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视频 图片 旅游 财经 教育 生活 文学 人物 档案 观点 资讯 便民服务 专栏 修水视频

观点

旗下栏目:

首页 > 观点 >

孔子公祭与国学热

来源:未知 作者:开山居士 人气: 发布时间:2016-01-17
摘要:乙未年中秋,山东省在曲阜市举行了一年一度的公祭孔子大典。央视科教频道进行了报道,那公祭非常的隆重,规格是相当的高,场面是尤其的壮观。 我和我的同代人是在一个沒有孔圣人的时代长大的。我们出生在新中国成立前后,成长在毛泽东时代。我从小学一直读到中学,不知
  乙未年中秋,山东省在曲阜市举行了一年一度的公祭孔子大典。央视科教频道进行了报道,那公祭非常的隆重,规格是相当的高,场面是尤其的壮观。

  我和我的同代人是在一个沒有孔圣人的时代长大的。我们出生在新中国成立前后,成长在毛泽东时代。我从小学一直读到中学,不知道《四书五经》是什么玩艺,也沒有见过什么孔庙或文庙。至于孔夫子,倒是听老人们说过。但他们只知道有个孔老夫子,说过去孩子们上学要到文庙拜孔子,可他们也沒见过文庙,据说秀才们对孔夫子很是崇敬。家乡那些老人们说起孔明,武松打虎,孙猴子倒是知道的不少,而说到孔圣人却一问三不知。因为他们没有文化。他们说,三国水浒西游是听别人讲故事记住的,那个好记,而孔圣人“之乎也者”没人教我们,教了也记不来,太别扭。可见在老百姓心目中他们与孔子似乎没有什么关系。

  记得在那时的语文课本中也有一些古文和唐诗宋词之类的,但却没有选入《论语》《孟子》之中的文字。可以说我们那个时代的人的人生观(当时叫世界观,现在叫价值观)不是国学也不是儒学锻造的,而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铸就的,是方志敏、江姐、刘胡兰、董存瑞、黄继光、雷锋、焦裕禄,还有卓娅和舒娜、保尔·柯察金,还有张思德、白求恩等无数革命先烈和英雄的精神和品质熏陶岀来的。当然,屈原、岳飞、文天祥等民族英雄,祖冲之,沈应星,毕升,张衡,李时珍等科学家,还有李白、杜甫等诗人和文学家也在我们年轻的心灵深处留下了深深的烙印。

  有学者说我们成长的那个时代是个知识断层的时代,也即没有知识的时代。可是我记得当时毎个大队都有小学,毎个公社都有中学,许多生产队还办了农民夜校,靑壮年不能上全日制学校就到夜校学文化。学校学费很低,小学毎学期一元多钱,中学两元多钱,夜校是免费的,上中专和大学也是免费的。那个时候中国的文盲比现在是多些,可那是与中国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比较却是文盲最少的时代。当然他们学的都是新学而不是国学或儒学。从小学到大学,到农民夜校,城市的工人夜校,都没有学《论语》和《孟子》。可能在这位学者看来孔圣人才是知识,儒学才是知识。沒有孔圣人自然也就没有知识,不敬圣人圣人就不高兴,就再不“有教无类”了,知识自然就断层了。可是凤凰卫视2014年6月29日《寰宇大战略》节目组织了“当代中国教育何以培养不出大家”的专题讨论,他们谈到了改革开放前(就是那个知识断层的毛泽东时代)岀了华罗庚、陈景润、杨乐、张广厚、袁隆平等这样一批世界级的顶尖人材。主持人邱震海说,“在30多年之前,中国受过高等教育的人非常之少,寥若晨星,但是大家很多,今天中国受过大学教育的人很多很多,但是大家,恕我直言,可能一个也找不到。”中国科学院院士朱清时回应说:“是”。

