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山谷风 视频 图片 旅游 财经 教育 生活 文学 人物 档案 观点 资讯 便民服务 专栏 修水视频

诗词

旗下栏目: 文化艺术 书刊 小说 诗词 散文 记实 民间故事 黄庭坚传

历代名贤笔下的黄龙

来源:修水网 作者:黄龙山诗社 人气: 发布时间:2022-04-18
  天岳黄龙山地处湘、鄂、赣三省交界,是幕阜山脉主峰,山川深重,钟秀奇多;黄龙山东麓的黄龙寺是佛教禅宗五家七宗之一黄龙宗的发源地,人文厚重,影响深远。这里是“三江源头、千年祖庭、人文圣山、福德之乡”。历代文人墨客游历黄龙,留下了不少弥足珍贵的诗赋文章,更衍生出许多脍炙人口的故事传说。

1
幕阜山记
晋 葛洪

    山有石壁刻铭,上言:禹治水,登此山。高于平地一千八百丈,周五百里,二十四气。福德之乡,洪水之灾,居其上可以度世。又有列仙之宝坛场在其侧,旁有竹两本,修翠猗然,随风拂拂,名扫坛竹。其上有池,水正澄洁。时有二鱼,游泳其中。有葛仙翁炼丹井、药臼尚存。山无秽草,惟杞与芳之属。有石如丹珠。绝顶有石田树十亩,塍渠隐然,非人力所!有僧圆曰长庆;有宫曰玉清。鸟道断绝,不可登攀。左黄龙,右凤凰,皆在山麓。

▼葛仙研药臼图片
修水网,www.xiushui.net

▲龙湫池

  葛洪(283~363),东晋道教理论家、著名炼丹家和医药学家,世称小仙翁。葛洪一生游遍名山大川,采药炼丹,著书立说,在道教、医药学、化学等方面著述颇丰。曾慕名来到从祖葛玄修道炼丹的黄龙山,撰有《幕阜山记》。作为幕阜主峰的黄龙山,海拔1511米,因远离洪灾被誉为“福德之乡”,为道教名贤所钟情已有近两千年历史,葛玄、吴猛、许逊、葛洪、陈抟等人曾在此修行,位列道教三十六洞天之一。

2

过黄龙呈超禅师
唐 吕洞宾

铁牛耕地种金钱,刻石儿童把贯穿。
一粒粟中藏世界,半升铛内煮山川。
白须老子眉垂地,碧眼胡僧手指天。
欲问个中还会得,此元元外更元元。

参黄龙机悟后呈偈
唐 吕洞宾

弃却瓢囊槭碎琴,如今不恋汞中金。
自从一见黄龙后,始觉从前错用心。

▼黄龙祖庭图片

图片▲摩崖石刻:法窟

  吕洞宾(798~?),唐代著名道士,道教丹鼎派祖师,民间传说的八仙之一。超慧禅师创黄龙寺后,吕洞宾曾跟超慧过招,超慧技高一筹,让吕洞宾心悦诚服,皈依佛门,参学佛法三年,黄龙寺声名鹊起,有“法窟”之称。 copyright 修水网

3

游黄龙幕阜山
唐 陈抟

山高一千二百丈,太玄二十五洞天。
芒鞋踏破仙家景,宝剑劈开云雾烟。
金鲤一双游碧沼,石田三亩产红莲。
我来绝顶无他事,特访仙人葛稚川。

▲黄龙山
  陈抟(871~989),唐末至北宋奇人。《宋史》记载其“常百余日不起”,后世尊其为“睡仙”。陈抟一生闲云野鹤,常游走于名山之间,曾游历黄龙山,并写下《游黄龙幕阜山》,其笔下的试剑石、龙湫池、石田三亩及葛洪仙迹走过千年,至今尤在。一作该诗为宋末至元朝名士许元信所写,诗句略有不同。

4

吾此妙心,实启迪于黄龙……
                        ——宋 周敦颐 

  周敦颐(1017~1073),北宋儒家理学思想的开山鼻祖,文学家、哲学家,北宋五子之一。年轻时曾任分宁主簿,他自称“穷禅客”,与黄龙宗高僧交谊甚密,通过学习黄龙宗文化,完善了儒学思想,催生了理学、心学,故有“吾此妙心,实启迪于黄龙”之说。 copyright 修水网

