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视频 图片 旅游 财经 教育 生活 文学 人物 档案 观点 资讯 便民服务 专栏 修水视频

文化艺术

旗下栏目: 文化艺术 书刊 小说 诗词 散文 记实 民间故事 黄庭坚传

首页 > 文学 > 文化艺术 >

樊健军小说集《有花出售》女性形象探索

来源:修水网 作者:罗贤华 人气: 发布时间:2016-06-12
摘要:《有花出售》是樊健军的一个中短篇小说集子,收集有中篇小说《夭夭》、《罗单的步调》、《有花出售》、《大雪》,短篇小说《隐身》、《预谋》、《鸽哨满天》。这本书是鲁迅文学院对该院优秀学生创作精品的一次检阅,对该院显得重要,于樊健军也应该如此。 我通读完《有花出售》集子,有一个鲜明印象,就是樊健军着力描写的多是女性,有的干脆就是以女性为主人公形象,《夭夭》中的夭夭,《有花出售》中的谢青、谢筝、谢静,《鸽哨满天》中的红衣女子、白衣女子。有的女性即使不是主人公,在文中也占有重要地位,如《罗单的步调》中的许春荷、《隐身
  《有花出售》是樊健军的一个中短篇小说集子,收集有中篇小说《夭夭》、《罗单的步调》、《有花出售》、《大雪》,短篇小说《隐身》、《预谋》、《鸽哨满天》。这本书是鲁迅文学院对该院优秀学生创作精品的一次检阅,对该院显得重要,于樊健军也应该如此。

  我通读完《有花出售》集子,有一个鲜明印象,就是樊健军着力描写的多是女性,有的干脆就是以女性为主人公形象,《夭夭》中的夭夭,《有花出售》中的谢青、谢筝、谢静,《鸽哨满天》中的红衣女子、白衣女子。有的女性即使不是主人公,在文中也占有重要地位,如《罗单的步调》中的许春荷、《隐身》的东方佳人。作为一名男性作家,樊健军花这么多的精力关注女性,花这么多的笔墨描写女性,是值得我们重视的。

  我们生活的是一个风云激荡的大时代,有那么多作家描写工厂、农村和商贸、地产,取得了不小成绩。而作为参与这些变革的女性,相对于男性则较少被关注,被描写,较少成为主人公,新时期塑造的成功女性典型较少,这不得不说是一个遗憾。就文学史看,通过女性形象描写反映社会变迁是震撼人心的,《安娜。卡列尼娜》是这样,《包法利夫人》也是这样,因此,从这个背景考察樊健军所描写的女性有着重要意义。

  非常巧合的是,健军这本小说集编排是按照近期到过去的顺序的,也就是说,《鸽哨满天》发表的时间较《夭夭》为晚。为什么要说明这点?是为了阐述我的一个观点,樊健军通过描写,展现了女性主体意识的觉醒及张扬发展历程。

  女性主体意识是指女性作为主体在客观世界中的地位、作用和价值的自觉意识.它是激发妇女追求独立、自主,发挥主动性、创造性的内在动机。

  《鸽哨满天》描写的背景是义宁州城当铺巷一葛家大户生下一对双胞胎女儿,未成年即随父母外迁。二十年后,这一对女儿返回老家,一着红衣,红衫遮面,难见真容;一着白衣,风华绝代,是为天人。深宅老院,破瓦坜垣,街坊惊讶于她们怎样生活。很久,郎中石非友才得走进老宅一窥真迹,原来是红衣女子请她去替白衣女子看病。石非友开了处方,红衣女子拣了药,几天过后,白衣女子病情好转。之后,红衣女子经济渐渐窘迫,石非 友心生不满。一段时间后,红衣女子手头渐渐宽绰,而流言蜚语像蚊虫在州城飞舞,激起老实本分的石非友欲望,一次醉酒后进了老宅,白衣女子热情接待了他,他真正成了一名嫖客。只是梦醒时分,他看到的是一个满面疤痕的女子。。。。。。小说结尾,老虎岩匪首看中白衣女子,下聘礼娶她做压寨夫人,红衣女子李代桃僵上了山,被发现真相的匪首活活烧死,而白衣女子与石非友浪迹江湖过日子去了。分析这个小说,女性处于一种受压迫、受剥削地位,为了起码的生存,不得不出卖自己,人物典型性与中国传统的欢场人物差别不多,不能表现现代女性的主体人格、精神觉醒。

  改革开放数十年来,随着物质文明的发展,人的精神文明呈现出丰富性、复杂性,女性表现尤其是这样。樊健军敏锐地发现了这种变化,并通过塑造人物反映这种变化,《夭夭》和《有花出售》集中体现了作家的思考。