  说毛泽东时代是个知识断层的时代,那么请问:华罗庚、陈景润、杨乐张广厚的数学是不是知识?胰岛素、杂交水稻、两弹一星等等是用知识搞岀来的还是用锄头挖岀来的?我们再往后看看,在儒学大行其道的两千多年中,即所谓知识没有断层的时代又怎么样呢?历代统治者对孔子给了那么多封号,有哪位皇帝对哪位自然科学家给过什么封号?中国古代四大发明曾是我们引以为荣的资本,可是在儒学占统治地位的时代,四大发明转化成了生产力没有?不错,火药用来做烟花爆竹,造纸用来烧鬼,印制迷信用品,指南针变成了风水罗盘,如此等等。科举取仕只考四书五经,就是儒家那些陈词滥调,从不考任何自然科学,实际上儒学才是真正扼杀自然科学知识的黑手。邓小平同志不是说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么,从这个角度上讲,儒学就是阻碍生产力发展的罪魁。在儒学占统治地位的时代才是真正的知识断层的时代。正因为如此,中国农民牛耕火种几千年,生产力始终得不到发展,中国农民那种保守、抵制新技术推广的习惯势力达到了令人惊奇的程度,上世纪50~80年代在农村工作过的人都不会忘记,包括化肥的使用,杂交水稻的推广等,都是基层干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达到今天这个程度的,儒家功不可没!

  大约是上世纪末本世纪初,刮起了一股国学热,使我愈来愈感到这股热浪来得有些值得人们深思。于是就想知道什么是他们提倡的国学。

  记得是2001年7月,台湾有位教授到北京师范大学演讲。我看了网上发表的讲稿后开始有些认同,后来一想觉得有点不对劲。该教授是在台湾推广读经的专家,此前他已经推广读经七年了,在他的努力下,那时岛內已有一百多万读经的小朋友了。据他讲,2001年大陆已有三百多万小朋友在读经。他推广的读经读的什么呢?他说:“你要学诸子百家,不如学四书五经,四书五经学会了,诸子百家没有不会的。”又说:“四书五经里边以四书为标准,四书又以《论语》为开头,所以中国人要读的,第一本书就是《论语》。”我这才知道,他推广的经学即国学实际就是孔学,就是《论语》。

  2012年6月,有位中国当代著名文史学者在北师大发表《国学能否“拯救”误人不浅的中国教育》的演讲,他要求“在小学、中学、大学一、二年级都要开设国学课。”目的是什么呢?说是“进行价值教育”。 那么学什么呢?他说:“在小学开设国学课,以《论语》、《孟子》作为基本选本,慢慢再加上《六经》精选本,” “特别是在小学开设国学课,以《论语》、《孟子》作为基本选本。”还有一位大学者在接受《人物周刊》采访时提出了“儒家在今天最大的价值是重新改造现代社会” 的论调。更有一位网友呼吁将儒家思想写进宪法等等。我终于明白了,他们所倡导的经学也好,国学也罢,其实就是儒学,经典就是《论语》和《孟子》。我似乎感觉到他们是要把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占统治地位的现代社会改造成以儒学占统治地位的古代社会了。

  凭心而论,尽管本人人微言轻,但我是非常同情孔夫子的。他在早年的政治追求中,一直以克己复礼(恢复已经崩溃的周礼)为己任。他在世的时候,呕心沥血,为权贵们设计了一套统治劳力者的治国之道,而且不辞劳苦,不收任何专利费,把知识产权送上门去,而那些一心要摆脱周天子的野心家诸侯们反而不领情,他设计的治国方略白送都沒人要。他颠颠簸簸,为巩固已经没落的周天子的社会秩序而奔走呯号,有时饭都弄不到吃,饿扁了肚子。鲁迅说他象丧家之犬,虽然有点刻薄,但就当时的情形实在也找不到更恰当的比喻。弟子虽然收了三千个,但中用的只有七十二个,真正可以相信的却只有一个由。而这个由后来与人决斗被砍成了肉酱。可见孔圣人晚年是非常的凄凉。

