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视频 图片 旅游 财经 教育 生活 文学 人物 档案 观点 资讯 便民服务 专栏 修水视频

散文

旗下栏目: 文化艺术 书刊 小说 诗词 散文 记实 民间故事 黄庭坚传

首页 > 文学 > 散文 >

公子还在南方

来源:古城旧梦 作者:胡凌云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7-02
摘要:不要轻易去爱,更不要轻易去恨。让自己活得轻松些,让青春多留下些潇洒的印痕。你是快乐的,因为你很单纯,你是迷人的,因为你有一颗宽容的心,让友情成为草原上的牧歌,让敌意有如过眼烟云,伸出彼此的手,握紧令人歆羡的韶华与纯真。《妙龄时光》汪国真 那是1996年的孟夏。当时我并不知道,那会是我们的最后一次见面。 我和他是同班同学,如果他不给我写信,他不巴巴的每天盯着我,我是不会认识他的,也不会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就是有如此夸张,因为那个时候的我很傲慢。 就在小升初考试完后年级开学不久。有一天晚自习,停了雨没有星星和月
      不要轻易去爱,更不要轻易去恨。让自己活得轻松些,让青春多留下些潇洒的印痕。你是快乐的,因为你很单纯,你是迷人的,因为你有一颗宽容的心,让友情成为草原上的牧歌,让敌意有如过眼烟云,伸出彼此的手,握紧令人歆羡的韶华与纯真。——《妙龄时光》汪国真
        那是1996年的孟夏。当时我并不知道,那会是我们的最后一次见面。

        我和他是同班同学,如果他不给我写信,他不巴巴的每天盯着我,我是不会认识他的,也不会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就是有如此夸张,因为那个时候的我很傲慢。

        就在小升初考试完后年级开学不久。有一天晚自习,停了雨没有星星和月亮,他像幽灵一样从黑夜里伸手给了我一封多年后才知道是情书的信件,请允许我叫它作“情书”吧,那会让我这一生都为此份青春记忆激动不己。

       从这以后,我那骄傲的人生里又多了一份不为人知的高冷。我有刺虽不是玫瑰,也扎人。

       情书的意思我明白,我急急的烧掉了它。但后来我生生的后悔了,我不该烧了它的,那是洋溢着我整场青春电影的一号封面。从此后我日日活在他的情书里。

        记得第二封我没有烧掉,不曾想却被妹妹发现给了母亲。母亲去学校找了教导主任,班主任批评他给了警告处分。班主任生得一张让人不惧怕的脸,浑身散着友谊的光彩。不过当时我就一直纳闷,难道不用调查就给他处分吗?  

        第二封我就没有烧了它,第三封、第四封一直被我秘密保留起来。后来学着电视剧一样,我天真的把所有的情书全部用塑料袋包严实,然后用胶带缠了一层又一层。

       在月黑风高的一个夜里,跑到几百米的一个后山山坡下,找到一棵长得比较弯的树,在它的脚底下挖了一个洞,从此后,我的那些情书们安全了。多年后的一天,我去看那棵弯树,它居然还在那里实地守护着“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的誓言。

       那时每天上学都是一件开心的事,因为可以见到他。最怕周末还有节假日的来临,寒暑假那是最令我伤心的日子,觉得时间过于漫长,那种纠结的不安,会让我心神不定。

       但我总是发誓要努力学习,跟他能并肩站于全校只有升国旗才能站的领奖台上。那是青春期的快乐和学习的荣誉,那时就想,人生所有的美好莫过如此。

        他的字很漂亮,他总会在每一场大大小小的考试中第一个交卷,他从来都没有给我抄过答案。有一次我坐在第一排考试,正咬着笔头难过着这政治卷子怎么这么难,我为什么写不出答案出来,可是他却潇洒的交了卷。

        那个时候我会问自己,他不是喜欢我吗,他不是总写信给我吗,为什么却可以如此置我于不顾?直到后来的后来才明白,他或许是想让我看到他很英雄,这份英雄情怀不是吹擂的,那是在每次宣布成绩和全校几千人领取奖状和奖品时所发出的掷地之声。

       他爱看武侠小说,我也爱看武侠小说,班里有个女生也爱看武侠小说,她叫杨燕其,她的出现包括她给他的情书被大家公开着嘻闹着:“雄哥哥,如果你爱上的是我,我会给你我的江湖……”我们也并未因此生出丝毫芥蒂,倒更坚定了彼此在空气中传出的那份只有我俩才懂的声音。

       他写了很多信,他承诺这一生只给我写信,现在想来,那是多么动人的海誓山盟。

       我叮咛你的,你说不会遗忘。你告诉我的,我也全部珍藏。——《思念》汪国真

        每次打开课桌后都会有一封彩色的带有不同画面的信纸被折成很整齐的映在我眼帘中,有时候是夹在课本里。

        早上如果是英语自习的话,那封信必定是在英语课本中的第几几页;如果是语文课的话,那封信必定是在语文课本中的第几几页,以此类推。枯燥的课本都跃然现着令人脸红心跳的字字珠肌。

       风不能使我惆怅,雨不能使我忧伤。风和雨都不能使我的心变得不晴朗。——《风不能,雨也不能》汪国真

        可在那时的我们,一切都是风轻云淡般的发生着,前行着;激动着,忘记着。我们从没有过交集,甚至都没有正视过。

        我回过他的信,但很少很少。但我收到他的信,却有很多,每一封信仿佛都是满满的一屋子雏菊。给我春天,给我张望,给我满含希望的一个又一个未知的明天,这份时光就是有如此令人着魔。

