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视频 图片 旅游 财经 教育 生活 文学 人物 档案 观点 资讯 便民服务 专栏 修水视频

小说

旗下栏目: 文化艺术 书刊 小说 诗词 散文 记实 民间故事 黄庭坚传

首页 > 文学 > 小说 >

417房间

来源:古城旧梦 作者:胡凌云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1-30
摘要:你找他做什么?他死了,自杀了。你走吧,我不想看到你,你就像他的鬼一样。 她不知道找了他多少次,找了他多久。他的家人每次都拒她于门外,每次都重复着他死了,他自杀了但是她不相信。 她找了他所有到过的地方,所有能联系上的人,但都音讯全无。 现在怎么办?只能用上最后一点力气去镇上找个旅店先住下来。夜色有点扎眼,又可能是饥饿的原因吧,总之看到什么都扎眼。 她落魄极了,她知道这三个月来路程的寻找都是徒然的,但是他在哪里?他这样的突然失去联系到底是为了什么?她相信他,亦如他相信她。 他们没有诺言,没有谎言,有的都只是1
    “你找他做什么?他死了,自杀了。你走吧,我不想看到你,你就像他的鬼一样。”

      她不知道找了他多少次,找了他多久。他的家人每次都拒她于门外,每次都重复着“他死了,他自杀了……”但是她不相信。

      她找了他所有到过的地方,所有能联系上的人,但都音讯全无。

      现在怎么办?只能用上最后一点力气去镇上找个旅店先住下来。夜色有点扎眼,又可能是饥饿的原因吧,总之看到什么都扎眼。

      她落魄极了,她知道这三个月来路程的寻找都是徒然的,但是他在哪里?他这样的突然失去联系到底是为了什么?她相信他,亦如他相信她。
       他们没有诺言,没有谎言,有的都只是12年相处的点滴记录,像阿婶家记流水账的本子一样毫无新鲜可言,但却是那么的充满安全感,失了它,整个生活的过去和未来都好像再也找不到前世今生。 

      这条路是通向镇上的唯一一条砂石路,路上或许是因为断夜了才显得人烟稀少。

      好在路边起伏着的土堆,或是稀疏的灌木丛都还在那里,她仿佛听到它们在嘀咕着什么:“他呢?往常都是他们俩一起赶路的,怎么今天只有她一人?”

      她也好想它们真的过来问问,她会什么都告诉它们的:“她的爱人丢了?找不到了,找了好久好久,电话没有,留言没有,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却好像这沙尘地的风沙一样,说跑就跑了。”

      她爱他,她不能没有他,他是她的全部,是她唯一存活的理由。这个话不管是说起来还是听起来都是那般的发麻,但却是她现在唯一能说出来的话,仿佛风听见了会告诉他,仿佛神明听见了会把他带回来。

      她甚至坚信,他一定是受了另外一姑娘的迷惑,与她谈着露水姻缘。哪怕是这样,她也不怪他,只要他能回来。

      走着走着,她伤心得一股脑瘫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她那又脏又破的双肩包好像也累了一样,在她肩膀上倒着,像睡着了一样。她看到不远处冒着不繁华的灯,应该快到镇上了。

       刚到街上,路边上有个老头子卖着酥油糌粑,想想她都几天没有吃过食物了,但她只有眼睛盯着,她的脚不听使唤的并没有停下来:“难道冥冥之中提示着她,他就在前面,在某个旅店?”



      有了这一意念,她心生快意,脚步也变得轻快了起来,感谢主,她不由分说的顺着前方来了一个朝拜。

      她停在这条街上的第一家旅店,在只有一张桌子的前台处,她取下酣睡的双肩包,用手快速的扫了下凌乱不堪的头发,干巴巴的上下嘴互相抿了一下。她叩了叩趴在桌上幸福睡着的老板娘,开口问着:“有没有短期出租的房间?”
    
