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视频 图片 旅游 财经 教育 生活 文学 人物 档案 观点 资讯 便民服务 专栏 修水视频

诗词

旗下栏目: 文化艺术 书刊 小说 诗词 散文 记实 民间故事 黄庭坚传

首页 > 文学 > 诗词 >

《我与大枪》,还原一个你所不知的诗人大枪

来源:未知 作者:大少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9-18
摘要:我与大枪 ◎大少 我与大枪的关系很复杂 上小学他是我爹的学生 上初中他是我叔的学生 我们在初中是校友 到高中时还是校友 因为都迷恋码字 我们成了好朋友 我见证过他的初恋 他呢,给我传授过 追女孩子的独门绝技 对了,我们老家在南方 我家离他家 只隔了两条小溪 三个馒头似的小山丘 一杯茶的工夫 他骑着黄牛,就可以到达 我家门前的那棵大梨树下 有时我们在树下对弈 有时在池边垂钓 有时在溪中捉蟹 有时在院中聊一首诗 有时在炉边喝一壶酒 有时在灯下读一本书 有时在雪中唱一首歌 有时在雾中看一树花 有时在月光下忆一个
我与大枪

◎大少

我与大枪的关系很复杂
上小学他是我爹的学生
上初中他是我叔的学生
我们在初中是校友
到高中时还是校友
因为都迷恋码字
我们成了好朋友
我见证过他的初恋
他呢,给我传授过
追女孩子的独门绝技

对了,我们老家在南方
我家离他家
只隔了两条小溪
三个馒头似的小山丘
一杯茶的工夫
他骑着黄牛,就可以到达
我家门前的那棵大梨树下
有时我们在树下对弈
有时在池边垂钓
有时在溪中捉蟹
有时在院中聊一首诗
有时在炉边喝一壶酒
有时在灯下读一本书
有时在雪中唱一首歌
有时在雾中看一树花
有时在月光下忆一个故人
有时在星空下畅谈未来
有时在书房中争得面红耳赤
有时天晚了我们就抵足而眠
用说不完的话燃尽整个夜晚

大枪年少时颇有些武功
却从未拜过师,学过艺
都是无师自通,据说
这些都是从小下地干活
上山砍柴练就的本事
有一次,一个烂仔
在一座桥上拦住他
让他留下过桥费
他想了想,小声说
兄弟,真是不好意思
我们家连吃饭都成问题
实在是没有钱孝敬你
那个烂仔说:没有钱
那你就从桥上飞过去
大枪忍无可忍,大吼一声
在自己的胸脯上猛击一拳
那个烂仔有点发懵,心想
不能飞,你也别打自己啊
烂仔正发懵的当儿
说时迟,那时快,大枪
突然像豹子似的猛冲过去
把那个烂仔举到半空
然后从桥上直接扔到河里
此事在赣西北一时传为美谈
而那个烂仔
从此再没有在桥上出现过

大枪小时候家里穷
却特别喜欢读书
上高二的时候
一个姓谭的语文老师
当着全班同学和他女友的面
指责他两个学期没交学费
让他立刻从教室滚出去
他的自尊心,瞬间掉到地上
碎成一片一片的
他两眼含着泪
狼狈不堪地跑出教室
第一次感受到贫穷
带给他莫大的刺激与羞辱
后来某一天,他在路上
拦住语文老师打了他一拳
当然,这快意恩仇的一拳
也把谭老师此前给她女朋友
写暧昧信的恩怨一笔勾销了
然后这个六岁就没了父亲的
年轻人,就取道长沙
扒火车去了深圳
而我后来去了海南
十年间,我们音讯全无

后来才知道
他在深圳打工并不顺利
吃了很多苦头
比如长期找不到合适的工作
厚着脸皮在堂妹的工厂蹭饭
被假冒用人单位欺骗
被假警察追逐,讹诈
被流氓地痞合谋碰瓷
在空着的棺材里睡觉
被蚊子叮得满身是包
而他的初恋女友
一个又漂亮又温柔的女孩
也在梅州的工厂打工
不幸的是,她得了不治之症
回到老家赣西北,不到半年
就香消玉殒,阴阳两隔
成为他心里永远抹不去的痛
后来他接受女友生前的建议
回到赣西北复读,考上了大学
他一边念书,一边打工
有时一个人喝得酩酊大醉
他想用忙碌与酒精来忘记过去
他试着交了好几茬女朋友
没一个修成正果

