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修水网 • 首页散文 • 正文

父亲说我书读到牛屁眼里去了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曹丁山
一、关于父亲

清  白
       我家邻居王寡妇,结婚两个月男人就走了。这是她第三任丈夫。都说她克夫,她再也不敢改嫁了。

        村里的男人明里都损她,说她是只克夫的破鞋。暗地里却想占她便宜。为了续上她男人的香火,她顶着世俗生了两个儿子。那俩家伙力大攥得牛死,老欺负我。我爹却老向着他俩,且经常帮她家干农活;自己家缺吃少穿,还暗中接济他们。

       村里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他,说那两个小孩是他的野种;我妈也捕风捉影的数落他。他很少回应,总是笑笑说:“人家孤儿寡母的,作孽!咱能帮的得帮帮。”

        一晃几十年过去了,王寡妇变成了王婆婆,儿孙满堂。去年去世了,临终前最后一句话是:这世上最对不起的是我爹——冤屈了他大半辈子。

差点把父亲拥抱死了

         高考前夕,我爹害了一场大病。怕影响我高考,没让人告诉我。

       考完试回家,看到父亲骨瘦如柴、眼珠深陷躺在床上。我跪到他病床前,握住他冰凉的手潸然泪下!他奋力睁了一下眼,吃力地抬手摸了我一下头说:“崽——终于等到你回来了!”泪水即刻盈满了他那深深塌陷的眼眶。

        我再也控制不住悲伤的情绪:头扑到他肩头,死死的抱住他失声痛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父亲两腿直挺挺的抻着,两眼翻白,一只手在我背上轻轻拍打着。母亲可能发现情况不对劲,赶紧跑了过来,像一个拳击裁判一样,用力快速把我爷俩分开。父亲猛咳了几声,吐了几口带血丝的痰才缓气过来。

        去年过年回家,父亲对我说:“那次生病没死,却差点被你这小子拥抱窒息死了。幸好你妈发现得快,要不我骨头早打得鼓啰!”我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嘛!那是我第一次拥抱您没经验!妈可是您的救命恩人哦!让你多活了几十年。”全家人正在吃饭,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书读到牛屁眼里去了

        一个为官的亲戚,有人网上造谣:说他养有多个情人。这样一来别的不说,一直闹着要跟他离婚,他有点二的老婆就把他搞得焦头烂额。

        去年过年见到他老婆,我出于好心安慰她说:“✘✘嫂,哥的事我听说了,你莫生气。哥的情人我知道的只有两个,没有网传的那么多。”她嗔怪说:“你们都早知道,干嘛都不早跟我说?”

        我爹走过来凶我说:“你书读到牛屁眼里去了,话都不会说。应该说像他那种级别的,有很多才正常嘛!我知道的都不只两个啦!”听完,表嫂子饭也没吃,就跌跌撞撞赶回去了。第二天表哥打来电话,声音有点痛苦,问我们同表嫂说了什么……

崇  拜

        孩提时我就崇拜父亲:他锄头功夫溜,地挖得好。上学了,识得几个字,我又崇拜上了毛主席。至今仍崇拜毛主席,也崇拜我爹。

        除了这两位,一般就不太容易崇拜别人了。有人说我极端,崇拜一个最小的与一个最大的,其实我只是出自原始与理智。

二、疫情之下

无  题

        出门忘了戴口罩,跑出去五公里有余,看到街上的人都戴了,感觉自己就像在裸奔。硬是没敢下车,又折了回去。

        走进电梯,一小女孩惊讶的指着我喊:“叔叔的嘴没戴套套!”她妈妈异样的看我,赶紧拉着小孩走了出去。我哭笑不得,感觉自己活像一只过街老鼠。

疫情下的隐忧

       以前,我跟那个保安干过一架。现在,他每天拿个体温枪,对着我的脑门,感情他是举着一把手枪。

后宫三千

        疫情期间,儿子在家上网课。时间久了,学习态度有点松懈。我说,这个正是弯道超车的时候,现在条件多好:有手机有电脑有WiFi,吃穿不愁,要知道珍惜!古代皇帝都没有享受过这个条件。

        他说,呵呵——皇帝有后宫三千,我哪有啊?说这话时,我听出他声带变了,才意识到他已是个大孩子了

三、生活拾趣

娶不到老婆怎么会饿

       我曾写过一首短诗《饱汉不知饿饥》

“两个包子,

饿,

就是美食;

饱,

不足挂齿。

为什有人花钱买老婆?

