归。义旗悬日月,黄介、胡敬方、吴德文、德机、 莫以中、杨宗训、祝兴可、姜本道、本源、汤盘、方珉、陈龙、 陈良,皆集义兵保障。贞血涌江浏。彭氏、叶氏、高烈女,皆 遇盗死节。介镞飞毛蝟,黄介。云蚊毒电矛。吴猛,手不驱 蚊,恐噬亲也。赈饥荣圣米,陈郇、查隽、陈昇、查勉已、帅 志贤、张敬、巢用安、李崇德。义塚卑麦舟。陈凤岐为义塚。 忠孝人伦重,黄介忠义,黄熏、夏经孙、余贞、黄咺之孝行。 诗书世业修。宋以来世家:徐、黄、余、莫、宋、祝、冷、 章,今艾、曾、石、周、查、陈、帅之。类十龙呈宋瑞,黄茂 宗与弟滋、湜、淳、涣、灏、浃、注、渭、浚,人号十龙。双 凤愧吴钩。南山、来轩,时称双凤。扶世士多隽,济川才 不售。岩穴之士老而不出者:黄公凖、雷光霆、熊晋孙、余存 庚、周应辰辈也。春风开闾馆,夜雨讲天球。名岂文章 振,官非老病谋。乡惟崇阀阅,我亦忝箕裘。玉陛登衰 朽,金花滥结缪。一生多坎壈,十省浪遨游。权贵三章 约,贪残一笔勾。棠阴空自好,闾左漫兴讴。述往频更 僕,凴高且豁眸。搏词不能尽,漏美或疑廋。乡市迂棋 局,民居簇豆区。武崇称富庶,武、崇二乡。壤地非瓯 窭。孤篠奉为簟,奉仙乡出水竹簟。寸田高可耰。高乡田 虽薄,可畊。泰安共天泽,泰乡田最高,安乡异是。平义同 鹰鞲,西平、仁义二乡。两市争看凤,四民尽畏鶖。郡斋 洲北立,马洲。黉舍水东流。盗寇三巡诘,杉市、定江、 八迭三巡检司。调占两学裒。阴阳学、医学。僧房僧正穴, 云岩寺。道观道官彄。仪翔宫。毛竹人持檄,南坪马息 鞦。南坪公馆。金汤俨天险,形胜居上游。水绕罗绅 远,山排玉笋抽。幕龙连苦太,幕阜、黄龙、苦竹、太平 四山名,武鹿会崇修。武乡、鹿源、崇乡,皆会修水。咿喔 鸡唱晓,鸡鸣山,夜静每闻鸡鸣。琮琤洞鸣璆。鸣水洞。南 山迷鸟篆,北岭送骅骝。白峻岷庐过,幕阜山脉接岷山。 湘深㵋汨由。㵋水入湘、汨合罗,故名汨罗。飞鸾舞株屿, 株树山。异竹扰蓉蟉。幕阜山有芙蓉池、扫坛竹。津月光何 渺,犀津有白石,状若明月。桥霞烂忽收。安乡有栖霞桥, 宋僧梦牛立巨石于江心,霞光久而方散。鱼台丝袅袅,山谷钓台。狮窦蕙犹犹。狮子岩有兰蕙。岛顿穷猿哭,岛石、顿笔 二山。毛梅飞雁遛。毛竹、梅山二岭。青龙插云汉,青龙 山。白鹤润田畴。鹤源,山名。石佛路人拜,在高乡。泥 仙社鼓啾。岛石山有李仙姑坛。双泉飞白练,双泉洞。百口 转青斿。百口,山名。二水千工合,黄龙山下有温、冷二 泉,相去数尺。三泉九病瘳。石壁温泉、沙湾温泉、长茅温 泉。风雷护仙骨,摄仙山。窟宅定龙湫。鸣山出水极甜,四 时不涸不溢。抱子严冰雪,抱子石。护仙飞蒯缑。护仙桥。 镇州丹凤集,凤凰山。插汉九龙揫。九龙山。木变山流 血,血木山。江浮石泛毬。蔡伯喈坟石。峰攒形金垒,垒 金山。石裂绽锦虯。龙石。