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视频 图片 旅游 财经 教育 生活 文学 人物 档案 观点 资讯 便民服务 专栏 修水视频

散文

旗下栏目: 文化艺术 书刊 小说 诗词 散文 记实 民间故事 黄庭坚传

首页 > 文学 > 散文 >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记者

来源:古城旧梦 作者:朱修林 人气: 发布时间:2020-08-17
摘要: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说的是军营生活。意思就是营房是固定的,而兵就像流水一样,来来往往。后来引申为人生缘聚缘散,分分合合,是寻常事。 我是当兵出身,在部队的大熔炉里整整呆了四年。 记得离开部队头一天晚上,我们喝了很多酒,说了很多伤感的话。最后连长依依不舍地说:走吧,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从此,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 如今,当记者20年了,常有优秀的记者从身边离去,到更宽阔的舞台上发展。一次次的别离,一次次的伤感。那场面,风萧萧兮易水寒。 从此,在我内心深处,便有了铁打的营盘流水的记者。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说的是军营生活。意思就是营房是固定的,而兵就像流水一样,来来往往。后来引申为人生缘聚缘散,分分合合,是寻常事。
         我是当兵出身,在部队的大熔炉里整整呆了四年。

        记得离开部队头一天晚上,我们喝了很多酒,说了很多伤感的话。最后连长依依不舍地说:“走吧,‘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从此,“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

         如今,当记者20年了,常有优秀的记者从身边离去,到更宽阔的舞台上发展。一次次的别离,一次次的伤感。那场面,风萧萧兮易水寒。

        从此,在我内心深处,便有了“铁打的营盘流水的记者”。

       昨天晚上,在我们记者部,又有一名记者正式辞别,荣调九江市。我们在一起喝酒聊天,诉说逝去的光阴。

       犹记三年前的九月,万载籍记者丁斌祥调回家乡,那是一个金秋送爽的季节。我为他写了一篇“回忆是思念的愁”的文章。

        今天这名记者叫骆惠博,湖口县人。一名九零后的小伙子。

        2018年9月10日,骆惠博到记者部报到。高高的个子,帅气的脸庞,说起话来一副真诚的样子。
       他介绍说,自己大连外国语学院毕业后,学的是俄语。毕业后在吉尔吉斯坦一家中企工作两年多时间。因思乡心切,加之又是家中独子,2018年回家参加事业单位招聘,来到修水报社记者部工作。

        骆惠博很诚实,诚实得几乎“木讷”。有时我就纳闷,他内向的性格怎么在吉尔吉斯坦生活了两年多时间?但在以后的时光里发现,这并不妨碍他在新闻路上的勤勉攀登。

        当记者不久,单位进行一场演讲比赛,大家围绕着各自工作谈打算。台上的他,语言流畅,潇洒自如,除了记者业务知识匮乏外,感觉其他方面都很不错。

        我知道,这需要时间来历练。我前后安排了两名记者当他的师傅,这在记者部一般不多见的,为的是让他尽快成长。因为记者部男记者确实是太少了,真的希望他在日后能够担重担。

       偶尔我也带着他去采访,也常常在后台看看他的稿件,感觉他悟性很高,进步很快。这才知道,他是一个内秀于心,藏拙其外的男孩。

        2018年9月24日中秋节,是他到修水工作后过的第一个节日。我和妻子商量,叫他到我们家里来过中秋节。这个时候,他的内心是最孤独的。

       我家住在城北,中午快开饭了,他还没有到。妻子说,发个定位给他吧,他来修水还不到半个月。

        不一会儿,他拎着一瓶白酒,还有些吃的东西来了。进门就说:“我到超市买点吃的,空手上门不好意思。”

       从一名实习记者到正式记者,再到开始担担子,骆惠博用了不长的时间。从他的新闻作品来看,他对自己要求比较高,是一个比较追究完美的人。

        有一次,我问他,对记者这么职业有何感受?他说:“主任,你要求很高,感觉挺累、挺辛苦的,但很锻炼人。”

        就在他逐步能挑重担的时候,他又被抽调去挂点帮扶村帮扶。这期间,有好几次因为人手不够,迫不得已我叫他出来采访,他从不推迟。

        前不久,他打电话给我,说自己马上调到九江市柴桑区电视台工作。听后我很是吃惊,虽然这期间我偶然听闻他要调走,但没有想到这么快。

        8月11日中午,我叫记者部的人一起吃个饭,算是给他送行。10多个人一起,气氛很热烈。期间他提出要和我喝啤酒,我短暂地停留了一下后爽快地答应。

        因为几乎全部都是女记者,真正喝酒的就是我们两人。服务员说,店内搞活动,喝啤酒不要钱。呵呵,我们两人都喝了好几瓶啤酒。

        快结束时,我说:“骆惠博呀,这就要走了,我都好几年没有喝啤酒了,医生说,我尿酸高,不能喝,但今天破例了。”

        听完我话后,他突然站起来,又倒了满满的一杯啤酒,说:“主任,不知道呀,真的谢谢你!”

        今天上午,骆惠博就要离开他工作生活近两年的修水了。昨天晚上,他父亲专门开车来接他,高兴之余喝了点白酒,不胜酒力的他呕吐了五次。

       突然想说,骆惠博呀,感觉你唯一的遗憾,就是修水的女孩子很漂亮、很温柔、很善良,咋就不牵手一个,走向新的生活呢?

       不过不要紧,你人生路很长。不强求不可得,不执着已失去,淡定悠然,随遇而安。

        只愿修水的这段历程,能装饰你所有的梦境;只愿往后余生,你每一个过往,都能点亮每一个愿望,在人生寥廓的剧场里,尽情飞舞。

【古城旧梦】出品
微信号:gcjm888888                    

责任编辑:朱修林

上一篇:春风渡

下一篇:清 秋

相关阅读

首页 | 要闻 | 视频 | 图片 | 旅游 | 财经 | 教育 | 生活 | 文学 | 人物 | 档案 | 观点 | 资讯 | 便民服务 | 专栏 | 修水视频 | 热点网事

Copyright © 修水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13330016260 QQ:303998284 修水网超级群:2756263 房产家装群:117835007 邮箱:163.www@163.com

赣公网安备 36042402000001号

Power by DedeCms 赣ICP备05004636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