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视频 图片 旅游 财经 教育 生活 文学 人物 档案 观点 资讯 便民服务 专栏 修水视频

散文

旗下栏目: 文化艺术 书刊 小说 诗词 散文 记实 民间故事 黄庭坚传

首页 > 文学 > 散文 >

夜来随手梦同游

来源:古城旧梦 作者:曹丁山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9-05
摘要:2019年8月28日未时,同学丁瑞鹏因患脑癌医治无效病世,年仅39岁。噩耗传来,大家都深感震惊。鉴于他的病情,尽管我们都早有心理准备,但如此英年早逝仍是难以接受,万分悲痛! 他患脑瘤已有一年多,做过两次开颅手术,这次复发已是第三次了。曾经英俊潇洒的他,经历病痛的折磨后,左眼已完全失明;左手无知觉,半身不灵便。脑袋术后变形严重,语言障碍,沟通不畅、吐词不清了,让人多看一眼都会感到心痛。 昔日爱好踢球、跑步的他,生活已完全不能自理,要靠年迈的父母和亲人搀扶照顾。可以想象得到他内心该有多么的痛苦和无奈! 人到中
     2019年8月28日未时,同学丁瑞鹏因患脑癌医治无效病世,年仅39岁。噩耗传来,大家都深感震惊。鉴于他的病情,尽管我们都早有心理准备,但如此英年早逝仍是难以接受,万分悲痛!
        他患脑瘤已有一年多,做过两次开颅手术,这次复发已是第三次了。曾经英俊潇洒的他,经历病痛的折磨后,左眼已完全失明;左手无知觉,半身不灵便。脑袋术后变形严重,语言障碍,沟通不畅、吐词不清了,让人多看一眼都会感到心痛。

       昔日爱好踢球、跑步的他,生活已完全不能自理,要靠年迈的父母和亲人搀扶照顾。可以想象得到他内心该有多么的痛苦和无奈!

      “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病不起啊,大家都要多保重身体;人生无常,死亡和明天不知道哪一个先来…………”对他的英年早逝,同学们都感慨万分。

       是啊!大灾大难未来之时,大多数人是不知道珍惜自己已有的健康、亲人或幸福生活的。只有当一旦失去了,才明白自己原来是多么的幸福啊!但时光不会倒流,青春不会再来,后悔药全世界都买不到。

       早两年,丁瑞鹏是在深圳工作时查出患的病。当时珠三角地区的热心同学和朋友为他跑前跑后,想方设法找关系,帮他联系最好的医院,让其接受最好的治疗,都想尽量挽救他的生命。

       手术期间,陆续有大批的同学到医院看望陪护他。在老家养病康复期间,几乎所有的同学都前去看望,鼓励他坚定信念,康复治疗。只是病情太重,无法挽留。

       他去世后,几乎所有在老家和县城的同学,都第一时间赶到,组织守灵,送他最后一程。他昔日那些球友或是朋友也都不畏舟车劳顿,千里迢迢赶来送他最后一程。情之切切,无不让人深受感动。
       
        他病重期间,我去看望过两次。第一次是与初中同学一起去的;另一次是今年正月初七,我单独去的。那时他尽管做第二次开颅手术没多久,但我一进门就认出了我,叫我的名字,拉着我的手坐下,泪水在眼里打转,说了许多感概和顿悟的话。表达了对父母的愧疚;对婚姻不幸的反思;对年幼儿子未来成长的担忧。

        尤其是对自己过去不够爱惜身体、生活不太节制,感到深深的自责,感到辜负了父母,感谢同学们的深情厚谊,也希望我们同学以后都能多保重身体。

        临走时,他颤颤巍巍的站起来坚持送我到门口。我同他来了一个深深的拥抱,相互在背上轻轻的拍打着,安慰他会好起来的。他说我给了他信念,到时好了到深圳找我打球。可见他那时对恢复健康还是抱有希望的。

        是啊,若不是万不得已,谁会忍心放弃自己的生命呢?临别时,我一步三回头地挥手叮嘱他进屋。他靠着大门框,挥手看着我上车慢慢离开……

        我从后视镜里看到他一只手僵硬的直垂着,若有所思的低了一下头;另一只手缓慢的抬起擦着眼睛,迟缓地转身进屋,背影佝偻得像一位老者,是那么的让我不忍直视!我再也控制不住我的双眼……没想到那是我们最后一面,也成了永别!