两鬼因争界,六丁遂画沟。旧 传紫阳观石、侯二神争界,一夕震雷画沟。旌阳山似戟,旌阳 山。瀑布水如油。紫岭孝思泪,可𤲅哭父紫石岭。黄池风 雨鳅。黄龙山有湫池,中有黄鱼,能致风雨。龙泓水汩汩, 龙泉山。巉穴风飕飕。巉岩山。洞外耸怪石,清水岩石洞。 寨前开高篝。龙安寨。杭山云偃盖,杏水縠呈緅。众绉 烂堆枣,多纹竞裂榴。土田数千顷,租税三万輈。城郭 人烟辏,桥梁辐辙蹂。方塘开池窖,高堰吼溪彪。食货 通商贾,徵需走置邮。雪翻双井茗,俎实百川儵。修水 有鱼名。儵猎户尊熊鹿,农家贱麦麰。丁田秋稻熟,丁 田,地名。亥市晚烟浮。亥市即常州亥。白葛非唐贡,黄 金定汉不。村盘笋薇嫩,新酒白红篘。鲜鮓饶风味,香 狸胜海羞。冠云亭雁掠,环翠阁山囚。杏苑青肤合,桂 香绿髮蘨。马蹄尵岪圠,驿舍。药笼蠹薰莸。药局,今 废。场务荆蓁长,酒税务、梁口税场、查田税场、买茶场,俱 废。仓庾舴艋抔。旧各乡仓庾,收贮租税,以便小船兑运。 恩茔形兽立,御葬坟墓。耸楔动霞攸。坊牌。草翠莲翁 院,濂溪书院。稻黄桂老膢。山谷祠堂祭田。两岩剥古 像,清水岩有濂溪、山谷遗像。双井窥深泅。龙捧恩光 诰,周氏恩光楼。客鸣馀及驺。州后堂有馀及轩。宵灯小庙 杂,午渡深潭勠。激俗曾碑在,曾子固云峰院碑记。藏书 谷序留。藏书阁,黄山谷序。藏修文烂具,秀水书屋。孝友 记逾鏐。孝友堂磶。耸崇正柱,崇正堂。题悬览德俅。览 德堂。喜争曾自孽,拔萃更谁求。桃李荒樱洞,黄氏樱 桃、芝台二书院。牲醪隐马洲。吴观筑马洲精舍,祀黄太史。 丽谯更鼓响,虚直后人抠。虚直堂。毛幕集嘉咏,毛竹、 幕阜二山。清鸣非乱啁。清水岩有山谷诗,鸣水洞有韩子苍 诗。传经谨人鬼,黄叔敖注春秋讲义,雷光霆注九经辑义、史 辨、诗义指南。抗疏羞棘猴。黄廉奏议,徐禧治策,黄叔敖奏 议。台咏天鲸激,台源诸境,山谷有诗。水吟海怪蒐。鸣水 洞、清水岩,韩驹有诗。亭堂艳屈宋,逸老亭、钓亭、徐氏书 院、濂溪书院,诸贤有诗茶。剑韵笙篌。双井茶,磨剑池,诸 贤有诗。寒燠毫端转,乾坤秘句掊。僻荒因揭置,贤达 实扶搊。儒术开𥨩窔,后生沐裯帱。人情敬宦达,财物等蜉蝣。俗重宦达,虽守令诸职,或罢去或陞迁者,皆设綵 帐,盛筵饯餽,土仪尤厚,四方宦游者亦极款赆。直领方巾 古,飞鬟抛髻髟。深闺鱼笱远,乡荐鹿鸣呦。坐客卑西 北,主人重榼卣。祠堂严俎豆,月旦贱蛛蝥。强贼生吴 汝,良民便铠鍪。村村擐申胄,户户困粮餱。正德五、 六年,新吴、华林、马碯、建昌、安义、抚州、东乡等寨盗贼, 徵兵讨。之鲁虎哭仍哭,永蛇忧可忧。磨刀追鼠狗,满 地尽豺彪。狼跋禾麻长,赋平籔泽腬。善旌风自厚,身 正俗无怮。白屋谁堪拾,青天独望庥。上官因地僻,终 岁忽民憀。园蛰存葵藿,井蛙吓蚁蝼。壮心徒扼腕,老 眼只登楼。时事又如此,君当达冕旒。