  《夭夭》描写一个叫夭夭的女孩身体与精神在现实生活的逃离。夭夭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是谁,自小与母亲生活。作为医院的勤杂工,夭夭的母亲“有可能染了某种怪病,以为夭夭的身体就是她的身体。她在包裹自己的同时将夭夭的身体包裹起来”,她买灰色衣服、大号衣服给女儿穿,怕女儿 张扬女性特征。她甚至跟踪女儿一切行踪,与女儿的关系是“跟踪与反跟踪,侦探与反侦探”,“从出生的那天开始,夭夭的每天都在谢沁儿的掌控之中”。这激起夭夭的愤怒和反抗,在一个街头表演艺人刀鱼的帮助下,夭夭逃脱了母亲的控制,与刀鱼走上街头表演。刀鱼训练夭夭的表演技能,启迪她的女性意识, 有了刀鱼的训练,夭夭“感觉自己的身体以前是沉睡的,现在让他唤醒了。她的每快骨头都在奔跑,每快肌肉都在运动,每个细胞都在舞蹈”。夭夭学会了表演,享受着性爱,身体和灵魂得到飞翔。小说在这时候发生转折,刀鱼失踪,一个影楼摄影师大眼刘接近了夭夭,利用自己拍摄的美妙的人体照片诱惑着夭夭。对美的渴望、追求,让夭夭像飞蛾扑火投入大眼刘的怀抱,夭夭鲜明地区别开刀鱼和打眼刘,因为“刀鱼迷恋于身体的形状,大眼刘迷恋的是身体的表面,一种身体的幻象”,不论是刀鱼还是大眼刘,都使夭夭心旷神怡、流连忘返,直到大眼刘因为意外死亡。小说到这里没有停止,夭夭的街头表演俘虏了小青年苏,他是一个穿着企鹅模型为商家表演的男孩,夭夭害怕伤害到他,千方百计回避他,只是拒绝不了他如火的热情最后燃烧在一起。夭夭觉得,“他让她想到一个被拒之门外的孩子。他被人抛弃了,渴望回到他的世界中。”相对于与刀鱼、大眼刘的相处,夭夭对苏的爱体现出一种母亲对孩子的爱,从女性身体意识的觉醒到女性精神高度的追求,再到以母亲意识对待爱着的男孩,樊健军层层叠叠、剥茧抽丝般展现出女性精神世界的丰富。

  《有花出售》写了花街老赌棍谢老头生育了三个如花似玉的女儿谢青、谢筝和谢静,谢青早早到南方赚钱,之后衣锦还乡,嫁一小混混,结果,小混混获悉谢青在南方那些乌七八糟的事而残暴体罚谢青,谢青忍无可忍杀死小混混被判刑;谢筝在医院做护士,整天忙着减肥,最后身体衰竭而亡;小说主角谢静具有传统女性美德,为了照看瘫痪在床的父亲,她辞了电信收银员工作,宁可自己开水煮店贴补家用;为了照看谢筝,她把谢筝接到自己租房;在谢青受到流氓丈夫折磨时,她毫不犹豫站在谢静一边。为了一家人,她压抑着自己的感情,而活泼的身体产生的欲望使她产生幻觉,“有一个男人向她走来,她迫不及待将她搂入怀中”,梦醒处,“她紧紧抱着一只枕头,她将她抱得死死的,抱成一具实实在在的肉体”。现实生活中,她对段某产生好感并产生感情,结果,她发现自己成为段某谋取私利的工具。面对亲人,面对生存处境,她只能隐忍,顽强活下去。这个小说中的谢青是独立的,在青春期受到伤害后,她义无返顾寻找新的生活途径;在赚到第一捅金后,她按照自己意志寻找伴侣,不论别人怎样说,坚持与一个街头小混混结婚,之后以自己的方式结束这段婚姻。谢筝是独立的,她的理念是“肥胖是可耻的,自己必须减肥”,并按照自己的方式减肥,一直到生命终止。对待感情,她听从内心感觉,不管别人表现得多么爱她,她依然拒绝。三个性格鲜明的女性互相纠缠,互相对比,生动反映女性精神的复杂、变幻。

  其它如《大雪》中的母亲,面对性功能丧失者丈夫凌辱,母亲毫不犹豫举起斧子。在大雪封山造成“我姐姐嫁不了”的困境时,母亲自作主张建一间板房,让姐姐与对象成亲。《罗单的步调》中罗单的嫂嫂许春荷担心情人武强受到罗单报复,千方百计通风报信。《隐身》中豪门媳妇东方佳人,为了夺取丈夫财产,找人给丈夫下毒。

  樊健军笔下的每一个女人,都是独特的,有个性的,她们将“人”和“女人”统一起来,体现着包含性别又超越性别的价值追求,随着历史发展和社会环境的变迁而不断的变化充实。有学者认为,女性主体意识主要表现在性意识、权利意识、独立自主意识和可持续发展意识等方面,《有花出售》中的不同女性形象多角度、多层面体现了这些意识,尤其是夭夭这个形象内涵丰富、特立独行,体现新时期女性形象的某些共同特征。

  如果男人是一本书,那么女人就是一个谜,没有细心、赖心、恒心、信心,想去解开一个个谜是不可能的,樊健军具备了这种能力,或许与他的秉性、天赋有关,他喜欢思考,喜欢琢磨,喜欢探究幽微深奥的人或事。这是他的长处,也是他的致命弱点,他太迷恋于花街(花柳巷)、当铺巷,沉醉于一个个虚幻的世界,精心描绘一个个边缘人,而与喧嚣红尘、烟火人生有所差距,与这个风云变幻的时代有所差距,使得文本阅读与真实生活产生隔阂,让读者进入的是“我(樊健军)的世界”而不是“我们的世界”,从而限制了阅读的发散性和接受的亲近性。相信樊健军会给这个世界塑造出更丰富、更先进的女性形象。
责任编辑:罗贤华
首页 | 要闻 | 视频 | 图片 | 旅游 | 财经 | 教育 | 生活 | 文学 | 人物 | 档案 | 观点 | 资讯 | 便民服务 | 专栏 | 修水视频 | 热点网事

Copyright © 修水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13330016260 QQ:303998284 修水网超级群:2756263 房产家装群:117835007 邮箱:163.www@163.com

赣公网安备 36042402000001号

Power by DedeCms 赣ICP备05004636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