5

和黄龙清老三首
宋 苏轼

万山不隔中秋月,一雁能传寄远书。
深密伽陀枯战笔,真诚相见问何如。

风前橄榄星宿落,月下桄榔羽扇开。
静默堂中有相忆,清江或遣化人来。
骑驴觅驴真可笑,以马喻马亦成痴。
一天月色为谁好,二老风流各自知。

  苏轼(1037-1101),北宋著名文学家、政治家,唐宋八大家之一,一生广交佛缘,为慧南弟子东林常总的在家得法弟子,喜好与名僧吟诗作对、斗试机锋,曾与灵源惟清论法论道。《和黄龙清老三首》是苏轼的诗,一作为黄庭坚所写。苏轼既是宋词豪放派代表,又有“诗神”之称,其诗壮美阔大、旷达诙谐;黄庭坚是江西诗派开山之祖,江西诗派以杜甫为宗,黄庭坚亦以杜甫为学习对象,其诗大多严谨深沉。参照黄庭坚诗作《晚晴所感》乃至《松风阁》等作品,与《和黄龙清老三首》风格迥异。可见该诗确是苏轼的作品。

6

景福顺老夜坐道古人搐鼻语
宋 苏辙

中年闻道觉前非,邂逅仍逢老顺师。
搐鼻径参真面目,掉头不受别钳锤。
枯藤破衲公何事,白酒青盐我是谁。
惭愧东轩残月上,一杯甘露滑如饴。

内容来自xiushui.net



赠景福顺长老
宋 苏辙

屈指江西老,多言剑外人。
身心已无着,乡党漫相亲。
窜逐知何取,周旋意甚直。
仍留大雷雨,一洗百生尘。

约洞山文老夜话
宋 苏辙

山中十月定多寒,才过开炉便出山。
堂众久参缘自熟,郡人迎请怪忙还。
问公胜法须时见,要我清谈有夜阑。
今夕客房应不睡,欲随明月到林间。

题李十八黄龙寺画壁
宋 苏辙

胸次峥嵘落笔端,壁题留与老夫看。
枯槎尚倚春风力,苍竹从来自岁寒。

  苏辙(1039~1112),北宋官员、文学家,唐宋八大家之一,与父兄合称三苏。一生仕途坎坷,期间寻寺访僧,最终在其四川老乡、慧南弟子上蓝顺点拨下开悟,《景福顺老夜坐道古人搐鼻语》即其悟道诗。苏辙与慧南另一弟子克文也来往密切,《约洞山文老夜话》一诗记叙了其贬居筠州(今高安)期间与克文彻夜长谈,毫无倦意。

7

谒黄龙寺
宋 张商英

久向黄龙山里龙,到来只见住山翁。
须是背触拳头外,别有灵犀一点通。

黄龙崇恩禅院记
宋 张商英 copyright 修水网

  黄龙、凤凰、幕阜三山连属,皆翠窦为峰,多灵草仙药。黄龙古属武昌,今隶豫章。汉黄武八年,黄龙见于武昌,不详割隶之因,已见于豫志。耆老传云:此山之顶,有湫池、八角楼、扫坛瑞竹、石田、捣药池。湫池中有黄鱼二尾,能至风雨,岁旱祷之无爽矣。院始于乾宁间,晦机禅师得法于玄泉彦,常游于岳麓。会神僧谓曰:此去东行,遇黄即止,逢龙可住。至是,老夫遥指高峰,故名黄龙山。上有双峰庵,主马和尚。师往谒之,欢若夙契焉,以庵付师而去。久之,僧侣云集,宗风大振。至唐代天复三年,吴将吕丹,向师道化,舍俸置田于小庄,寺凡三迁,名于玕。天复后,天佑间,鄂帅温公,表师道于朝,赐嘉超慧禅师。自超慧三世,五代之乱,遂湮废于民居。迨于宋祥符八年,敕赐“崇恩禅院”。又治平中,光禄程公孟为洪州太守,是时丛林有惠南者“传石霜之印,行临济之令,预砌三桥以断虎,坐断十方”。程公孟以黄龙名刹敦请惠南居之。于是,黄龙宗派被天下。惠南殁,祖心嗣之。心退居晦堂,更三代,住持殆名而实亡。至绍圣四年,江南大饥,朝庭遣予守洪,闻肃师者,南之高弟,住百丈山,恢复大智规模,会黄龙主僧求去,予谓继南者非肃不可,乃持疏山中,檄清县令佐敦请,师三辞,不听,不得已而至院。乃召知事僧崇佑计曰:堂宇圮堕,佛事不严,若是,岂洪守所以属予之意哉!即建佛牙大阁,东西方丈,堂、库、厨、寮、石桥、水亭共二百间,钟、鼓、乐器、圣像、禅床不可枚举,有奇,曾未二岁而视前,是基构同于积苏累块,广汉沙门允平曰:初开沙门者,清河张氏超慧也,再兴吾院者,清河张公也。以法考之,岂非愿大时节而外护,以济吾事耶!遣同参自光子曰,持是说,求张公记其本末,此非小因小缘。自光持其说至京,予闻而笑曰:拙哉允平!以超慧为清河,以予谓后清河耶?自其虚幻而观之,则有前分后分,自其真实而见之,则无二清河也。自超慧开其始,予救其衰,肃成其终。其于名实者,奚足以知之,乃述以系之,词曰:我行双井,至于查田,升太平之岭,望黄龙之巅,茹西出鹿头,而下窥蜀川,聚落云烟之灭没,原隰绮乡之连绵,桑阴阴而被野,石凿凿而鸣泉。钟磐螺鱼之声,或出乎杳霭之间,真所谓化人之园也。睹中夜摩天,此方此山,灵水异趣,必得高人,提倡祖意,元肃禅师。慧南法子,非色非空,亦事亦理,隐于大雄,虎巨不起,孰能起之?张无尽居士,住山二十年,革陋兴起,于肃之道,乃其糠秕云。黄鱼在湫,风雨来游。见而不测,胡迹之求。
周湖岭