附四:北宋真宗天圣八年(1030)科第进士名录

  宋初的科举为两级考试制度。一级是由各州举行的取解试,一级是礼部举行的省试。由于宋开宝六年(973年),下第举子徐士廉以为取士不公,击鼓自讼,宋太祖亲自升殿考试。自此以后,殿试成为科举制度的最高一级考试,并正式确立了州试、省试和殿试的三级科举考试制度。
  殿试后分三甲放榜。一甲赐“进士及第”,只取三名:第一名状元,第二名榜眼,第三名探花;二甲赐“进士出身”若干名;三甲赐“同进士出身”若干名。一、二、三甲统称进士。
  据宋·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一百九载:
  天圣八年庚午(1030)三月甲子,御崇政殿试礼部奏名进士。丙寅,试诸科。丁卯,赐进士王拱寿等二百人及第,四十九人同出身。
  现将收集到的天圣八年进士名录(71人),整理介绍如下:

一甲:赐“进士及第”

【状元】:
王拱辰(1012—1085),字君贶,原名拱寿,仁宗赐今名。开封府咸平县(今河南省通许县)人。天圣八年中进士第一人,时年十九,初通判怀州,入集贤院,历监铁判官,修起居注。庆历元年(1041)为翰林学士,历权知开封府事、御史中丞、三司使、宣徽院北、南院使等要职。元丰八年(1085)哲宗即位,加检校太师,累武汝军节度使,徙彰德军节度使。神宗元丰八年(1085)病卒于彰德军节度使任上,终年73岁。朝廷追赠开府仪同三司,谥懿恪。著有《文集》70卷,今已散佚。
【榜眼】:
刘沆(995—1060),字冲之,号庐山,吉州永新(今江西省永新县埠前镇三门前)人。天圣八年中进士第二名,初授大理评事、舒州通判,后任知制诰。宣佑三年(1051)三月,任参知政事(副宰相),政和元年(1054)八月,拜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宰相),集贤殿大学士。终知陈州。卒,诏赠左仆射兼侍中。神宗时,复赠太师、中书尚书令,追封究国公、吴国公。徽宗时,加封秦国公、谥文安。
【探花】:
孙忭(996—1064),字梦得,初名贯,字道卿。眉州眉山县(今四川省眉山市)人。天圣八年中进士第三人,初授大理评事、绛州通判,历右正言,知制诰,翰林学士,权御史中丞。嘉祐五年(1060),除枢密副使,拜参知政事(副相),进观文殿学士兼翰林侍读学士、同群牧制置使。英宗即位,为户部侍郎。告老,卒赠太子太保,谥文懿。有文集三十卷。

【进士】:

  石 介(1005—1045),字守道,一字公操。兖州奉符(今山东省泰安市岱岳区徂徕镇北望村)人。北宋初学者,思想家。宋理学先驱。曾创建泰山书院、徂徕书院,以《易》、《春秋》教授诸生,“重义理,不由注疏之说”,开宋明理学之先声。世称徂徕先生。“泰山学派”创始人。
  天圣八年进士,出任郓州观察推官。景佑初,为南京留守推官。迁嘉州军事判官,旋以父母丧去官,躬耕徂徕山下。庆历二年(1042),服除,召为国子监直讲。拜太子中允,直集贤院。时宋仁宗推行庆历新政,进用韩琦、范仲淹、富弼等,喜而作《庆历圣德颂》诗,歌颂朝廷进贤退奸,不指名地斥权臣夏竦为大奸,其友人均谓祸从此作矣,惧祸求出。庆历四年十月,通判濮州,未赴任,次年卒于家,年四十一。著有《徂徕集》二十卷。

