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视频 图片 旅游 财经 教育 生活 文学 人物 档案 观点 资讯 便民服务 专栏 修水视频

社会

旗下栏目: 社会 时政 企业 乡镇 媒体

首页 > 要闻 > 社会 >

日本侵华航弹及一批危爆物品被引爆销毁

来源:未知 作者:修水县公安局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4-08
摘要:4月3日上午8时30分,修水县公安局由治安大队牵头,组织30名民警在强安爆破工程有限公司爆破专家的指导下,对近年来缉枪治爆行动中收缴的危爆物品进行集中销毁。本次集中销毁共分6批次,分别是:1枚航弹(日军侵华遗留物),2枚旧炮弹,1枚迫击炮弹,32枚手榴弹,3枚手雷
  4月3日上午8时30分,修水县公安局由治安大队牵头,组织30名民警在强安爆破工程有限公司爆破专家的指导下,对近年来“缉枪治爆”行动中收缴的危爆物品进行集中销毁。本次集中销毁共分6批次,分别是:1枚航弹(日军侵华遗留物),2枚旧炮弹,1枚迫击炮弹,32枚手榴弹,3枚手雷,106发火雷管及560发鱼雷。



全面清场、警戒

销 毁 过 程
 
在一深度为3米的大坑中,再挖一与航弹大小相同的小坑。

将航弹埋于小坑中



接好引线后,用泥土、沙包将土坑压实、堆高

于现场直线距离500米处将航弹引爆

现场又被炸成一大坑

关于该航弹
  该航弹长约110厘米,直径约22厘米,重约50公斤,于2016年3月2日,被太阳升镇一杨姓工人在修河河道内采沙时发现

  经专家判定,此航弹为抗战时期日军的空投炸弹。修水怎么会出现航弹??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小编

  二战时期,修水是对日长沙会战的重要外围战场,当年中国军队与日军在修水展开过多次激烈战斗,其中三都(太阳升镇)又是修水抗战的主战场之一。这枚航弹就是那个时候遗留下来的。

延伸阅读一:

  我所亲历的修水三都追击战

  作者:王春杰
  1939年10月初,第一次长沙会战已近尾声。日寇在我军围追堵截的沉重打击下,占领长沙的企图彻底破产,狼奔豕突,分路向武汉、鄂南及赣北溃退。其一部约2000余人,经修水向三都、武宁逃窜。国民革命军第三十集团军第七十八军新十六师第二旅奉命追击该敌。
  当时我任二旅四团三营八连连长。我营为前卫,我连为尖兵,以急行军的速度日夜兼程,尾追敌人。因道路桥梁早被我方游击队破坏,敌人炮兵辎重难以通行,沿途遗弃炊具粮食甚多,死马不时可见。
  日寇暴残成性,沿途实行“三光”政策。其所过之处,断垣残壁,一片焦土,许多地方还余烟袅袅;来不及逃走或无力逃走的老弱伤残,均死于其屠刀之下,无一幸免。仅修水、三都道上就发现尸体30余具。在离修水七八里处一间破屋里,积有十几具尸体。其中有中国军队的重伤员,有七八十岁的老人,有几个月的小孩,全是被刺刀捅死的。在一张门板上,一个伤兵的头和四肢,被马掌钉钉成一个“大”字;在一堆柴禾上,一个中年妇女被剥得一丝不挂,下身塞着一根木棒,旁边躺着被摔死的婴儿……这些都是我们的战友和亲人呀!他们个个遍体鳞伤,血肉模糊,鲜血染红了整个地面,惨不忍睹。官兵见此惨状,无不悲愤填胸、泣不成声,誓为同胞报仇。
  日寇惨绝人寰的暴行,激发了我们杀敌雪耻的意志。一种含着血泪的心酸涌入每个人的喉咙,行军路上个个心情沉重,鸦雀无声。虽然许多人脚上打着大泡小泡,但行军速度之快为历来所少见,两个多小时赶了已被严重破坏的四十里山路。下午四时许,当接近三都时,发现四五百日兵正停留在修河南岸柑橘林中,许多人在抢着摘柑橘吃,黑压压的一大片,距我仅几百米。我判断是敌人的后卫部队,立即将连队展开,二排在右,三排在左,一排为预备队,隐蔽接敌,趁其尚未发现,我大喊一声:“兄弟们,报仇的时候到了!”即向敌突然开火,步、机枪和迫击炮弹响声震耳欲聋。

