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视频 图片 旅游 财经 教育 生活 文学 人物 档案 观点 资讯 便民服务 专栏 修水视频

记实

旗下栏目: 文化艺术 书刊 小说 诗词 散文 记实 民间故事 黄庭坚传

首页 > 文学 > 记实 >

殡葬改革风波

来源:江西作家文坛 作者:丁加新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7-24
摘要:胡家屋场,从没这样热闹过。屋前、屋后人头攒动,直往百米外延伸。屋内更不用说,好像插不进针。 正堂前二个吹鼓手,把腮帮子鼓得像青蛙,可高亢的唢呐声,还是压不住一浪浪的边炮声和鼎沸的人声。 经幡前,连起的二张八仙桌上,寂静竖着胡大人的灵位。胡大人生前是很安静的一个人,他儿子也是。他自己不会想到他永远安静下来后,屋里会这样沸腾。他儿子小胡更是不顾不孝的骂名,借故躲到一里外的亲戚家了。 县里派来的公安小周、小王等几人,远远地看到这阵仗,暗自庆幸。心想,好在听取了线人的建议,车辆预先停在几公里外;也好在各自换了便衣
     胡家屋场,从没这样热闹过。屋前、屋后人头攒动,直往百米外延伸。屋内更不用说,好像插不进针。
     正堂前二个吹鼓手,把腮帮子鼓得像青蛙,可高亢的唢呐声,还是压不住一浪浪的边炮声和鼎沸的人声。
      经幡前,连起的二张八仙桌上,寂静竖着胡大人的灵位。胡大人生前是很安静的一个人,他儿子也是。他自己不会想到他永远安静下来后,屋里会这样沸腾。他儿子小胡更是不顾不孝的骂名,借故躲到一里外的亲戚家了。
       县里派来的公安小周、小王等几人,远远地看到这阵仗,暗自庆幸。心想,好在听取了线人的建议,车辆预先停在几公里外;也好在各自换了便衣,混在拥挤的人流里,没有太大的差异。要不然,肯定会遭到围攻。近段宣传动员火葬的工作人员,遭遇群众围攻的视频多次见睹网络。二周前,李村的李大爷病故后,就闹得很是火热。
       说起李大爷,大家都知道年轻时候的他,做边炮失手,有过一次严重烧伤。烧伤造成的火辣辣的痛,让他刻骨铭心了大半辈子。他的容颜、自尊、家境等等也因这次事故发生了太多改变,他对火有着无以复加的恐惧。
      可怕什么,偏偏就有什么。正当李大爷病重弥留之际,推行火葬,正如火如荼。他断断续续听到一些传言后,惊悚不已。时常做梦被大火烧醒,大喊大叫。清醒时仿佛又回到了以前那场火灾之中,满嘴胡言乱语。弄得全家诚惶诚恐,鸡犬不停。直至子孙跪下重誓,死后绝不火化后,李大爷这才安然瞌上了双眼。
      改革潮流,浩浩荡荡。乌七八糟的荒唐想法哪能由得了个人?李大爷死后火化的问题,工作组一槎接一槎,进行宽慰劝导,或给优惠政策,或是用情用理说服,走马灯似的,反反复复,但都解不了李大爷儿孙们心中的结,坚决拒绝火化。
      李大爷的儿孙们倍感压抑,悲哀、愤怒,对抗、逃避情绪起伏漫延。在这也不行、那也走不通的僵持中,在越聚越多的远亲近邻的千般主意面前,最后他们横下心,决定就把尸首长期冰冻在家里。
       得知信息的工作组人员,被逼无奈只好劝阻出租冰棺的个体户朱为好,不要出租冰棺,不要对抗潮流。朱为好横竖为难,不租吧,邻里低头不见抬头见,拈亲带故的。租吧,胳膊扭不过大腿。他想到走为上计,先避开再说。可信息时代,哪有躲得开的地方?他不仅没躲成,明里暗里,还遭到不少人的奚落,骂他没情义、软骨头。面对乡邻指责,他不得已还是把冰棺租给了李大爷家。
      真是应了古话,灾祸临头躲都躲不脱。李大爷家他们有尸首硬,他朱为好却有软处被工作组捏在手里。录音、签字都有。他太为难了,一边是欺骗组织、助长歪风、防碍公务帽子一堆;一边是正当租赁交易,人情世故不能放下。这口子上,逼他撕毁合同,收回冰棺,理已在别人手上,还会凿实骂名。这样的事断不可为。他只好顶着拖着,在狗熊和英雄中徘徊。