  欧阳修(1007—1072),字永叔,号醉翁、六一居士。天圣八年中进士甲科第十四名。五月,授将仕郎,试秘书省校书郎,充西京留守推官。仁宗时,累擢知制诰、翰林学士。英宗朝,官至枢密副使、参知政事;神宗朝,迁兵部尚书,以太子少师致仕。卒谥文忠。后人将其与韩愈、柳宗元和苏轼合称“千古文章四大家”。与韩愈、柳宗元、苏轼、苏洵、苏辙、王安石、曾巩被世人称为“唐宋散文八大家”。

  蔡 襄(1012—1067),字君谟,原籍仙游枫亭乡东垞村,后迁居莆田蔡垞村。天圣八年进士。历任馆阁校勘、知谏院、直史馆、知制诰、龙图阁直学士、枢密院直学士、翰林学士、三司使、端明殿学士等职,并出任福建路转运使,知泉州、福州、开封和杭州府事。卒赠礼部侍郎,谥号忠。学识渊博,书艺高深,以其浑厚端庄,淳淡婉美,自成一体。书法史上论及宋代书法,素有“苏、黄、米、蔡”四大书家的说法。
  赵师民,字周翰,青州临淄(今山东淄博东北)人。生卒年均不详。天圣八年进士,后孙奭辟为诸城主簿。仁宗时,官崇正殿说书,迁宗正丞。上书陈十五事。在经筵十余年,甚见器异。三迁刑部郎中,复领宗正,卒。著有文集三十卷,《宋史本传》传于世。
  陈希亮(999—1063),字公弼。眉州青神(今四川眉州市青神县)人,原籍京兆(今陕西西安市),天圣八年进士。曾任雩县令、宿州知府及开封府判官等职,官至太常少卿。
  孙甫(998—1057),字之翰,许州阳翟(今河南禹州)人。天圣八年进士。历任华州推官转运使、大理寺丞、知翼城县、永兴司录、秘阁校理、刑部郎中、天章阁待制、河北都转运使。留为侍读,卒。
  唐介(1010—1069),字子方,江陵(今湖北江陵)人。天圣八年进士。历任武陵(今浙江余杭县)尉、源江(今湖南常德)令、任丘令、德州通判、监察御史里行,下贬到英州(今广东英德)、升为潭州(今长沙)通判,并转复州(今湖北沔阳)太守、升为殿中侍御史。此后,先后任扬州太守、江东转运使、度支副使、知谏院、洪州(今南昌)太守、河北都转运使、瀛洲知府、尉御史丞、龙图阁学士知太原府、三司使、拜参知政事(副宰相)。卒年六十。谥质肃。
  柳拱辰,生卒年不详。武陵(湖南常德市鼎城区)人。天圣八年进士。历任鄂州、岳州通判。至和二年(1055)以尚书职方员外郎出任永州知州,创办州学,在其东侧新建柳侯(宗元)祠,并为之作记。精通《易经》、《春秋》,尤擅书法,曾题名朝阳岩、华阳岩等风景名胜。刚满60岁,齿发未落,即辞官归里,在城西白马湖青陵村(今湖南文理学院)筑庐建桥,并请唐宋八大家之—曾巩为之作记,迄今传为佳话。
  郑纾(1001—1056),字武仲,先世居秦,徙安陆(今湖北省孝感市安陆市)。建中子。天圣八年进士。任安州应城主簿,越州司法参军,改大理寺丞,迁殿中丞。历知兰溪、余姚、新都,迁尚书都官员外郎。从孙沔经制侬智高之乱,授职方权大理少卿,迁祠部郎中,嘉祐元年卒于官,年五十,累赠尚书礼部侍郎。事见蔡襄《尚书礼部侍郎郑君墓志铭》(《端明集》卷四)。
  齐唐(997—1074),字祖之,越州会稽(今浙江绍兴)人。廓弟。天圣八年进士。知杭州富阳县,改南雄州签判,以职方员外郎致仕。神宗熙宁七年卒,年八十七。有《学苑精英》三十卷、《少微集》三十卷,已佚。事见《宝庆会稽续志》卷五,《宋史》卷三一《齐廓传》。