  张商英(1043~1121),北宋后期官僚,官至右相,为人雄辩敢言,又深于佛法教乘,与黄龙宗僧禅交往密切,《黄龙崇恩禅院记》是其任洪州太守时所写,详尽记叙了黄龙历史。

8


宋 黄庭坚

说是还家未到家,水边林下旧生涯;
昨夜月明云散后,西风一树木樨香。

晚晴所感
宋 黄庭坚

(自巴陵略平江、临湘,入通城,无日不雨,至黄龙奉谒清禅师,继而晚晴,邂逅禅客载道纯款语,作长句呈道纯。)

山行十日雨沾衣,幕阜峰前对落晖。
野水自添田水满,晴鸠却唤雨鸠归,
灵源大士人天眼,双塔老师诸佛机。
白发苍颜重到此,问君还是故人非。

▲三塔矶

为黄龙心禅师烧香颂三首
宋 黄庭坚

一拳打破鬼门关,一笑吐却野瑰涎。
四海峥嵘龙象众,鼻头只用短绳牵。

海风吹落楞伽山,四海山徒著眼看。
一把柳丝收不得,和风搭在玉阑干。

老师身今七十六,老师心亦七十六。 copyright 修水网
梦中沈却大法船,文殊顿足普贤哭。

送黄龙晓禅师住观音颂
宋 黄庭坚

黄龙一卧十五年,搅潭惊起旧头角。
张公搅潭是好心,但向西江起风雹。
河阳新妇画蛾眉,老婆不可重新学。
长连体上铺棘针,满钵饭稞铁菱角。
有能欢喜受供养,聪明一一安排著。
张公若问解何宗,食月虾蟆救月弓。

黄龙清和尚真赞
宋 黄庭坚

黄河彻底冻,白发还心白,
虽有顾陆手,百巧画不得。

▲摩崖石刻:灵源

黄龙南禅师真赞
宋 黄庭坚

我手何似佛手,日中见斗。
我脚何似驴脚,锁却狗口。
生缘在甚麽处,黄茆里走。
乃有北溟之鲲,揭海生尘。
以长觜鸟啄其心肝肺,乃退藏於密。
待其化而为鹘,与之羽翼,九万里则风斯在下矣。
自为炉而熔凡圣之铜,乃将图南也。
道不虚行,是谓无功之功。
偏得其道者,一子一孙而已矣。
得其者,皆为万物之宗。
工以丹墨,得皮得骨。
我以无舌,赞水中月。
修水网


戏赠惠南禅师
宋 黄庭坚

佛子禅心若苇林,此门无古亦无今。
庭前柏树祖师意,竿上风幡仁者心。
草木同沾甘露味,人天倾听海潮音。
胡床默坐不须说,拨尽寒灰劫数深。

  黄庭坚(1045~1105),北宋著名文学家、书法家、江西诗派开山之祖,修水杭口人,修水宋元八贤之一,二十四孝中“涤亲溺器”故事的主角。黄庭坚曾回家乡为母丁忧三年,期间与黄龙名僧交厚,留下了不少与黄龙有关的诗书作品,现存灵源桥是黄庭坚为其好友灵源禅师所建,“灵源”摩崖石刻为黄庭坚亲自刻于灵源桥左侧巨石上。

9

黄龙山中
宋 韩驹

未雨万木翳,既雨群山开。
山神若眷予,一扫风中埃。
穿云夹路松,禅柏手自栽。
我来植拄杖,听度松风哀。
幽赏未云足,暮色苍然来。
何当白玉轮,碾上西南垓。

▲摩崖石刻:韩驹駓驰来游

  韩驹(1080~1135),两宋之际江西诗派诗人。南宋初年,韩驹出知江州,多次到过黄龙,有诗作《黄龙山中》。黄龙寺后山有摩崖石刻“韩驹駓驰来游”,为韩驹所书。
内容来自xiushui.net