因为娶不到,

他饿。”

        一天,朋友一个十来岁的孩子问我:“叔叔,娶不到老婆怎么会饿呢?”问得我和他爸捂着肚子笑成一团。他爸说:“那种饿书上是不教的,你长大了就……哎,滚一边玩去。”

好心干坏事

        奶奶在楼顶种了点菜,菜长得不好。奶奶说,如果能弄个东西装点尿催一下肥就好了。

       五岁的孙子知道了,偷偷把家里小半桶油倒掉了,拿来装尿。妈妈下班回来做饭炒菜,把尿当油用了……

忽  悠

        四岁的儿子,说我肚子比他妈怀孕时还大。我说我肚子里知识多。他说肚子是装饭的。

废  话

        女儿过生日,我说买个礼物送她,叫她自己在网上挑,我付钱。但要求不可买单身公寓,不可买小汽车,不可买奢侈品,金额在300元以内。

        她说,前面都是废话最后一句才是重点。

闹钟情缘

       老婆的手机闹钟响了,她在厕所,叫我帮她关掉。我说,好听!让他唱。

        于是刀郎反复的唱“你是我的情人,像玫瑰花一样的女人。用你那火火的嘴唇,让我在午夜里无尽的消魂……”唱了五六分钟,四岁的儿子跑进来关掉了。他说:“怕他唱得累。”

屁股不干净

        亲戚家两个小孩(妹妹两岁,哥哥四岁)在我家,夫人出门了。一群小孩玩疯了,小妹妹内急竟忘了叫我帮她脱裤子,把屎拉在裤裆了,搞得我一时慌了手脚。

        没办法,家里就我最大,是临时管家,必须亲自上阵。我捂着鼻子帮她擦屁股换裤子,并叨叨着吓她“下次再这样屁股不干净我打你屁股!”

        此时,电视里正在播放某某省某某反腐倡廉官员,因贪污受贿被刑拘,接受组织调查一事。主持人说:“反腐纪检官员自己屁股都不干净,怎么管别人?”

        “姑爷,大人怎么也会拉屎在身上,屁股不干净啊?他搞脏了屁股谁帮他擦啊?”四岁的哥哥——豪仔跑过来问我。

        “这,这个我管不了。反正我没时间帮他擦……政府帮他擦吧?也,也可能会打他屁股……”问得我一时语塞,断断续续的搪塞了他这么几句。

        他瞅着我似笑似哭的脸,看得出他还是不甚明白。又问:“政府是谁呀?刮屁股的事也管吗?他会不会戴口罩啊?他会用力打他吗?……”哎呀妈呀!我这智商有限回答不了他,看他还要发问。“去!帮我搬个凳子来。我腰疼。”


四、荤段子四则

谁脱掉了我的内裤

        我来自农村,从小穿内裤洗澡。看到一点女孩裸露的肌肤,就脸充血。以为女孩子裹住的部分,都藏着地雷。

       十八岁到广东打工,工厂的大浴房里,天南地北的男人都光着身子冲凉。我依然穿着短裤,异样的目光聚焦,我快被燃掉了。

        有人交头接耳私语“咦——这里还有个娘们!”第二天我没冲凉,第三天没冲凉,第四天我冲凉了——光着身子。

联想到隔壁老王

        男人问:“我的大吗?”