  田况(1005—1063),字元均,其先京兆人,徙居信都(今河北冀县)。举贤良方正。天圣八年进士。补江陵推官,为太常丞。累擢知制诰,迁右谏议大夫、知成都府。至和元年(1054),充枢密副使。嘉祐三年(1058)转枢密使,次年因疾求退,以太子少傅致仕。八年卒,年五十九。谥宣简。有《金岩集》二卷(《郡斋读书志》卷一九),已佚,今存《儒林公议》二卷。事见《临川集》卷九一《田公墓志铭》,《宋史》卷二九二有传。
  尹源(1005—1054),字子渐,河南(今河南洛阳市)人。博学强记,以文学知名,世称河内先生,与其弟洙师鲁,俱有名于当世。初以祖荫补三班借职,稍迁殿直。天圣八年进士,为奉礼郎,累迁太常博士。历知芮城、河阳二县,佥署孟州判官事,又知新郑县,通判泾州、庆州,知怀州,卒,欧阳修为作《太常博士尹君墓志铭》。著有文集六卷,《文献通考》传于世。
  张掞(996—1074),字文裕,齐州历城王舍人庄(今山东济南)人。天圣八年进士。任益都县知县,在职期间甚有绩。不久因父丧还家,守于墓侧。明道二年(1033),被举荐为掖县知县。累官至龙图阁直学士,知成德军。英宗即位(1063)后,改任太常寺、司农寺判官,官至户部侍郎。熙宁七年(1074)卒。与济南名士范讽(范正辞之子)相友善。与兄张揆齐名。
  刁约(994—1077),字景纯,润州(今江苏省镇江市)丹徒县人。宋代诗人。少卓越刻苦学问,能文章,善书法,始应举京师,与欧阳修、富彦国声誉相高下。天圣八年进士,不治产业,宾客故人,常满其门。历官王宫教授,馆阁校勘,太常礼院集贤校理,海州通判,开封府推官,两浙转运使,扬州、宣州知府等职。神宗熙宁初判太常寺。生平事见《京口耆旧传·卷一》有传。著有《元丰类藳·东坡诗注》等传世。
  张先(990—1078),字子野,乌程(今浙江湖州)人。天圣八年进士。历任宿州掾、吴江知县、嘉禾(今浙江嘉兴)判官。皇佑二年(1050),晏殊知永兴军(今陕西西安),辟为通判。后以屯田员外郎知渝州,又知虢州。治平元年(1064)以尚书都官郎中致仕,元丰元年卒,年八十九。以尝知安陆,人称张安陆。晚年退居湖杭之间。曾与梅尧臣、欧阳修、苏轼等游。善作慢词,与柳永齐名,造语工巧,曾因三处善用“影”字,世称“张三影”。北宋初年比较重要的词人之一。
  韩综(1009—1053),字仲文,开封雍丘(今河南省杞县)人,韩亿次子。天圣八年进士。历开封府推官,迁三司户部判官。出知滑、许、袁州。累迁刑部员外郎、知制诰。皇佑五年卒,年四十五。《宋史》卷三一五有传。
  赵咸熙,真定(今河北正定县)人。天圣八年进士。曾祖赵晁官节度使。祖延溥官蔚州观察使。父承彬官内殿崇班。
  马永伯,天圣八年进士。宝元二年(1039)至康定元年(1040)间任奉符知县。
  陈动之,莆田县孝义里城郊(今福建省莆田市荔城区)人。陈绛长子,榜眼陈睦父。天圣八年与弟说之同登进士,为甲科第八名。官至秘书丞,不幸早卒,年仅36岁。陈动之才华横溢,以文名世,欧阳修、王安石甚爱重之,各自为其写挽诗二首。