10

送周元中游黄龙山
宋 李纲

此身飘泊堕荆蛮,幸有幽人访我閒。
得句多从丘壑里,知音端在笑谈间。
青鞋布袜平生事,野鹤孤云到处山。
好去黄龙露消息,直须一箭透三关。

▲摩崖石刻:三关

试剑石
宋 李纲

鍊气为金铸剑成,且将顽石试青萍。
光铓郁郁冲牛斗,斩尽妖魔若发铏。

▲试剑石

  李纲(1083~1140),两宋之际抗金名臣,曾为相但不久遭罢,后常年在洪州(今南昌)、潭州(今长沙)一带等职,其一生致力抗金大计,多次登黄龙俯瞰地形,写过一些与黄龙有关的诗文。

11

祟恩禅院三门记
宋 陆游

  自浮屠氏之说,盛于天下,其学者,尤喜治宫室,穷极侈靡,儒者或病焉!然其成也,无政令、期会,惟太平久,公私饶余,师与弟子,四出丐乞,积累岁月,而后能举。其坏也,无卫守,谁何?一日寇至,则立为草莽丘墟,故天下乱则先坏,治则后成。予于是,盖独有感焉。黄龙山,方南公时,学者之盛名天下,而其居亦称焉。中更盗贼大乱之后,学者散去者弗至,昔之宏壮巨丽者,尝委地矣!自庚申迄丁亥,二十余年之间,乃能灿然复兴,楼塔地阁,空翔地踊,钟鱼之声,闻十余里。法席之盛,殆庶几南公时。是非兵革之祸不作,远方珉蕃息阜安,得以公赋私养之余及于学佛者,则此山且为虎狼魑魅之宅也,安能若是哉?禅师升公,于其寺门之成也,属予为记,予谓升公,方以身任道,起其法于将坠,门盖未足言,独书予所感。凡至山中者,知前日之祸乱尝而此,而国家之覆焘,涵育斯民,若是其深,吏勤其官,民力其业,相与思报上之施焉,升公岂不得所愿哉? 本文来自修水网

▲黄龙祖庭

寄黄龙升老
宋 陆游

读书万卷裂儒衣,黄金可成弃不为。
快哉天马不可羁,开口便呼临济儿。
诸方蹴蹋莫支持,吾州一老偶得之。
闭门夜付僧伽黎,明日声价羽檄驰。
弟子不必不如师,黄龙所立尤瑰奇。

空山鬼火号狐狸,筑屋千础食万缁。
痴人不解公游嬉,嫉怒欲碎门前碑。
世衰道丧士自欺,山林亦复践骇机。
长谣寄公公试思,吾辈救此当何施?

  陆游(1125~1210),南宋著名诗人、词人。留有诗作万首,数量为我国历史上之最。他博通三教,阅世深广,与黄龙寺僧人成了莫逆之交,诗中也可见禅宗影子,《祟恩禅院三门记》是陆游应黄龙升老之邀为黄龙寺门落成而写的记。

12

黄龙侍者本高觅诗
宋 张孝祥

高禅本儒冠,谁令著伽黎。
劳渠千里来,赠我一卷诗。
句法有源流,人物乃清苦。
不用追九僧,政须越诸祖。
君家寒岩师,今代僧中龙。
持此送君行,更去问乃翁。

copyright 修水网


▲摩崖石刻:黄龙山

  张孝祥(1132~1170),南宋著名词人、书法家。自幼资质过人,22岁高中状元,一生坚定主战,因北伐无望、宦海浮沉,38岁英年早逝。黄龙寺山门前有“黄龙山”摩崖石刻,为张孝祥所书。

13

过幕阜山
宋 王炎

昔闻幕阜古洞天,偶驰瘦马行山前。
诸峰却立一峰出,苍然坠地走复旋。
谁烧石灶汲丹井,绝顶万丈巢飞仙。
扪萝攀登敢惮险,欲往未有一日闲。
仙翁见我定拍手,笑我何由来此间。
雨淋日炙行路难,何如鸾鹤游云端。
人生不比金石坚,何来如鹰今苍颜。
百年富贵草头露,何乃自苦縻一官。
虽无道骨可不死,亦欲早挂头上冠。
南山之南北山北,筑室翠微高枕眠。

  王炎(1137~1218),南宋文人,曾在黄龙山周边多地担任地方官。一作该诗为同名的明代湖北按察史、通城县令王炎所作。

14

黄龙三关颂
蒙 耶律楚材

称头斤两须端的,短少毫釐不可欺。
函关辨认合同券,未肯轻轻放过伊。

行令如同车脚圆,你三文后我三钱。
直饶道底分明是,也是当年鹦鹉禅。

本文来自修水网



只打野盘无寺宿,不供糊口趁村斋。
上户莫桩虚物力,僧司无得错推排。

  耶律楚材(1190~1244),契丹族,蒙古帝国时期(尚未创立元朝)政治家,笃信佛法,号湛然居士。

15

刘磐幕
宋 许元信

山悬翠幙几千丈,我疑山顶即天上。
扪萝蹑蹬到山巅,犹如平地上青天。
始知天高应无极,幕阜苍苍一卷石。
洞庭八百古所传,对此遥看一镜圆。
当此再上三千丈,那知天下有山川。