  圣人不好当,尤其中国的圣人是最难当的。人死后本来可以入土为安,因为已经与世无争了。可是圣人不行,中国的圣人更不行。古希腊的苏格拉底,柏拉图似乎要好些。孔子死后的两千多年中一直未能安稳过,他被打倒又被抬起来捧上天的次数在全世界几千年的文明史中恐怕是前无他人后无来者的唯一,是这方面吉尼斯独领风骚的冠軍。权贵们一下子把他打倒,一下子又把他捧起来。从汉平帝到中华民国,历代统治者对孔子的封号就有大约十七八个之多。鲁迅说孔子成了权贵者们的敲门砖,我看还不如说是权贵者们在把孔子当猴耍。孔子死后之命运不济,他所创立的儒学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孔子在世时沒人买他的账,死后好长一段时间也无人问津。秦始皇更是把孔子不识时务的粉丝杀掉460个,把儒家经典也焚烧了。汉高祖刘邦对孔子也没什么好感,汉文帝景帝都瞧不起儒生,见都不见。汉武帝奈不住董仲舒的卑躬倔膝,更主要的是那时需要一种说教来统治民众,于是来了个独尊儒术。从那时起,孔子死后时而被捧起,时而被打倒的厄运就降临了。大凡要推倒前一个朝廷或前一个皇帝而要建立一个新朝廷或自己想当皇帝者,都是要打倒孔子和儒学的。因为孔圣人是不喜欢犯上作乱的乱臣贼子的。而一旦新朝廷建成或龙椅坐稳后,就又想起圣人来了,又给他加封晋爵,因为儒学是“劳心者”治理“劳力者”最好的学问。刚刚过去不远的二十世纪前期,孔夫子的运气变坏了,给孔子加封了“大成至圣文宣先师”的清王朝被辛亥革命推翻了,袁世凯想沾孔圣人的福气做皇帝梦,但梦未醒就死了。还有就是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西方传教士来到中国,开办洋学堂,他们不仅把孔圣人丟在一边,还告诉学子们我们人类生活在一个圆形的地球上,地球上除了中国,还有法兰西,英吉利,美利坚,西班牙,葡萄牙等等。使得那些只知道天下只有中国这个四方大地“天朝” 的儒生们目瞪口呆,他们不相信这是真的,因为《四书五经》上没有,想必是那些洋鬼子编造岀来骗人的。但不管怎么说,从此国学的根基开始动摇了。1906年(光绪三十一年)慈禧太后下诏书,宣布自光绪三十二年开始废除科举制,这就意味着“独尊儒术”的时代从此终结。五四运动来了个打倒孔家店,孔子处境变得凄惨。此后一直到二十世纪末,孔子倒是相安无事,尽管1935年中华民国又封孔子为“大成至圣先师”,1942年重庆国民党方面又大搞了所谓“尊孔读经”, 可延安的毛泽东对教育家匡亚明说:“他们靠孔夫子,我们靠马克思。要划清界限,旗帜鲜明”, 可见圣人的光环是远不如以前辉煌了。

  自从看了这些大教授大学者的宏论后,我郁闷了。因为他们并没有讲明怎么样用国学来“拯救” 当今误人不浅的教育,怎样用儒家学说来改造现代社会。他们的高深的学问使我们这些平头百姓一头雾水。

  用儒学来“拯救” 误人不浅的中国教育?首先遇到的就是受教育面的问题,虽然孔子有“有教无类”的教育格言,但我总觉得那是假的,是他自己招收弟子时做广告用的。他真正的为权贵者制定的教育原则便是“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这在儒学占统治地位的两千多年的中国从来也没有让普通老百姓享受教育而得到了证明。而我们现在实行九年免费义务教育,不论是谁的孩子,都有受教育的权力,也有接受教育的义务。那么该怎么办呢?是撤消义务教育法,将工人农民以及普通市民的这些劳力者即“不可使知之”者们的孩子赶岀校门还是不理圣人那一套呢?