  陈说之,莆田县孝义里城郊(今福建省莆田市荔城区)人。陈绛次子。天圣八年与兄动之同登进士。本为第一名,钦点为状元,因父陈绛与当时执政者夏竦有宿怨,奏滥臣之子不可居人上,被奏请降为第六名,官至秘书丞。
  李之才(?—1045),字挺之,青社人。第三甲进士。初为卫州获嘉县主簿,权共城令,再调孟州司法参军,改大理寺丞,辟泽州佥署判官,转殿中丞,丁母忧。甫除丧,暴卒于怀州守舍。
  郑 条,天圣八年第三甲进士苏州人,一作蜀人,自号金斗先生。
  陈偁(1015—1086),字君举,福建沙县人,天圣八年进士。秘书少监陈世卿之子,3岁成孤儿,16岁高中特奏进士;20岁得恩补太庙斋郎,历官漳州司法参军、福州罗源县知县、台州黄岩县知县、虔州安远县(今属江西省赣州市)知县,后任循州(治所在今广东省龙川县)知州,不久任蔡州(治所在今河南省汝南县)通判,又任惠州、宿州(今安徽省宿县)、开封县等州县官,治绩闻名。熙宁八年(1075)任泉州知州,元丰二年(1079)再任泉州知州,元丰五年奉旨连任,前后治泉州达8年之久。元丰八年,因病辞官居泉州,以封朝议大夫致仕,赠特进。元祐元年七月,卒于泉州。
  宋 宜,同安(今福建省厦门市同安)人,治平中除太常少卿,熙宁初知漳州。有文行,为州里所推。及卒,朝廷遣人礼葬。见《泉州府志》卷五十二。
  郑 方,惠安(今福建省泉州惠安县)人,南剑州推官。曾祖父郑希闵,唐后五代梁开平二年(908)崔邈榜进士。父亲郑褒(961—998),字成之,宋咸平元年(998)甲科进士。儿子郑前,字成崧,宋嘉祐八年(1063)登第,中许将榜进士,并出任连江(今福建连江县)知县、转运推官。一门五代四进士。
  吴 辅,剑浦(今福建南平市)人,闽学鼻祖杨时应其次子吴仪所邀为其《文集》作序,称赞其“有高人逸士之志气,故其流风余韵足以道其子孙而化乡人。”从子吴熙、四子吴君称,熙宁三年进士;孙子吴擢,政和二年进士。自吴辅始,二百年间,南平吴氏举进士的有26名,还有封赠、荫子10余名。
  刘 奕(999—1051),字象伯,一字蒙伯,闽县(今福建福州市闽县)人,若虚长子。天圣八年进士,屯田员外郎,润州通判。卒,蔡襄铭其墓。
  刘 异,字成季,一字成伯,闽县(今福建福州市闽县)人,若虚次子。屯田员外郎。
  刘 涣(1000—1080),字凝之,号西涧居士,筠州(今江西高安市灰埠镇钧山)人。天圣八年进士,为颍上县令,累官至屯田员外郎。刘涣志尚高洁,精于史学,刚直不善逢迎。50岁时,弃官归隐庐山之阳,欧阳修作《庐山高》以美其节。居庐山30余年卒,赠太子中允。朱熹守南康时,作《仕节亭记》,称他“高怀劲节,可以激儒律贪。”并立祠祀之。
  郭申锡(998—1074),字延之,魏(今河北大名)人。天圣八年进士。历任晋陵尉、知博州、御史台推直官、濮州知事、侍御史、盐铁副使。黜知濠州,旋加直史馆。知江宁府、盐铁副使,进天章阁待制、知邓州河中。著《边鄙守御策》。以给事中致仕,卒,年七十七。《宋史》有传。
  陈庸(1003—1077),字景回,陈希亮侄,眉州青衣(今四川乐山)人。天圣八年进士。历澧州推官、潭州观察判官、雅州推官、永兴军节度掌书记。嘉祐中知虞乡县。丁父忧,终丧,数年不赴铨集。久之,调歙州判官,改知光州光山县。五十三岁时罢光山任,后家居十年,神宗熙宁十年卒。事见《豫章集》卷二二《陈庸墓志铭》。