  许元信(?~1322),宋末至元朝名士,传闻其夫妇偕隐于天岳黄龙山。刘磐幕位于幕阜山脉,三国时吴将太史慈拒刘表从子磐于此。一作该诗为元代诗人胡天游所作,诗句略有不同。

16

幕阜山
明 刘基

黄龙美景静幽幽,三亩石田气势猷。
幕阜行观南北地,峰尖座看东西州。
湫池塘阔藏蛟鲤,只角楼高近斗牛。
青竹台上劳到扫,凤凰池畔杖履游。

▲黄龙山

  刘基(1311~1375),字伯温,明朝开国元勋,政治家、文学家,民间流传着“三分天下诸葛亮,一统江山刘伯温”的说法,功成后隐形韬迹,题诗作对,口不言功。曾游黄龙,写下《幕阜山》一诗,黄龙寺正殿对联也出自刘基之手:“吕祖参禅到此间,始识修行奥妙;黄公访道登斯地,方明出世因缘。”该联至今悬于寺内。
周湖岭


17

逍遥调
清 乾隆

  平平静静好安闲,好性烹茶当酒干。看不清三皇五典,走不到圣阁贤关。在上在下,两河之间。说什么英雄豪杰,论什么高堂仕宦。堂堂正正,做什么声势容颜。衣不愿纹绣,只要披体衣衫。食不愿高粮,只要点饥轻餐。茅屋真正数间,书几首唐诗晋字,挂几束楚水吴山。养几只金鱼,栽几树牡丹。结交几个良朋,握手言谈,携着小儿而盘桓。黄花醉月,明月清风远往返。

  人生何处乐?心安天地宽。我做个痴呆汉,问事我不知,无事把门关。曲倦而枕云,睡大圜。醒来了,把柴扉打开。若爱日,把书观观,把琴弹弹;不爱日,看南山云雾湾湾,听江边流水潺潺。随人度日,快活共餐。不是神仙,也似神仙。

  清高宗爱新觉罗·弘历(1711~1799),年号“乾隆”,是中国历史上实际执掌国家最高权力时间最长的皇帝,也是中国历史上最长寿的皇帝。乾隆曾几下江南,经常微服私访,总是名山必游,名寺必住,特别喜欢与得道高僧谈论。相传他化名高天赐,带着随从周日清,一连在黄龙寺住了十三天,跟黄龙寺住持高谈阔论,很投缘。原来,黄龙寺的高僧,是一位博学多才的人士,乾隆十分想请高僧出仕,但高僧不肯,“十全老人”乾隆遂以《逍遥调》相赠。 修水网,www.xiushui.net

    明、清时期,随着山区驿道的普及,曾作为道教炼丹修行的洞天秘境的天岳黄龙山,揭开神秘面纱,逐步转变为平民化登山探险的旅行胜地。其时大规模商业旅游尚未兴起,黄龙山以其山雄、景奇、水美的天然风光和诸多古迹、传说,吸引大批观光客,成为湖广、江西地区重要观光点。期间,黄龙祖庭两度中兴,源远流长。这一时期关于黄龙乃至幕阜的诗作留存数量众多,虽不乏明军师刘基《幕阜山》和清帝乾隆《逍遥调》这样的名篇,但更多的是出自邑人乡贤、地方官吏、寒窗学子之手,为风靡一时的黄龙山观光热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一腔诗意了此生

游天岳山
明 洪名臣

闲游名士拟峨峨,随步登临喜气多。
秀色入帘山送画,潺声当户水生波。
隔林禽鸟笙簧奏,旷野樵厮牧笛歌。
千载风云夸胜会,泐名钟鼎岂空过。


黄龙寺
明 方沅

说法依然古道场,禅林雨色转荒凉。
何年白马来西竺,故事黄龙纪武昌。
忍草春深空绕砌,旃檀世远不闻香。
布金总属人天力,愿借摩尼照上方。

游黄龙山和山谷韵
清 余应荃

桐幅棕鞋谒祖衣,秋幢帐晚立斜晖。
本文来自修水网

凄凉法窟闻龙泣,漫灭灵源看犊归。
诸佛自来追胜迹,三关我欲畅元机,
头陀竟说荒唐事,问向涪翁是也非。


黄龙山
清 冷玉光

龙峰何嵬晓,西北旦吴楚。
桓山与之齐,两两相毗辅。
南望青龙堆,东眺艾城古。
瑞竹抽丹崖,琼草茁元圃。
种种上仙药,图经勿及数。
黄鱼伏灵湫,白昼致风雨。
欻然漫万山,高原入禾黍。
芒芒神仙窟,丹成遗石杵。
涧深春积雪,岩涯夏无暑。
霜严百草枯,野火驱貔虎。
山氓结茅屋,上与怀葛伍。
会当蹑脍鬢,攀萝试廷伫。
白云起足下,清风生卓午。
层巅探禹碑,绿字证峋嵝。