       县域西片,住着几十万人口。隔三叉五总有老人的事发生,只是已往生时悄悄来,死时悄悄地走。自从实行火葬后,走就成了大众的热点。就算当地有几日平静,可每天还是有崇尚土葬拒绝火葬的人,从以前殡葬改革的地区转发各种视频、评论、法律政策条款到网上。一时里,饭前茶后,走到哪里,哪里都在激烈地议论着火葬的话题。不少老人也像李大爷一样,有着各自的原因,畏惧火葬。他们知道,如果不抵制一刀切火葬,李大爷的今天就是自己的明天。他们不知道上网,却同样从众口中,主动和被动获取得到大量的关于火葬的信息,并以此东奔西跑进行传播。更有一些利益攸关人,比如地仙、和尚、道士等等,担心火葬会断了手艺和财路,凭他们业界影响力,一句话、一个鬼故事、甚或一个眼神、一个肢体语言的表达,就把那些思想模糊、缺少信仰的部分中间人,带到了抗拒火葬的一侧。他们像一股风,将本就星星点点燃起的火苗,催生成一片火海。
       朱为好在这样的气氛里过得十分忐忑,心里七上八下的,像十五个吊桶打水。他时或在大家的打气和赞誉面前,感觉自己就是唐吉诃德;时或在工作队的压力面前,猥琐到自己都不认识了自己。抵制火葬的声浪越浓,预感到自己又靠近了火山口一步。想象中爆发的那一天,终于来到了朱为好眼前。
       晌午时分,随着一阵警笛的鸣响,村长就领着一批新的工作队到了他家,与前不同的是除了村长都是陌生面孔,严阵以待站立着。
       面对来人严肃的神情,他倒吸了一口凉气,手心后背沁出了汗珠。跑是来不及了,发软的双腿也不听使唤,他只能唯唯诺诺接受问话调查。几袋烟工夫,外面人越来越多,还有胆大的在喊:“不要怕,周为好,做生意不犯法!”细听,还有不少人在附和。
      他借故上厕所,想趁人多溜走,但几名工作人贴紧跟随。他看到外面的场景,人山人海,都是为抵制火葬助威而来的。这让他呼呼地长了很多底气,仿佛自己即将要成为一名斗士。面对警车,面对手持警棍盾牌的特警,他不再感到恐慌害怕,他从聚集的人潮中有着取不完的力量。他们在为他呐喊,他听到站在对面楼顶的一伙人,还在谩骂村长不是人,是狗屁。他甚至看清那伙人里头还站着村长的父亲。
       从猥琐到想成为斗士的心理转变,朱为好再回到室内的时候,顷刻间像换了个人。他把他先前委屈认可的一些话,重新推翻,嗓门也提高了几度。他要让每个角落探寻他消息的人,都知道他的勇敢无畏。甚至,在工作人员感觉他出尔反尔提出批评教育时,他有意大声吼叫、举止狂躁,以此宣泄委屈,吸引关注,吸引支持。
      确实不假。此时此刻,外面聚集的人潮都把他朱为好当成了焦点中的焦点。里头的一点风吹草动,都会引来外面一次次的骚动。人越聚越多,胆大的试图冲击警盾防线;感情冲动的,有人开始投掷果品杂物,引起阵阵喧哗和嘲讽和笑骂。工作组长预感事态严重,悄悄传令工作人员必须恪守“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的纪律,立即带走朱为好。
      外面的一切,朱为好虽然不能看到,但他完全能感觉得到。当工作队员提出带走他时,他愤怒得像只雄狮,无奈工作队员强制给他带上了手烤,他还在咆哮:“打人啦!抓人啦!”渴望千军万马为他解救。
      众人看到朱为好被制住,仗着人多势众,一阵剧烈骚动,警察借着盾牌一阵抵档,总算稳住了阵脚,可身上脸上没少拈鸡蛋、果皮、菜叶;没带头盔的,个别头上还挂了轻彩。随后,工作组迅速果断撤离了现场,朱为好从亢奋到萎靡,当即被带走。
      胡家屋里公安局小周、小王等几人借着夜色,继续穿插在人群里。他们很清楚今天的工作,完全只是地下工作。来时,领导也有过交待,工作要讲究策略,不能硬碰硬;领导还说过,上头通过几件事和媒体的关注介入,对殡葬改革一刀切火葬,已经感觉到各方面的时机还不很成熟。比如公墓群没几处建好;比如个别地方政策执行过左,把早年建好了生茔下葬的,强制重启火化,激起了不少民愤等等。只是鉴于公文的公信力,不便过多说明。实质上殡葬改革已在降温,开始转向成一种外紧内松的观望状态。作为入职多年的他们来说,会深谙领导意图。他们一路暗暗地了解到不少情况。从历史到现在,从殡葬事件的表面现象到人心。远至李闯王兵败活动在胡家一带,近到红白争斗,影响着方圆民风的慓悍;这里山岭面积广阔,尊老重葬风俗浓郁,骂人“挖了侬家祖坟吧!”算是最狠的话;自这家的丧事也不难看出这块土地上人的团结和抵制火葬的众志成城。