  用儒学对孩子们进行价值教育,那么就得对他们进行“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学而优则仕”等等这些最基本的启蒙。我想,树立了这种价值观的子孙后代能否担当起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中国梦暂且不说,我真的希望那数以百万计的不论是大陆还是台湾的读经的娃娃们千万千万不要成为经济全球化、信息化时代的岀土文物。吴敬梓笔下那位五十多岁中举接到喜报后疯疯癫癫口里喊着“中了”“中了”的范进,鲁迅笔下那穿着破旧的长衫,在咸亨酒店门外对孩子们一边散茴香豆一边念叨“不多不多,多乎哉?不多也” 的孔乙已总也浮现在脑海中挥之不去。幸亏范进生在一个对儒生们特宽容的时代,五十多岁了还可以考举人,要是现在,想考公务员恐怕早没戏了。

  用儒学来改造现代社会,更是叫人棘手。孔子处在由奴隶社会向封建社会过渡的历史大变革时代,他却要人们“克己复礼”,极力维护已经没落的“周礼”,巩固和维持周朝的秩序,阻障历史车轮的前进。按照孔子的政治主张,非礼勿听,非礼勿视,非礼勿言,还谈什么改革呢!`

  中共十八大以来加大了反腐力度,不仅惩办了相当一批省部级贪官,而且惩办了周永康,徐才厚,苏荣,令计划这样的副国级高官。这与儒家“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 完全是背道而驰的。(东汉末年儒家学者、经学大师郑玄注释说:礼之所制,贵者始也,故不下庶人;刑之所加,贱者使之,故不上大夫。)怎么办?继续反腐还是听圣人的,修改法律赦免全部贪官?不得而知。

  有学者说,“没有一个否定本民族文化,割裂本民族历史的民族会在教育上有所作为!中国的历史与文化不可能建立在外来文化之基础上而求发扬。” 我就纳闷,美国是个移民国家,就无所谓的传统文化,而它的教育却实实在在作为了,而且是有很大的作为,不然的话,为什么那么多中国学子跑到美国去?四大文明古国除中国外,其他三大都中断了古代文明。古希腊文明,古罗马文明后来也都被割裂了,好象他们的教育也并不比旧时中国的要差。恰恰相反,远的不说,就中国近现代史上洪秀全、康有为,梁启超,谭嗣同等等,在民族灾难深重的境地想从传统文化中找到中国的岀路都失败了。倒是孙中山走岀国门,引来西方的共和制文化,终于推翻了几千年的封建帝制,剪掉了男人的“长辨子”,拆掉了女人的裹脚布。但还没有使中国走上独立发展之路。直到陈独秀、李大钊、毛泽东等这些人引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这一外来文化,才使中国有了今天这个局面。1949年10月1日,毛泽东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直到今天中国在国际舞台上倍受重视,都不是传统文化的功劳,而是马克思列宁主义这个外来文化挽救了我们这个古老而又灾难深重的民族,并且给她带来了新生。可以说中华民族1949年的这次新生,与孔圣人没有什么关系。如果只听孔圣人的,没有从国外请来马圣人列圣人的学问,恐怕“华人与狗不能入内” 的牌子至今还会在上海租界的门口,至少没有那么快拿走。事实胜于雄辩,二十世纪中国的历史和文化正是在马克思列宁主义这一外来文化的指引下写下了最辉煌灿烂的篇章,这是连他的敌人都不否认的。

  唯物史观认为,人类文明成果是应当共享的,一个优秀的民族必须在批判性继承、推陈出新、发扬自身传统文化优势的同时,又善于吸收和借鉴其他民族的优秀文化成果为自己所用,对我们来说,叫洋为中用,这比引进外资重要千百倍。那种排斥外来文化,拒绝吸收其它民族优秀文明成果的做法,才是真正的闭关锁国,是最愚蠢的。几千年来,正因为中国传统文化排斥外来文化,夜郎自大,尽管这种古老文化得以传统下来,既没被割裂,但也没有传播岀去,可是,中国却为此付出了一个多世纪落后被动挨打、数以千万计的生命惨遭杀害、人民流离失所的代价。更有讽刺意味的是,还是马列主义这一外来文化挽救了中国的传统文化。否则,中国的传统文化只有夜郎自大的份。