        我同他同学六年,从初中到高中,如今阴阳两隔,历历往事涌上心头,我不禁泪潸人泪下。

       我认识他是在小学五年级。我们是同一个镇的,但不在一个村。有一年我们被选拔参加区里的数学竞赛(相当于现在的奥数竞赛)认识的。

       那时他才11岁多,个子很小,但胆子挺大。可我们胆子都很小,一个个怯生生的,就感觉他有点与众不同,所以我对他的印象特别深。记得他话也特多,还很有见解,同带队老师说这说那的,一点都不像个农村孩子,没有一点山古佬进城的拘谨感。吃起包子来我们吃三四个,他一口气吃了11个,还拍着个肚子到处张扬。

帅气的丁瑞鹏。    

        他吃包子第一,考了第一。成绩现在说出来都会吓大家一跳:他竟然考了“35”分。全区八个乡镇200多数学尖子生参加竞赛,他名列第一,且遥遥领先。大多数学生只考了几分或十几分,还有几个考零蛋的。没有对比就没有参照物,也就分不出优劣。像我这种规规矩矩所谓的好学生也就考了个10来分,可见他的35分是何等的高了。

       快30年前的奥数竞赛,作为一个乡下孩子能参加就是家里祖宗保佑显灵了。那些题目是拐了弯出的,没有一点灵性是做不出几道的。可千万别拿现在的小孩来比,我们那时是谁也没有培训过,平时做的都是一些直来直往的不带拐弯的题。突然给你来几道拐了几个弯的题,大多数学生的思维是拐不过来的,出现母猪撞到树上也就不奇怪了,由此可见他的脑子是特别有灵性的。

       上天给了他一个聪明的大脑,却没有给他配一颗安分平实的心。凭他的聪明才智,哪怕是使出个八成的努力,他的成绩都应该是数一数二的。中学阶段,他专心不了,比较贪玩,除了学校搞数学竞赛能夺个魁,但他平时整体成绩只有一般。毕竟英语,语文,政治那些基本的知识是要靠死记硬背的,不花点时间是不可能考高分的。

       还好,初三最后一个学期可能是有来自家里和学校的压力,他认真努力了不少,挤进了重点班,最终顺利考上了高中。

       到了高中也见他努力过,但大多情况是凭脑袋聪明吃饭。数理化还可以,英语用他自己开玩笑的话说叫“一船”的。第一年高考没考上,到县城补习了一年,才考上大学。

        在校期间,他兴趣爱好广泛,尤其喜欢打乒乓球。他性格也开朗活跃,经常走班串室的,几乎跟谁都熟络。我俩是一个乡镇的,高中时经常同道回家,接触也比较多,关系还是算铁的。

        高中毕业以后,那时通讯不发达,大家都还没有手机,我就同他失去了联系,大概有几年吧。第一次见到他,是在一个朋友乔迁新居的喜宴上。当时他手拿一个钱包和一部宽屏手机,戴副墨镜,穿一件齐膝的灰色风衣,脚上尖嘴黑皮鞋油光锃亮。头发背梳着,身材比在学校时高大威武不少,颇似个社会大哥。
       
        他从后面走过来抱住我,同我握手,叫“山哥好!好久不见了!”我一下还没反应过来——原来是他。他个子比我高,强健威武,且一身时尚穿戴,爽朗地笑着,蛮亲切的。当时我着一个便装,穿一双母亲做的乡下老布鞋,他往我面前一站,让我这个昔日在学校好歹也算是大哥级的“人物”,真还有点不自信了。

        经了解,原来他已在京东上班,在深圳电商界混得风生水起,人称“电商之鹰”。据说他一个月的业绩都能做到200多万。这个成绩在10多年前,那可是个不小的成就!