      他们知道,老实巴交的胡大爷和离异后都没能续上老婆的小胡,哪有能力誉得了这么爆棚的尊重和人气呀?!一切都是斗争的推动。众人只是借了胡大爷大众可以做主的机会,向一刀切的火葬政策挑战,借助大家的力量说不,来为自己将来逃避火葬找一个充实的借口。他们不仅自己出人出钱出物,还向外界宣示,来助威的人,有吃有住还能领到薄薄的日工资。支撑成百上千人的开销,这人力物力财力得有多大的决心!然而,这一切竟然响应是那样强烈,十里八乡的人像淮海战役支前一样涌跃。
      小周、小王他们看到这些,渐渐有了挖掘丧事活动组织者的念头。尽管他们也很理解、同情,甚至支持老百姓的一些想法做法。然而作为公职人员,他们也深刻了解到另一方面的危害。
       告别温饱后,不少老人家心想念念的是自己一辈子苦过了,一定得做一座千年屋,永久享受。虽然年轻人许多在政界大人物影响下,对火化乐意接受,但凡有点孝心的,谁又会有悖老人不多的愿望呢?因此,千年屋是越做越多,越做越气派豪华,动辄占用土地几十几百平米,用材都是大石条,周边钢筋混凝土作围栏,耗资巨大且不说,不采取措施让这种厚葬的攀比继续下去,不但劳命伤财,影响地方发展,而且恐怕几十年后,到处只有恐慌的坟墓了。
      有些事同情归同情,但公职人员自有公职人员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小周小心慬慎地打开针孔摄像头,小王沉着地掩护着小周。两人暗暗黙契配合,实录一些情况。通过有目的选择抓拍,一是可方便领导了解一线真实情况,接收到各种各样民声民意;二是可找出一些今后重点工作对象,有的放矢,提高工作效率。
      胡大人道场还在继续,虽然临近晚上十点,依然灯火如昼,人们依然像节日一样狂欢。与乡镇政府院子被火葬风波闹得人去楼空相比,形成十分诧眼的反差。
      胡家地场一角,一伙人一边喝着啤酒,一边海侃。说他们如何去质问乡里一个领导,还把他一句不太得体的话传到了网上,激起了网民的共愤。有人还抖出在乡里示威“XX不得人心,滚出乡镇!”的横幅在表功,那得意劲,像取得战争大捷的将军。
      拍到一些资料的小周和小王,没再看下去,正撤离一会,去填填辘辘的饥肠。行走在路上,突然,有人从背后喊:“拦住他俩!”小王回过头,就见一人手脚麻利地抓住了小周的装着针孔摄相的挎包。小王明白可能有人知道他们拍摄的事了,便顾不及前后黑压压的人,说时迟,那时快,一个箭步冲过去,反剪着那人的另一只手,只听“哎哟”一声,那人撒开了抢包的手。俩人就迅即跌跌撞撞往人稀的地儿跑。眼看着战友跑远,消失在人流里,小王这才缓过气回头看看处境,不看不要紧,一看着实又是吃了一惊,后面追赶来的,听到呼叫醒过神来挡道的,都近在咫尺。他一个闪身飞快擦过人墙缝隙,也就同时,小腿被人绊了一下,重重摔倒在地,人墙随之压下。拳足雨点般落到了他身上……
     当他再清醒时,人被弄到了医院,鲜血顺着脸颊还在滴哒,染透了上衣。一旁的熟人痛心骂他愚蠢,这样的场合还管工作,打死了都不知道是谁干的。
      县里办公楼零晨一点灯火通明,得悉因为殡葬又一起沉重事件后,领导再次召开了紧急会议,决定对部分乡镇过左的行为进行纠正,对老百姓一时不能接受所产生的过激行为,表示理解、宽谅,不予追究。
      一场沸沸扬扬持续一个多月的风波,在决策者的胸怀气度里,很快平息,风平浪静。

(虚构故事,请勿对号入座)

作者简介:
       丁加新,江西修水人,九江市作协会员,中诗网注册会员,山谷诗社社员,美篇诗作千余篇。
责任编辑:丁加新

上一篇:上学记(徐春林)

下一篇:蒋家源记

相关阅读

首页 | 要闻 | 视频 | 图片 | 旅游 | 财经 | 教育 | 生活 | 文学 | 人物 | 档案 | 观点 | 资讯 | 便民服务 | 专栏 | 修水视频 | 热点网事

Copyright © 修水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13330016260 QQ:303998284 修水网超级群:2756263 房产家装群:117835007 邮箱:163.www@163.com

赣公网安备 36042402000001号

Power by DedeCms 赣ICP备05004636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