 
  敌人遭到突然袭击,哇啦哇啦,乱作一团。先是就地卧倒,盲目还击;继而以机枪炮火为掩护,用一个中队反扑。我占领的是小丘陵和墓地群,隐蔽良好;敌占领的是岸边柑(橘)林平地,正暴露在我的火力之下。尽管鬼子发动了几次冲锋,均被我火力所击退。
  敌人为掩护其三都北岸的主力退却,在其轻重机枪、迫击炮、平射炮的强大火力掩护下,以两个中队的兵力向我冲击。其一部突入我右翼墓地群,双方展开混战。我二排士兵凭借有利地形,以密集手榴弹大量杀伤敌人。鬼子最怕大刀砍头尸骨不全(我连有半数步枪没有刺刀,每班均配有两三把大刀)。四班长李正华挥刀便砍,一连砍倒两个,第三个回头便跑。李正华跳出墓地追赶,不料被敌机枪射中,连中数弹,当场牺牲。此时夜幕降临,天色渐暗,侵入墓地之敌已被击退,后继之敌亦被我火力所阻。我当即命预备队一排长罗彬率该排隐蔽绕至敌人左侧背发起反冲锋,敌人不明虚实,丢下来不及拖走的尸体全体溃退。在其北岸主力强大掩护下,狼狈涉水过河,乘夜向武宁方向退却。

 
  这场战斗持续了约两个小时。我方因地形之利,只阵亡士兵2名,负伤7名,一排长罗彬轻伤;敌方地形暴露,伤亡不下我8倍之多。我连官兵含恨猛打,为死去的同胞出了一口恶气。

  这场战斗,我能以少胜多,以劣势装备胜优势装备之敌,主要靠士气和勇敢。敌人的残暴,从反面直接教育了我们官兵。他们亲历目睹,个个心中充满了悲痛和仇恨,因而舍生忘死,爆发为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哀兵必胜,古今皆然。
 
  这场战斗,也暴露了我军的一些弱点,最主要的除武器低劣之外,就是有些指挥官因循保守。我们的前卫主力,不仅行动迟缓,思想上又为“穷寇勿追”的教条所束缚,赶到后不是立即投入战斗,而是求稳怕败,在后方占领阵地,致失歼敌之良机,至今引为遗憾。
   
延伸阅读二:

三都战斗

作者:冷贺  杨鹏远

  三都是修水县的东大门,东抵武宁县清江乡、船滩镇,东南邻庙岭乡,西连四都镇,北接武宁县东林乡。修河穿境而过,水陆交通便捷,山峦起伏,沃野连绵,盛产稻谷、玉米、柑橘等,素有“鱼米之乡”之称。
  1939年9月,抗日战争正处于相持阶段。日军在攻占武汉、南昌后,为达到其“以战养战”,快速击破我抗战主力部队,打开黔、桂、川诸省门户的目的,把长沙作为势在必得的争夺要地。1939年9月14日,第一次长沙会战爆发。日军第十一军总司令冈村宁次集中了第三、第六、第十三、第三十三、第一○一、第一○六师团及海军陆战队约12万兵力,从赣北、鄂南、湘北分六路进军长沙。
  根据敌军动态,中国第九战区长官部立即调动部队,准备应战。国民革命军第三十集团军奉令固守修水、武宁之间的阵地,并抽出精干部队策应各方面作战。三十集团军第七十八军驻武宁澧溪,担负修江中游南北岸既设阵地守备,同时对侵占武宁之敌采取攻势。湘鄂赣边区挺进军第八军防守石艮山——九宫山之线,准备同阳(新)通(山)公路各据点之敌作战。三十集团军第七十二军为集团军总预备部队,驻修水三都。
  七十二军在三都老百姓的帮助下,在三都荣家、浮桥头、三都村塘塍上车方垄等处修建了碉堡。从杨梅山到饶家,傍山挖掘了1米多宽、1.6米深、长达4000米的战壕,严阵以待。