        女人回:“大!不过……”

大失所望

        七岁的儿子问我,什么叫大失所望。为了解释透彻形象点,就给他讲了一个我亲身经历的故事,觉得大概就是那么回事。

       话说十几年前的一天,我骑自行车,看到前面一个女的穿高跟鞋钢丝袜,迷你短裤紧身上衣;蜂腰翘臀,长发飘飘。我追上去,迫不急待回头看她。

        她头发遮面,我笑嘻嘻的叫她美女。她双手撩开头发:露出了整张脸。哇——青面獠牙,一个鬼一样向我冲了上来,骂道:“流氓!看什么看?老娘宰了你!”我怯怯地溜进了一条小巷,吐了一地。

        那晚望着天花板,不敢入睡,怕做噩梦。后来魂魄还是被那个女的抓去了,至今都没逃脱。

         儿子听完说:“爸爸,你如果先看前面,再看后面就好了。”

        老婆正在厨房炒菜,听完,把锅铲往锅里一撂,走了过来说:“色鬼,还贼心不改,同小孩讲这个,你想星火相传啊?扯草凑牛栏,讲了这一大堆。”

       我告诉你,大失所望就是你对我常说的: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嘛!哈哈,难怪你爹说你书读到牛屁眼里去了。

难熬时刻

        一对热恋情人,分居异地,思念绵绵,微信聊天到半夜。

        女的说:“我去洗个澡。”男的盯着屏幕等了半小时。女的回复说:“澡洗好了,可惜你不在身边……”

五、人生感悟

儿子的朋友

        儿子朋友多,每当节假日,家里就有许多孩子——大闹天宫。

        邻家五岁的小朋友问我:“叔叔,你怎么有那么多儿子啊?问得我都不知怎么回答。幸好没当什么大官,要不这话传出去,被狗仔队发扬光大,那影响就大啰!

我的消费观

        儿子问我,想不想换个豪车开开?我说,有钱了我换个飞机。他说那要等到什么时候?

        我说爷爷奶奶吃饱了,我们吃饱了,还能给没吃饱的人,捐个千儿800万的。再看你妈保管的卡里,钱够就换。

身上没有一分钱

        我现在经常身上没有一分钱,除了一部手机。

       十几年前,我也经常身上没有一分钱,但我绝不会跟任何人讲。一来是要面子;二来是怕别人联想到我老婆。

诗风自评

       我不是诗人,但常有写诗的冲动。

       如果有人不识字,我用夹生的普通话,念一首我写的诗给他听。听完他会说:“哎呀妈呀!这诗我也会写。”这就是我诗的特点。

婚前婚后

        婚前,我愿做一只小羊,跟在她身旁,我愿她拿着细细的皮鞭,不断轻轻打在我身上。

       婚后,我愿是一匹野马,挣脱羁绊,奔驰在无垠的草原上,追逐天边的晚霞。可西风瘦马,还得乖乖的回——小桥流水人家。

人生  亲情

        人生实苦,苦苦跋涉,抵达远方终将懂得:普天之下,唯有父母情长。

        岁月易逝,人到中年,疲惫不堪,孤独之畔,唯有亲情相伴。

诗论

        作诗,不必神叨叨故作高深。得先做人,做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脚踩大地,最好是深入泥土。说不定哪一天,一个不经意,就写出了一首好诗。300年后,还有人吟诵。

         纵观历史,唐宋之后,写诗的人千千万,又有几人写出了一首好诗——流传了千古?

【古城旧梦】出品
微信号:gcjm888888                    

    曹丁山:男,自由撰稿者人。籍贯江西省修水县,长居广东,现经营一家线业公司。漂泊异乡,酸甜苦涩,冷暖自知,空闲时写随笔,回味一下自己走过的路。也写诗、散文、杂文,微小说,对一些社会现实叨叨呐喊几声,以表其是一个活体的存在。已在《人民杂志》、《慈怀读书会》、《种园》、《修水报》、《古城旧梦》等平台、刊物上发表过作品。许多文章情真意切,直达灵魂深处,被大量转发传播。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首页   |   散文

    修水网 XiuShui.Net 投稿 163.www@163.com QQ 303998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