       快乐的时间都是不知觉的消逝得更快,好比回家的路一样,总比去时减半。

       那天是离校日,大家都陆续的搬离着各自的课本书籍以及住校的生活用品。后来搬得差不多了吧,基本上看不到多少人了,我才缓缓的走进校门,我是不需要搬什么的,我不住校,学校旁500米不到就是我家。

        那日细雨蒙蒙的,给谁添离愁呢,不正是给我吗。

        我去往二楼教室,教室里空空的,夹杂着没有修好的玻璃窗打进来的风,吹得我头疼。我走到我的课桌前,打开课桌盖没有发现掉落的信件;我去到他的课桌前,抽屉锁着,桌面上也没有留下只言片语。

        我没有失落,只是有点难过。关好门窗,走下楼梯下坡时,我感觉有一束光径直朝我照过来,我不禁抬眼望了望,是他?那不是光,那是他无言的言语。我抑制着狂躁不安的心停止脚步,怔怔的站在雨里。不用回头,我就知道,他就那么一直站在二楼走廊处望着我。

       “这个暑假有两个月呢,两个月都不能见着你了。”

       “我家在龙山顶上,那里有早起的晨雾,有需要温暖棉被的夏夜,星星也很多很高,可以眨巴出很多故事出来……只是这分离的想念让我看不到它们的美妙。”

         “那我回去了……”

         “我看着你走……”

         “开学见……”

         “开学见……”

        我相信这不用言语的对话只是他那一眼望向我我便知,那就是他与我才有的空山新语。

        也是在后来,每当我记起这一幕,总会同时交集出《廊桥遗梦》男女主人公同在雨里,女主人公怔怔的望着男主人公:他不是来带我走的,他是来跟我告别的……多年后方知晓,那是我们的最后一次见面,连个分别的牵手都没有。

        那时候的我们都很倔强,他是,我也是。可留在彼此心里的遗憾也都生着根,我想他是我也是。

       但是我错了,那年九月开学,他消失了。当时间与生活让我必须接受现实转而面对后,我搬到了教室最后一排靠窗口的位置,我慢慢放下本就没有过交集的那份记忆。只是它存在过,就真的抹不去。

       那天天气很好,教室里很热闹,窗外是九月的蓝,我想起很多很多关于悲伤的歌曲,还有汪国真的诗,除了它们,我怕我是挺不过去的,想着想着,我哽咽着,眼泪它可以想来就来,挡也挡不住。

       曾经有过那么多的惆怅,想起往往令人断肠,我不知道我的追求在何方,问风雨问大地,却没有半点回想。——《挡不住的青春》汪国真

        就在那么美丽的日子下我黑白颠倒的晃荡着。

        两个月后,我收到了我人生第一封贴有邮票的信件,是他!他的字是那么温暖,那么熟悉,那么漂亮。整个信里谈的就是他如何要离去,没有丁点思念,是我读不到他的丁点思念。

       我不禁骂自己:你也不许哭。远远的,看到闪电,听到雷滚,隐隐传来,天色转眼昏暗,乌云密集着我头上的天空,一场大雨就要倾盆而至。

他告诉我他为什么突然离去,他父母要让他上重点,他父母要去县城做生意,他无法拒绝,他去后的生活,一切一切……

        我没有回信。因为我没有邮票,也没有地址。

        县城很近,那时候没有现在的公路,要五六个小时的班车颠簸,但我从来没有想过去找他。因为我们是学生无能无力,见面了也只是徒增伤感,并不能为此决定人生方向。

        后来他一直来着信,很频繁的告诉我他的近况,但是信里同样没有念念不忘与伤怀:他的新学校是如何,新班级里的同学都是哪五湖哪四海,他很自卑,他需要努力,等一切一切……

        后来,他的信越来越少。

        后来,我基本上等不到他的信了。

       最后一封信是在高一开学际,他告诉我他如父母的愿上了县一中重点班,他似乎长大了,他告诉我县里的女生跟你们好生不一样,他们都有手机。而我家连座机电话都没有。

       后来,我们失去了联系。从此我们的距离好像不止五六个小时的颠簸路程了。

        后来,我们见过。在不是我们故乡的都市里,那里流光溢彩,灯红酒绿。

        我目堵了他一切与之靠拢的光鲜人物与事物,他没有变,是我一直还在从前。

       我们可以欺瞒别人,却无法欺瞒自己,当我们走向枝繁叶茂的五月,青春就不再是一个谜。——《跨越自己》汪国真

【古城旧梦】出品
微信号:gcjm888888                    

   胡凌云:女,八零后,江西修水人。爱好文学,毕业于江西经济管理干部学院,供职于某乡镇。
责任编辑:胡凌云

相关阅读

最火资讯

首页 | 要闻 | 视频 | 图片 | 旅游 | 财经 | 教育 | 生活 | 文学 | 人物 | 档案 | 观点 | 资讯 | 便民服务 | 专栏 | 修水视频 | 热点网事

Copyright © 修水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13330016260 QQ:303998284 修水网超级群:2756263 房产家装群:117835007 邮箱:163.www@163.com

赣公网安备 36042402000001号

Power by DedeCms 赣ICP备05004636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