  如果连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中国***也要捡起孔子这块敲门砖来敲开自已的幸福之门的话,那可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我可以断定,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同样不能靠传统文化和儒家学说。如果丟掉马列主义这个外来文化以及这个外来文化与中华文化相结合而凝成的毛泽东思想,改用儒学为指导来实现中华民族复兴的中国梦,否定***的执政地位,搞多党执政或由其他什么组织来领导实现中华民族复兴的中国梦,其结果必将是南柯一梦。

  唯物主义者对传统文化,对任何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的态度都是客观的,辩证的,诚恳的。并不简单否定和抛弃传统文化,包括孔子和儒学。我国著名教育家匡亚明先生1942年在延安曾向毛主席请教如何评价孔子的问题时,毛主席表示:“孔子毕竟是两千多年前的人物,他的思想中有消极的东西,也有积极的东西,只能当做历史遗产,批判地加以继承和发扬。对当前革命运动来说,它是属于第二位的东西,第一位的用以指导革命运动的,是马克思主义理论。”1960年12月24日,毛泽东同古巴妇女代表团和厄瓜多尔文化代表团谈话时指岀: “对中国的文化遗产,应当充分地利用,批判地利用。中国几千年的文化,主要是封建时代的文化,但并不全是封建主义的东西,有人民的东西,有反封建的东西。要把封建主义的东西和非封建主义的东西区别开来。封建主义的东西也不全是坏的。我们要注意区别封建主义发生、发展和灭亡不同时期的东西。当封建主义还处在发生和发展的时候,它有很多东西还是不错的。反封建主义的文化也不是全部可以无批判地利用的。封建时代的民间作品,也多少都还带有封建统治阶级的影响。” “我们应当善于进行分析,应当批判地利用封建主义的文化,而不能不批判地加以利用。反封建主义的文化当然要比封建主义的好,但也要有批判、有区别地加以利用。我所了解的是这样,我们现在的方针是这样。”

  很显然,孔子作为中国古代的思想家教育家,肯定他的历史地位,正确评价他的思想和学说在历史上所起的作用,作为一种历史遗产,对他的思想批判地继承和发扬,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古为今用,这才是我们应取的态度。但这与用儒学来“拯救”误人不浅的中国教育和“重新改造现代社会”完全是两回事。有人说,人们根本没有读懂孔子就讲什么精华与糟粕。这就奇了怪了,几千年前的孔子就读懂了信息化、经济全球化的今天?而今天的人们却读不懂孔子?总不会把“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作为精华吧?难怪当时的诸侯们对孔子不稍一顾。

  存在决定意识,自从人类进入阶级社会以来,各个阶级都在按照自已的世界观改造世界,任何一个时代占统治地位的思想都始终是那个时代的统治阶级的思想。试问,在经济全球化、信息化时代,用两千多年前春秋战国时代的理论经典来改造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专政的中国现代社会,不觉是在痴人说梦吗?

  我想,我们***人应当毫不含糊表明自己的观点:他们靠孔夫子,我们靠马克思、毛泽东。要划清界限,旗帜鲜明。

  看完曲市的孔子公祭大典后,只是有一件事令我爱莫能助,因为参加公祭的领导中有女同胞,如果事前知道的话,我会劝她别去,因为孔老先生是把女子与小人并列的,小人去祭拜,孔圣人肯定不高兴,何必去惹他呢?搞不好圣人一作隙于仕途不利反为不美。

                                                     开山居士  
                                                 2015年9月30日
责任编辑:开山居士

相关阅读

首页 | 要闻 | 视频 | 图片 | 旅游 | 财经 | 教育 | 生活 | 文学 | 人物 | 档案 | 观点 | 资讯 | 便民服务 | 专栏 | 修水视频 | 热点网事

Copyright © 修水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13330016260 QQ:303998284 修水网超级群:2756263 房产家装群:117835007 邮箱:163.www@163.com

赣公网安备 36042402000001号

Power by DedeCms 赣ICP备05004636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