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山谷风 视频 图片 旅游 财经 教育 生活 文学 人物 档案 观点 资讯 便民服务 专栏 修水视频

散文

旗下栏目: 文化艺术 书刊 小说 诗词 散文 记实 民间故事 黄庭坚传

濂溪苦读

来源:古城旧梦 作者:张肇光 人气: 发布时间:2022-10-17
      1961年,我和陈沾伟,张庆涛,胡居贵,胡伦全五位同学,考入地区重点高中----九江一中。
       九江一中坐落在甘裳湖畔,三面环水,一面靠山,校园内绿树成荫,特别是桂花树比比皆是,每逢八月,桂香浓郁,蜜蜂彩蝶穿梭在花丛中,人就置身在这花的海洋。这里远离市区,远离公路,远离喧嚣,山水相映,环境幽静,是一个读书求学的人间胜境。
       九江一中的前身为濂溪书院,始创于1902年,曾培养出党和国家领导人许德珩,省政府领导胡振鹏,中科院院士黄祖洽,朱伯芳,蒋彝等出类拔萃的人物。学校师资雄厚,设施齐全,校风严谨,还有几栋百年前留下的西洋式建筑,形成了中西合璧的特殊风格。
       1962年,中苏矛盾白热化。中国在《九评苏共中央公开信》中,发出了“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死了张屠夫,不吃混毛猪肉”“自力更生,艰苦奋斗,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等豪言壮语。但修正主义、帝国主义的仇视、封锁、逼债,加上连年的自然灾害,确实给我们带来前所未有的困难。
       江西粮票只能买到黑面馍,地摊上的萝卜苕(九江话指红薯),卖到了八毛钱一斤。学校的早餐由白米稀饭,变成了等外粉熬成的黑糊,八个年轻人一小木桶,大家咽不了一半。这种东西实在太难吃了,用筷子挑起来一尺多长,嚼到嘴里又苦又涩。至上午第三节课后,就饿得眼冒金星,口吐黄水。
本文来自修水网

       有一天课间,有位同学嘴里在吃东西,我问他是什么,他看看左右无人,随手从口袋里摸出几粒生蚕豆给我,这东西开始吃有点腥味,吃到后面越来越甜。自那时起,我也成了小偷,无人时就偷偷跑到学校的生产基地摘上几个蚕豆荚,剥好放到口袋里备用。
       苦,对于我们这些苦水里泡大的山里娃来说,未必不是好事。飘着香气的饮食摊子我们不敢走近,热闹繁华的商场、店铺与我们无缘。星期天或节假日,邀上几个伙伴,买上两个黑馍,拿着课本和笔记,坐到南湖公园的水边或凉亭内,一起看书,写作业和讨论问题,一呆就是一整天。
       要么就到市图书馆吸收课外营养。俗话说“穷文富武”,身无分文,心无旁骛,我们这些穷孩子就像一块干枯的海绵,一心钻在书的海洋里,拼命地吸吮着丰富的知识。
       我娘去世早,全家八、九个人的鞋子全靠大嫂一个人做,年轻人又爱运动,一双布鞋穿不了多久就看得见脚趾头。解放鞋又无钱买,只好从家里多带几双草鞋来穿。
        城里的同学不了解我的情况,问我怎么喜欢穿草鞋进教室。我戏谑地回答说:“你不知道,我家住在大山中,开门见山,出门爬山,穿草鞋走山路稳当,习惯了改不掉”。有一天,漆敬才老师把我叫去,拿给我一双旧皮鞋,我真是喜出望外,如获至宝,此后整天穿在脚上舍不得脱下,我也从此告别了穿草鞋上课的日子。 内容来自xiushui.net
      1964年上春,进入了紧张的高考复习阶段。我们每位同学都有一个秘密的小窝,整天钻在里面复习功课,一呆就是两个多月。高考的前两天,同学们从各自小窝里钻出来,互相一看都吓了一跳“呀,你怎么变成这样,简直不认识了”。
       这时我惊奇地发现,同学们个个都带上了闪闪发光的手表,正当我疑惑不解时,班主任陆爱珍老师从衣袋里掏出一块表来,帮我戴在手上,并教会我如何紧发条,如何对时间。我戴着它进行了三天高考,这是我第一次体验戴手表的滋味。
       高中阶段,国家困难,我家就更困难。我一件青洋布(那时是这样叫的)罩衣,初中穿三年,高中又三年,毕业后还穿了三年,正如民间俗语说的“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整件衣服后来没有一块原布料,全是补丁叠补丁。
       高二前一位东乡县姓乐的同学,我记不清穿过他多少件衣服,上街买东西,大部分都是他付钱。同学中条件好的,吃穿不愁,学校吃不饱,上街补营养;条件一般的开学在家带一袋炒熟的小麦,黄豆,芝麻粉,饿了用开水冲一杯。我家穷,只能带一小袋薯丝干和一瓶霉豆腐,实在饿了,用搪瓷碗装点薯丝,加点水放到厨房的煤灶内煮熟,拌点霉豆腐,每次吃得津津有味,比现在餐桌上吃美味佳肴还带劲。 修水网,www.xiushui.net
       九江一中三年,是凭意志和毅力熬出来的,中途已有不少同学自动退学,到高三时全年级减了一个班以上的人,我能坚持下去,除去自己念书的决心外,与母校的扶助、支持是分不开的。
       高一时学校补助我丙等助学金,每月三元钱;到高二时,学校看到我实在困难,学习又特别刻苦,提升为乙等助学金,每月六元钱;到高三,我享受了本来只能孤儿、烈属才能享受的甲等助学金,每月九元钱。那时学生伙食标准每月九元五角,每月我只要出五角钱生活费。
       再就是老师的关心,照顾,班主任陆爱珍老师就像慈母一样对待我,有什么困难,她总是第一个知道,经常借钱给我度过一个又一个难关。同时给我精神安慰和鼓励,使我坚定了克服困难的决心。
       生活虽然苦,但苦中有乐趣,苦中有收获,从课本上,从课外资料中,从高素质的老师处,从班上尖子生那里,学得了丰富的知识。这三年受的苦回忆起来,一个字“值”,因为给我以后走上工作岗位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古城旧梦】出品
微信号:gcjm888888    copyright 修水网

           张肇光:男,农业经济师,网名“岁寒一友”,一九四四年出生,一九六四年参加工作。曾任小学和农业中学教师,生产大队、人民公社、乡政府会计,农业经济管理员。兼任乡人大主席团秘书,乡扶贫移民办专干,《修水报》通讯员,在省市县报刊杂志上发表过不少文章。毕生主要从事农村财会和农业经济工作。业余爱好文学创作,毛笔书写,草拟对联,乐为乡邻拟写春联、喜联、挽联,操办红白喜事,深得乡邻口碑。有拼搏向上的精神,宁折不弯的性格,迎难而上的决心,一生坎坷,但从不退缩。
责任编辑:张肇光

上一篇:坐 碾

下一篇:梦会期雍话衷情

相关阅读

最火资讯

首页 | 山谷风 | 视频 | 图片 | 旅游 | 财经 | 教育 | 生活 | 文学 | 人物 | 档案 | 观点 | 资讯 | 便民服务 | 专栏 | 修水视频 | 热点网事

赣ICP备09008563号-2 修水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13330016260 QQ:303998284 修水网超级群:2756263 房产家装群:117835007 邮箱:163.www@163.com

赣公网安备 36042402000001号

Power by DedeCms 赣ICP备09008563号-2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