    “有有有,但是只剩下一间了,是四楼最尽头不临街面的,安静着呢。我们店生意好,在街头处,大多数客人都会选择我家店。这里方便赶路。这房间还是下午才空出来的,我找找钥匙,417,417……,找到了,跟着我上楼吧,我善良的姑娘。”老板娘看着大方极了。
   
     “来,跟我上楼去,我带你去看看房间,看你风尘满面,一定累极了。”“古度阿妈,你这里地势好,人来人往,你好好心,帮我看看这个人你见过没有?”她拿出一张皱皱的白纸,上面有他的画像,那还是她三年前打印出来放在书本里的。画像上最显眼便是他那左耳垂处豆大的黑痣。

     “阿妈,古度阿妈,他长得很像高山很魁梧,他叫扎西宇送,黑得冒油的皮肤。他很会唱歌,他走到哪里都会背着他心爱的镶着水晶的吉他,他耳根处有一颗黑痣。你一定见过他的。”

     “不不不,姑娘,我没有见过他,也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老板娘有些慌张地说。

       永远听到的都是“不不不”,为什么全世界都没有见过他?我找了他整整三个半月,找到哪里,即便是认识他的人都避开我。刚刚旅店的老板娘还好好的像古度阿妈,怎么顷刻间便成了一个坏女人的模样?

      她沮丧极了。懊恼极了。甚至都觉得荒诞极了!
      
      她恶心的看着房间里不明亮的一切,破旧的梳妆镜像擦满了脂粉的妓女一样摆着廉价的姿态。天花板上落下一块白皮子正好掉在床上,床上不明不白的白色床褥看上去很久没有见天日般的发着阴暗光亮。

      墙角处有一组紫色的沙发,充其量是一块紫色的布包裹着来历不明的内容物一样散发着潮湿的味道。床头处有两个柜子,柜面上有很多被烟烫过的疤痕,左边的柜面上也有,再看看右边的柜面上也有。  

      房间的各种物体充斥着她的眼睛,她的大脑,她的身体,她的一切一切,乱极了。但是她好像闻到了他的味道,他每回抽烟都会习惯性的去烫床架还有柜面的……他喜欢让她变得伤痕累累,就像这床头柜的柜面。
 
      她扔下背包,冲到狭小的厕所里找寻着能有水出来的工具,看到发黄的蹲盆处有一个发黄铜锈斑斑的水龙头,她用力的地拧开它,这时,她发现垃圾桶里一根未清理的烟头。

       她突然大声的喊叫着:“下午空出来的房客一定是他!”

       她跟他一起12年之久,他的发丝,他的指甲泥,他的烟熏,他鞋臭的味道,他带有眼神的空灵仿佛都还留在这个空气里,她激动极了。
    
      她想起刚刚古度阿妈肯定没有仔细看我给的画像,古度阿妈肯定是忽略了我的问题,不行不行,我要去问问她,她一定见过他的,或许这三个多月他都住在这里,住在这间房,这间安静的417房间,这潮湿而又温暖的房间。

      “古度阿妈,请告诉我,下午退房的房客是不是他?这个叫做扎西宇送的男人,你仔细看看好不好?”她屏着一切声息按捺着等着回答。

      “姑娘,我疲惫的姑娘,我真的没有见过他。从来都没有见过。下午退房的是一对夫妻,哦,一对看起来恩爱极了的夫妻。”
说着便急急下楼去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这样匆匆忙忙的。”老板娘刚下楼,她的丈夫就问。“我把三个月前有人自杀的那间417租出去了,租给了一位落寞极了的姑娘。”

     “你真是可以的,不是说好那间房不要租吗?省得人家知道了惹麻烦,谁会愿意租一间有人自杀的房间。”“我不也是为了生计吗?再说,那女人好像挺喜欢房间里的一切,找到什么感觉似的。”

     “真是的,这417房间,真是邪了门。”老板娘的丈夫喃喃自语。

【古城旧梦】出品
微信号:gcjm888888                    

   胡凌云:女,八零后,江西修水人。爱好文学,毕业于江西经济管理干部学院,供职于某乡镇。
责任编辑:胡凌云

上一篇:世 相

下一篇:“拆”

相关阅读

最火资讯

首页 | 要闻 | 视频 | 图片 | 旅游 | 财经 | 教育 | 生活 | 文学 | 人物 | 档案 | 观点 | 资讯 | 便民服务 | 专栏 | 修水视频 | 热点网事

Copyright © 修水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13330016260 QQ:303998284 修水网超级群:2756263 房产家装群:117835007 邮箱:163.www@163.com

赣公网安备 36042402000001号

Power by DedeCms 赣ICP备05004636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