石田
清 向阮贤

洞天深处种香粳,白石磷磷划不平。
一任人间沧海遍,年年野老带云耕。

昌字水
清 陈悔

黄龙山下势悠然,厂破中流水底天。
若断若连双日落,将前将却两珠圆。
狂澜挽去机思返,笔阵雄争字欲旋。
从古六书形象一,昌江邑号到今传。

石田三亩
清 何元谓

谁垦顽坚石作田,畇畇三亩岳作巅。

内容来自xiushui.net


犁翻垒拨行沟脊,锹画砢硅畛障弦。
枸杞春栽桃苑雨,黄精秋莸菊篱烟。
场仍町瞳无须筑,药洒丹霞铒炼仙。

禹碑
清 唐允是

石缆维舟事不虚,停桡刊木度山衢。
至今剥蚀莓苔迹,错认当年蝌蚪书。

瑞竹
清 唐允是

亭亭物表净无埃,描尽苍烟与绿苔。
想是仙家无历日,凭君生意报春回。

石棋局
清 唐允是

仙家岁月也难消,石上敲棋遣寂寥。
漫对乾坤分胜负,人家谁是烂柯樵?

登天岳
清 张文炳

昨日已过重九节,今朝仍上最高峰。
不辞路曲行难尽,直到山巅光转浓。
日映秋山红树老,钟敲野寺白云封。
明年此际遥相约,菊酒同斟定再逢。



幕阜石田
清 魏自嘉

叠叠蹊岩径不平,一丘硗确有田名。
力耕无计营沟洫,岁稔曾谁种秫粳?
禹贡未偕泥入赋,山灵应遣象来耕。
烟云陇上仙家管,瑶草奇花处处生。

忆幕阜
明 艾而康

忆昔当年幕阜游,欲寻仙迹思悠悠。
从知石室云封密,始信天池水溢流。 内容来自xiushui.net
吴楚层峦连塞北,乾坤双日上峰头。
山灵似接湘灵远,更觉闲情到十洲。

登幕阜
明 胡湘

山隐灵踪别有天,丹岩翠壁护琼田。
老僧挂锡长眠石,醉客乘风欲学仙。
紫气满山连洞府,峰峦塞道隔人烟。
一声长啸红尘外,不管年来雪满颠。

幕阜
明 唐佐

层岩尽日锁烟霞,何事神仙认作家。
三亩石田谁是主,我来欲学种胡麻。

九月登幕阜山
明 秦卜瑞

引倡同登天岳峰,攀腾涉险觅奇踪。
吟诗自欲追钟子,炼性谁能继葛翁。
遥望洞庭秋水白,平瞻落日暮霞红。
登临一度欢无极,勘破江山几万重。

幕阜丹岩
明 郭本

翠献巍峨插碧空,千寻峭壁染丹红。
恍如神女巫山会,迓致仙人锦帐中。
朝雨洗来添丽色,晚霞绚处贯长虹。
药炉丹灶今何在?直欲乘云问葛洪。

游幕阜山
清 姚修径

幕阜横峰古艾西,峻峥翠耸碧天齐。
琼田一产超吴产,渎汨双流到楚溪。
神禹灵碑蝌蚪灿,仙翁石室鼎炉遗。
只今法窟黄龙著,自扫莓苔觅旧题。
周湖岭


游幕阜
清 李长标

丹崖幕阜旧仙宫,凌露肩舆蹑虎踪。
九转丹砂怀葛令,三关紫气忆黄龙。
飞泉自泻千重石,晓月斜悬百尺松。
斥侯烟销怜夜寂,流萤竞照隔溪春。

登幕阜山
清 陈士弨

北望何苍苍,幕阜圪然起。
一千八百丈,周广纡道里。
区分数州界,遥镜洞庭水。
绝顶摩霄汉,障列双峰峙。
龙蟠夜雷动,凤协朝霞紫。
蝌蚪寿奇文,禹迹于兹纪。
葛艾二仙翁,邈焉溯遗址。
丹砂幻金石,芙蓉掬清泚。
床臼荫古木,崖洞馥香芷。
二十五洞天,顾名非虚美。
嘯歌呼白云,登眺日移晷。