  1939年9月下旬,日军第三十三师团自湖北通城,经南楼岭、苦竹岭侵入江西修水,再由白岭、大桥侵入平江,欲与其他日军汇合进攻长沙。由于道路桥梁早被中国军民破坏,迫使日军重炮、辎重等运输困难。在国民革命军的一路堵击、夹击下,日军伤亡惨重。10月初,日军第三十三师团一部奉令由长武公路分两路窜逃,一路逃回通城,一路向修水县城突进,企图切断赣北中国军队主要联络线,策应由奉新、武宁等地入侵修水黄沙桥、三都的日军一〇六师团一部。七十八军之新十六师驰援修水,因右侧受敌主力包围、攻击,导致10月5日修水县城失陷。
  在修水东南,日军一〇六师团萱岛旅团一部,从武宁沿修河南岸地区向三都袭进,于10月4日占领三都,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盘踞10日之久。
   
  10月9日晚,七十八军新十六师与湘鄂赣边区挺进军第八军第三师,与盘踞县城的日军激战一昼夜。10月10日凌晨,中国军队收复修水县城,日军第三十三师团残敌约2000余人,经吴都、庙岭、杨梅山逃往三都,欲与一〇六师团萱岛旅团一部汇合。
  10月11日,新十六师奉命追击从修水县城溃退到三都的日军第三十三师团残部。新十六师以急行军速度尾追逃敌,沿途发现不少被日军杀害的中国伤兵和老百姓的尸体,还有大量日军遗弃炊具、粮食、死伤战马。在三都河的汽车渡口南岸柑橘林(现属太阳升镇梁口村),新十六师先头部队发现日军后卫部队,立即利用有利地形,用机枪、迫击炮对日军发起攻击。敌人居于较为平坦的柑橘林地,暴露于中国军队的火力之下。虽然敌人多次发起冲锋,但均被中国军队火力压退。激战数小时后,敌人在该渡口北岸(现属坳头村)主力掩护下,丢下数十具尸体,狼狈涉河而退,与盘踞三都的萱岛旅团一部汇合。
  日军据守三都河北岸,凭借三都集镇,负隅顽抗。三十集团军又令新十三师增援新十六师。10月13日清晨,日军出动4架飞机,配以五六百步兵向驻守在三都集镇荣家(现属太阳升镇三都村,位于三都中学后)的中国军队猛冲。新十三师与新十六师从左右两侧包抄日军,奋勇痛击。经两日顽强拼杀,将日军击溃。10月15日,日军三十三师团与萱岛旅团残部向武宁船滩溃退。此战毙伤日军600余名,并缴获大量枪支弹药。
  1941年12月下旬,第三次长沙会战打响。日军四十师团独立混成十四旅团长中山惇4000多名日军用飞机轰炸开路,自武宁箬溪侵入修水三都梁口、杨梅渡和庙岭一带,欲摧毁国民革命军第三十集团军三都兵站,破坏国军后勤补给线,用以牵制中国军队西援,配合其湘北主力进攻长沙。
  赣北方面,国民革命军第三十集团军第七十八军新十三师夏首勋部驻守武宁,新十六师守三都,七十二军韩全朴部三十四师(原番号为新编第14师)守九宫山,新十五师守修水吴都。第三十集团军总司令部命三十四师、新十五师、湘鄂赣边区挺进军第十军(原番号为第八军)李玉堂部,对入侵三都之敌实施包围歼灭。