  朱公绰(?—1077),字成之,吴县(今江苏苏州)人,早年在应天府从学于范仲淹。天圣八年进士,任秘书省校书郎。景佑四年(1037)为海宁州盐官令,先后通判郓州(今山东东平),知广济军(今山东定陶),熙宁中知四川彭州,神宗熙宁八年(1075)知舒州(今安徽潜山),官至光禄寺卿。
  邵景先,字伯绥,丹阳人。天圣八年进士,年四十始仕,终通判亳州。
  周 铨,安仁人。官通判。
  韩 丙,字寿先,福州闽县人。校书郎,梧州推官。
  阎 顒(997—1061),唐安人。调永兴军推官,累迁....
  李 述,字公明,福州闽县人,平子。秘书丞,知韶州。
  黄孝恭,福建建安人。
  邱 荷,建安人。官至侍郎。撰有《御茶亭碑》。
  柳垂象,建安人。
  章 资,建安人。
  黄 展,建安人。 
  张 鉴,建安人。
  章志贤,建安人。
  杨仲元,建安人。
  吴师服,建安人。
  章 岘,字伯瞻,浦城人,岷弟。官至金紫光禄大夫。
  杨 翊,浦城人。
  吴 诚,崇安人。
  翁 纪,崇安人。
  翁 纯,崇安人。
  蓝 圭,晋江人,官居太常寺丞。
  蓝 丞,晋江人,与蓝圭是兄弟,历任南剑州、汀州知州。
  谢伯强,晋江人,北宋著名诗人谢伯景之弟。
  龚会元,邵武县人。仕至礼部郎。
  黄 珀,邵武人。
  陈 溥,莆田人。
  林袭明,莆田人,太常卿。
  林茂先,莆田人,太常卿。
  游 振,莆田人。
  方 峻,字景通,莆田人,元寀父。职方员外郎,赠金紫光禄大夫。 
  方 任,偕之弟,兴化人。
  郑子庄,兴化县人。朝奉郎太常博土。
  黄 注(998—1039),字梦升,洪州分宁(今江西省修水县)人。
  蒲师道(1008—1053),字叔范,阆中人。
  杨 玙,字器之,宣城人。知袁州,衢信二州民争水利,委玙决之。玙曰:衢上流水所自出,然衢民频泄水外河,溉不及信,争繇之起。其著令先衢而后信,讼遂平。
  吕士昌(999—1060),字子弼,真州扬子县人。
  毋 湜(1004—1063) ,其先河东人,徙长安,沆兄。
责任编辑:周湖岭

上一篇:义宁古城之状元缘

下一篇:周维翰

相关阅读

最火资讯

首页 | 要闻 | 视频 | 图片 | 旅游 | 财经 | 教育 | 生活 | 文学 | 人物 | 档案 | 观点 | 资讯 | 便民服务 | 专栏 | 修水视频 | 热点网事

赣ICP备09008563号-2 修水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13330016260 QQ:303998284 修水网超级群:2756263 房产家装群:117835007 邮箱:163.www@163.com

赣公网安备 36042402000001号

Power by DedeCms 赣ICP备09008563号-2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