望幕阜山次韵
清 张仕遇

名山屈指数南天,双鲤池边慕葛仙。
藤练曲缠千载篆,月钩时挂一帘泉。
为公忙我难登此,披句知君屡至焉。
传道峰头多胜事,零星棋子石拳拳。

登幕阜山
清 周大乾

吴楚矗云分,嶙峋不易登。
半山低树嘯,绝顶远烟腾。
碧沼函鲜鲤,丹炉灼古藤。
仙翁何处去,含笑问山僧。

登幕阜山
清 唐良焕 修水网

凉风送我蹑天梯,四望群峰尽觉低。
阊阖远从双剑辟,斗牛直自一肩齐。
龙从古洞腾朝雨,仙自烟霄达彩霓。
想与罗浮浑不爽,空中恍惚唤天鸡。

幕阜山赋
清 钟灵
  朱陵北诿,桓山东绵。幽奇盘结,翠幛迥旋。中有洞天,名曰“太元”。矗三峨于芥子,舒云来于刼千。望天柱兮上下,与祝融兮并肩。臣众阜而为后,比中岳之尊严。耸凤凰而翔舞,立仙女以婵娟。螺排列岫,翠积危巅。丹崖映日,青壁含烟。亦巨鳌之所戴,岂愚公之能迁!乃若洪水初平,曾经禹址,留苔篆之摩挲,与岣嵝而同纪。吴太史慈引兵防寇,拒刘表之从子,顿营幕于高岫。驱甲马兮纵横,聚旌旗兮辐辏。后人恍惚其勇略之余威,因易天岳而为幕阜。迄于东晋,流寓群仙。孝仙谈《太极》之訣,稚川成《抱朴》之篇。构芝房于云窦,置丹灶于岩前。穿壁成井,画石为田。植扫坛兮翠竹,种绕沼兮红莲。星冠礼紫仙之月,霞披弄奥岛之烟。时而读罢“黄庭”,朗歌仙曲。青鋩抒闪电之光,石枰结空花之局。乃先艾仙而成丹,又北往句容而驻足。于今水流药汁,草喷异香。石臼带元霜之气,山鸟啭捣药之腔。非仙灵之未散,胡为乎月夜犹闻箫之悠扬。况且淡雾依林晴云封谷。怪石居虎豹之形,石溜泻琼瑶之瀑。赤萝附异木以俱森,奇草与朱葩而杂馥。其所产者,本阆苑之所移根,而其所见者皆人世之所未尝经目。已堪为避世之元都 ,又何羡乎蓬壶之与王屋?时而韵士探奇,高人幽讨。历冲真而迳上,经云崖之窈窕。凌风雨于半霄,登胡芦而遐眺。蹑若级之丹梯,驾石船于鸟道。陟千仞之苍岩,托龙井之深窅。由系舟而望黄龙,列千朵芙蓉于晴昊。因而俯瞰乎八百之洞庭,亦第若镜光之渺小。倏焉岚雨横霏,湿盈丰葆。喷天半之珠玑,落双泉于松杪。于是,扪苔观篆,绕树寻桃。采莲实于石亩,舞千尺之潜蛟。拨迷径之白露,散香岭之迥飚。搴紫芝于灵窦,拾黄茅于上峣。问仙人之丹诀参元奥于云寮。更且历佑圣,下幽,逾鸿桷,过星桥。麋鹿群游于左右,若将侣幽人之寂寥。迥望诸峰之缥缈,依稀仙驭之可招。予将遗世而独立,思永离乎尘嚣。念彼苍黎缉缉,固皆吾生之同胞。苟于颠连之能济,吾何爱乎一毛!吾诚不忍如草木之老岩穴,又岂忍遽遁乎蓬蒿?吾其鞭风云而骑日月,被九霞之翠袍,抟鹏翼于北溟,钓三山之巨鳌。导昆仑而息驾,听王母之云璈。呼浮邱于子晋,招句曲之三茅。长遨游于碧落,共太虚以逍遥。乱曰:幕阜之矫矫兮,千八百丈高兮。幕阜之巍巍兮,为列仙之所栖兮。连百越而秀挻兮,亦荆南之巨镇兮。幸高高之在望兮,可于是而景仰兮。盼白云之出其岺兮,将为澍而为霖兮。

修水网



拟游幕阜吟
清 李文龙

  幕阜山高一千八百丈,道书二十五洞天在上。派沿五岭入罗江,卸落丸泥封境壤。连云梧桐布肘拳,仙女凤凰为保障。雄跨三州瞰洞庭,岳势湖光相滉漾。冈峦峭从天池撑,峰岫暗逐天雾长。拊手拍掌招日出,走曜流星惊过桑。鹳鹤高巢落壑松,龙虎低变风云状。瀑布分敲滚地雷,丹崖侧挂幔天帐。锦鲤双双醒泳湫。石田磊磊新耕象。中有异卉与奇葩,紫苗红药森莽苍。烧烟炼汞剂其蕤,何但香区堪供养。夏禹治水一至此,天数特设仙人掌。仙人远挈道书徒,道徒秘授常来往。我闻谈此神恢恢,策蹇披衣结遐想。道逢一人冉冉来,年纪英妙姿神朗。道余作此汗漫游,不如平地高山仰。若还去去问神仙,神仙不似和凝榜。和衣榜许衣钵传,神仙位几传禅让。君不见,当年仙翁葛稚川,药炉丹灶谁凭仗?只今幕阜崛嵯峨,道坛谁复开书讲!