  为了打好这次战斗,中共江西省委前敌委员会派魏忠民、徐凌霓、朱彬、陈日东、陈言和庄绍宇等人在义宁镇岗上开会,周密策划,做好支持配合抗日驻军作战准备。
  1942年1月1日,七十二军三十四师祝顺锟部在三都梁口、杨梅山一带阻击日军。日军独立混成十四旅团一部采取飞机轰炸、炮弹轰击、步兵地面进攻的立体式战术,对国民革命军展开攻势。七十二军军长韩全朴,时任三十集团七十二军政治部主任、中共地下党员李荫枫设临时指挥所于窝棚岩(位于现太阳升镇幸福村3组)指挥战斗。参战将士抱定必死的决心与必胜的信念,与日军展开顽强战斗。三都河两岸火光冲天,炮声震耳。日军炮火甚猛,时有飞机助战。在三十四师和新十五师伤亡较大的情况下,三十集团军总司令部又急令第十军李玉堂部越过杨梅山驰援三都。经过两天两夜激战,敌渐不支。不甘失败的日寇丧心病狂,公然违反国际公约,溃退时竟然在三都洋湖村一带投放细菌毒气弹,导致后来有数百名三都老百姓中毒。最终,在友军部队的支援下,七十二军第三十四师使用美国提供的喷火器,战败日军并将其赶出三都。日寇经武宁清江、船滩两路向武宁县城狼狈溃退。在此战中,击毙日军独立步兵六十三大队一中队长白鸟彦三郎大尉,伤亡日军1000余人。这股4000多人的西犯之敌,损兵折将,无功而返,逃跑时兵力不足3000人,基本没有起到牵制湘北中国军队的作用。
  几次三都战斗所取得的重大胜利,离不开当地人民群众的大力支援。在强敌入侵时刻,民众同仇敌忾,积极行动起来,发挥战时支前的作用。他们修筑工事,送水送饭,冒着枪林弹雨运送伤员。在日军盘踞三都期间,三都人民群策群力,运用各种方式,配合中国军队打击敌人。荣家有一个叫懵子的老百姓,用大石块砸死了2个日本兵,最后被日本鬼子乱枪打死。杨梅渡猎手王洪和、张玉真自制弩箭十余把,将自制毒药涂在箭头上,把弩箭装在日军出没处,曾射死射伤日本兵数名。有的老百姓在日军必经的路上,设下陷阱,装上铁夹,铺上鲜草皮,晚上安装,天亮又拆去,用这种方法在三都银山岭一次就捕捉了3个日本兵。
  在日军第二次入侵三都期间,三都手工业者组织起来,土法制作土炸弹、发弩车、铁石头发射车和煤油箱炸弹。三都人民利用这些土制武器,在战场上杀死杀伤了不少敌人。 

  根据当时民国《中央日报》报道,三都的两次战斗共歼敌1600余名,缴获大量枪支弹药、军衣、钢盔、迫击炮和若干马匹。中国军队亦付出了近2000余名士兵的伤亡代价。这些为国捐躯的将士中,有1000人左右安葬在太阳升镇杨梅渡村古樟群一带。为了纪念这些将士,当地老百姓在杨梅渡古樟群内,建起了一座烈士陵墓,竖起一方抗日民族英雄纪念碑。

  (本文根据三都中小79岁的退休教师傅敬生、太阳升集镇70岁的傅春回、太阳升镇梁口村99岁的余云可、太阳升镇洋湖村白家坊98岁的谢邦莲、太阳升镇洋湖村4组90岁的罗时秀等人的口述整理而成。)
责任编辑:修水县公安局

最火资讯

首页 | 要闻 | 视频 | 图片 | 旅游 | 财经 | 教育 | 生活 | 文学 | 人物 | 档案 | 观点 | 资讯 | 便民服务 | 专栏 | 修水视频 | 热点网事

Copyright © 修水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13330016260 QQ:303998284 修水网超级群:2756263 房产家装群:117835007 邮箱:163.www@163.com

赣公网安备 36042402000001号

Power by DedeCms 赣ICP备05004636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