        他还到处去讲课,传授成功经验,红极一时!那时他喜欢踢足球,在球队司职守门员,听说相当出色。象棋也下得不赖,还上过电视台,我想这些都跟他的脑子好使是有点关系的。是金子总会发光嘛!

        那时候他事业顺风顺水,可谓是意气风发,精神得很,喝酒都不醉的。有一次同他喝酒,他竟夸下海口:他要代表三班喝倒我们一班所有的同学。

        当大多同学还开着国产或丰田、大众车时,他已开上了奥迪,后来又换成了保时捷。

        那段时间他事业不错,赚钱快,人也大方又讲义气,球友和各种朋友都很多。后来他娶了老婆,才子配佳人,小日子过得不错,还生了个儿子。可能大概是天生就爱自由洒脱,受不了管束吧?感情没维持多久就散了。没了家庭的牵绊,喝酒打牌,泡吧熬夜样样都染上了点。

        听说后来也处过两个女朋友,只是缘分未到没修成正果,直到发病至去世,身边都没有一个贴身的女人。婚姻的不圆满,让人为他感到唏嘘和遗憾!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就在他的事业如日中天之时,不料一场大病就这样向他劈头盖脸的袭来,老天根本就没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一检查就是恶性脑瘤晚期,可谓是晴天霹雳!从此不能工作,接着就是反复的检查、手术、化疗,处境一下从天上掉到地下。

        这次复发已是第三次了。他心里清楚就是再手术也是回天无力,大限已定,阎王已经点了他的到了。他不想拖累父母、亲人和朋友,主动放弃了——不接受任何抢救治疗。从复发病到离世仅仅十多天。最后不吃也不能喝了,他忍受着巨大的痛苦,那样静静的躺着,等待着另一扇门的开启……

        他知道他要先父母而去了,叮嘱亲人帮他穿好白色孝衣。他也只能这样表达一下对父母的孝敬了!就这样眼含着泪水,心有万般的不甘、不舍和牵挂在昏迷中远去……远去了……

        鹏兄,你逝世那天,就有许多同学提议我为你写点纪念性的文字,要为大家留个念想。可每次提笔又放下,回想起你过去那鲜活的点点滴滴,而如今却是难以接受的不幸结局,总是让我泪语凝噎,提笔又止。   

      “夜来随手梦同游,晨起盈巾泪莫收”。兄弟,此时此刻,我想起了大诗人白居易的《梦微之》来。我也不是什么大作家,写不出惊天动地的人生。你我的情缘,在泪目中我也只能平平淡淡叙述这么多了,你一路走好!

       我把这份稿件烧给你,如果哪里有遗漏或叙述评价不周,你就改改修修吧,咱俩阴阳两隔也不能对面对面交流了,你有灵就托个梦给我。

【古城旧梦】出品
微信号:gcjm888888                    

  曹丁山:男,自由撰稿者人。籍贯江西省修水县,长居广东,现经营一家线业公司。漂泊异乡,酸甜苦涩,冷暖自知,空闲时写随笔,回味一下自己走过的路。也写诗、散文、杂文,微小说,对一些社会现实叨叨呐喊几声,以表其是一个活体的存在。已在《人民杂志》、《慈怀读书会》、《种园》、《修水报》、《古城旧梦》等平台、刊物上发表过作品。许多文章情真意切,直达灵魂深处,被大量转发传播。 
责任编辑:曹丁山

相关阅读

首页 | 要闻 | 视频 | 图片 | 旅游 | 财经 | 教育 | 生活 | 文学 | 人物 | 档案 | 观点 | 资讯 | 便民服务 | 专栏 | 修水视频 | 热点网事

Copyright © 修水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13330016260 QQ:303998284 修水网超级群:2756263 房产家装群:117835007 邮箱:163.www@163.com

赣公网安备 36042402000001号

Power by DedeCms 赣ICP备05004636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