重游幕阜
清 钟宗阶

  幕阜倒插青芙蓉,我来再访葛仙翁。瘦筇杖策跻仄径,轻裾荡漾天之中。飞云铺乱絮,迅日吹山风。扫拂烟霞望洞庭,远近苍苍山尽平。举手濯云汉,日月脚底生。仙女整鬟凤凰宿,万壑冷冷碎寒玉。紫箫声断下青鸾,碧天雾涌飘黄鹄。神仙渺茫世难续,药苗满地抽亲绿。丹炉药鼎龙虎潜,只有风吹扫坛竹。稚川原中句容客,炉里丹砂能点石。愿将大地作黄金,饥者得食劳者息。我来此山初束发,重来两鬓半垂雪。山青犹是旧时颜,依旧岩花伴明月。光明能几何?壮志今磋跎。高踞系船石,临风发浩歌。浩歌度与清风去,穷岩阴谷回阳和。纷纷世事皆浮涡,名缰利网徒消磨。我欲临空骑白鹤,下视此山如卷阿。 copyright 修水网

幕阜岩栖记
清 唐良玺

     幕阜绝顶,石壁如削,水从石壁直下,飞流溅沫,人迹罕到。乙酉之岁,闯寇南遁,余党蹂躪乡邑,余挈家匿穴,山中况味,始得备尝。大抵山中虽盛暑,日色凄黄,略无暖气。夜则仰视星月,攀手可掬。时闻山中,鬼魅作禽兽呼号,或似人语。欹枕假寐,凉气侵肤。飞瀑冷冷,如彻夜壶沸,不能成寐。及晓,天空色白,海日涌出。云雾平铺山半,旋风佛之,仿佛大海迥澜,奔腾变幻,顷刻万状。雨则深卧,不敢出视,四山晦螟,东西南北,莫知所向。震雷常在山侧,且有神怪作崩崖拔木之声。雨止林湿,风日微凉,岚气如洗。邱隅岺蔚,异鸟奇花,不辩其名。或夜杖下山,厥明负粮而上,往往缘枯藤、蹑危石,跋涉丹崖沸池,与山灵相狎,曾无畏垒。每凝眸湘流,似镜悬峰外,东望故园,村落历历可数。时有寇掠往来,莫得我所。还念此身,真不啻系一匏于天半矣。夫平时不知名仙境之奇,即兴到一登,非朝往暮归,即信宿而返,,不能如是之连日累日,尽领其趣也。昔欧阳永叔谓诗必穷而后工,然则,名山景况,非安常无事者可与习处,必经乱离奔窜而后契之深,知之稔。如程明道所谓谈虎色变,个中人说个中事,始得其情而尽其致焉耳。寇退,挈家归里故业。越三载,举乡贡,公车北上,忆兹山旧游,不知再得于何年,爰漫书以纪其事。 本文来自修水网

天岳山论
清 彭其位

  闻之山高而尊为众山宗者曰岳,犹尧时命官尊四岳为百官长也。故海内群山之宗,惟华、岱、恒、衡、嵩得以岳称。然各以方隅名之。如华西、岱中、恒北、衡南、嵩中,其为宗,相若为尊莫相尚者也。尝偏历五岳,见其峰峦之高峻,崖谷之幽奇,沟壑之佳,胜果各不相下。而游览朝謁者各不相让,为叹其岳皆不诬。乃吾乡有幕阜山,亦以岳称。其称以岳也,自古然,非由今始。何以知其然也,以岳州在山之西,故名岳阳。亦因兹山名而知之耳。其山高一千八百余丈,左拥黄龙,右挟凤凰,既高而尊。为众山宗,故应以岳称。其上有崖,有洞、有天池、有温泉、有飞瀑、有丹坛、杵臼、石田诸仙迹。且石壁有神,禹治水至此古篆文六字,其胜概皆足与五岳相匹,休而其名之显独。不若五岳者何哉!无亦以地处偏远,周王之马迹不至,谢公之履齿不登。闲耳然其形超物外,峻极于天,与天为徒,不轻受人世物色,故不以方隅名。而独名为天岳,知其名与实符。非盗虚声者比矣。

责任编辑:黄龙山诗社

最火资讯

首页 | 山谷风 | 视频 | 图片 | 旅游 | 财经 | 教育 | 生活 | 文学 | 人物 | 档案 | 观点 | 资讯 | 便民服务 | 专栏 | 修水视频 | 热点网事

赣ICP备09008563号-2 修水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13330016260 QQ:303998284 修水网超级群:2756263 房产家装群:117835007 邮箱:163.www@163.com

赣公网安备 36042402000001号

Power by DedeCms 赣ICP备09008563号-2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