大学毕业后,他去了北京
后来的后来,我也去了北京
我们共享过一张沙发床
一口锅里的饭
一个厕所的马桶
两个轮子的车
一张健身房的月卡
一些谋生的资源与资料
一些在北京混的人脉
以及说也说不完的打工经历
当然,我们也共享过不少
不足为外人道的成长往事
以及打死也不会
向别人透露的个人秘密
但在女朋友这件事情上
他是从来不跟我共享的
他说:兄弟,男女这件事
本来就比较麻烦
共享起来就更麻烦了


大枪为人处世很有一套
我们这些做朋友的
只能叹为观止
关键是他总能老少通吃
关键是他还能化敌为友
关键是他老成持重
话语迟缓,却巧舌如簧
有时说着说着还会脸红
跟喝醉时一个样
关键是他雅中有俗,大俗大雅
关键是他博览群书还能融会贯通
关键是他又谦虚,又真诚
又幽默,让人无法拒绝
他站在我们中间
就像磁铁放在铁钉中
有一次,他为朋友介绍对象
一上桌,不夸人家姑娘
却直接奔姑娘母亲去了
他一字一顿,一本正经说
“阿姨,首先感谢您含辛茹苦
亲手为我们的国家,培养了一个
这么漂亮、这么优秀的女儿……”
好像不是把她女儿介绍给朋友
而是介绍给整个国家社稷似的
话说得字斟句酌,庄严宏大
一箭双雕,滴水不漏,又不乏风趣
在场的人无不为之倾倒
虽然是初次见面
男女双方都毫不紧张,老太太
更是乐得不行,她哈哈哈一张嘴
就叮当一声,交出了自己的金牙


开头已经说过了
我和大枪的关系有点复杂
我们头上都顶着一个杨字
是没脱五服的本家
论辈份,我应该叫他叔
因此,谁要是说他坏话
我就会保持沉默
谁要是在背后夸奖他
我就会说:是呀,是呀
如果他有了什么好歹事
我会四处奔走,不遗余力
只要是他叫我去干的
除了偷鸡摸狗、杀人放火
叛国通敌以及黄赌毒之外
一般来说我都会全力以赴
因为不照他说的去做
就是犯上


2018.09.12于北京

大枪简介
  大枪,本名杨翔,江西修水人,现居北京、山东两地。中国当代诗人。

  诗作发表于国内各诗歌期刊和重要选本。获得第四届“海子诗歌奖”提名奖,首届“杨万里诗歌奖”古诗词类一等奖,《现代青年》杂志社年度十佳诗人奖,首届“东西方诗人奖”银奖,《山东诗人》年度长诗奖等。

  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国际汉语诗歌协会副秘书长,《国际汉语诗歌》杂志执行主编,中国诗歌流派网学术委员。

大少简介
  大少,本名杨罡,江西修水人,南漂10年,北漂16年。现在京从事图书出版、版权运营、影视策划等工作,业余从事诗歌、小说写作。作品散见国内各类报刊。

  诗歌代表作有《猛禽杀》《梨花落》《亚历山大与女理发师》等。因《圣旨》《母系社会》《诗人与妻子》等部分诗歌写得幽默诙谐,被媒体誉为“中国最逗诗人”。

  诗作入选《2013年中国诗歌排行榜》《2014年中国诗歌排行榜》《2014年中国新诗排行榜》《2017年中国诗歌排行榜》等重要选本。

  诗作《我与马小莲》《菊花黄》获2017年 “金丝皇菊杯”全球华语网络诗歌大赛铜奖。著有诗集《亚历山大与女理发师》。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

文章已于2018-09-13修改
责任编辑:大少

上一篇:无题

下一篇:登高的故事

最火资讯

首页 | 要闻 | 视频 | 图片 | 旅游 | 财经 | 教育 | 生活 | 文学 | 人物 | 档案 | 观点 | 资讯 | 便民服务 | 专栏 | 修水视频 | 热点网事

Copyright © 修水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13330016260 QQ:303998284 修水网超级群:2756263 房产家装群:117835007 邮箱:163.www@163.com

赣公网安备 36042402000001号

Power by DedeCms 赣ICP备05004636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