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视频 图片 旅游 财经 教育 生活 文学 人物 档案 观点 资讯 便民服务 专栏 修水视频

红色修水

旗下栏目: 红色修水 修水古建 修水文物 古树

斩阎罗

来源:古城旧梦 作者:朱旭东 人气: 发布时间:2022-01-14
摘要:1928年8月,在红五军的支持下,仁西两乡红得热火朝天,纵横百里都是红色割据区域,唯独东皋、古市一带被冷圣英、冷彪组织的国民党地方保安团盘据控制。 这伙团匪杀人放火,催租逼债,称霸一方,无恶不作。团总冷圣英更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人送外号阎罗王。 修水县委决定:坚决拔掉东皋、古市的土围子,扩大红色割据区域。8月下旬,县委组织水源、大桥、杨坊等地赤卫队千余人攻打东皋民团驻地墈下祠堂,东皋民团一触即溃。冷圣英、冷彪见势不妙,慌忙夹着尾巴逃到了修城,从此东皋一带红了起来。 龟缩在修城的冷圣英念念不忘反攻倒算,
  1928年8月,在红五军的支持下,仁西两乡红得热火朝天,纵横百里都是红色割据区域,唯独东皋、古市一带被冷圣英、冷彪组织的国民党地方保安团盘据控制。
         这伙团匪杀人放火,催租逼债,称霸一方,无恶不作。团总冷圣英更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人送外号“阎罗王”。
         修水县委决定:坚决拔掉东皋、古市的“土围子”,扩大红色割据区域。8月下旬,县委组织水源、大桥、杨坊等地赤卫队千余人攻打东皋民团驻地墈下祠堂,东皋民团一触即溃。冷圣英、冷彪见势不妙,慌忙夹着尾巴逃到了修城,从此东皋一带红了起来。
        龟缩在修城的冷圣英念念不忘反攻倒算,当红白相争,革命形势转入低潮时,就趁火打劫纠合反动势力,变本加厉疯狂报复,危害苏区红色政权。
        1933年秋,三区游击队联合县独立团,对死灰复燃的冷圣英东皋民团给予了狠狠打击。但狡猾的“阎罗王”再次金蝉脱壳,逃之夭夭。
         “三十六计跑为上,躲到哪里去?”“阎罗王”鹰隼一样的眼睛骨溜溜地转了好几圈,眉头一蹙:想到了先到水源梨树坳找“七里王”卢焕梁再说。梨树坳,卢焕梁挨户团(卢水保卫团)团部,阴森恐怖,空气中弥漫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卢团总,焕梁兄,兄弟的家都给赤匪抄了,你可得替兄弟作主呀!”冷圣英丢魂失魄来到挨户团团部,哭丧着脸诉苦:“庆隆、永昌那些赤匪追杀得紧,小弟只能在焕梁兄的地盘上借住些时日。”
         “圣英老弟,看你说的,我这里安全得很!”卢焕梁眨巴着爆环眼,拍着胸脯给冷圣英提神打气:“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就放心住到圣学屋我老庚家去。”  “小心使得万年船,焕梁兄切莫声张!”冷圣英环顾四周,压低了嗓门。
         “兄弟把心放到肚皮上,我这刚抓了两个土匪婆,准备卖到湖北换枪,今晚算是为兄弟接风压惊,乐呵乐呵。”卢焕梁拍着冷圣英的肩膀。“鸡巴硬过吹火筒,多谢大哥美意,哈哈哈……”冷圣英色迷迷的,两人同时发出了淫邪的奸笑……
  圣学屋背靠戴家塝屋背山,分老屋、新屋,一进三幢,有三个横堂一个后堂,三扇大门八扇耳门,十八条过巷或明或暗,房间百余。红白相争时,因“防反”躲土匪,不少人家挖夹墙装暗门,有如迷宫,是个藏身的好地方,党组织与游击队对这个大屋场的变化情况也不是很清楚。
  有“七里王”卢焕梁撑腰,“阎罗王”当天就悄悄躲进了圣学屋,把朱旺秉家正房后的一间阁楼作为藏身之处。卢焕梁派狗腿子卢辉仁隔三差五送来粮食和用品。
   “阎罗王”深居简出,一晃十天半月过去了,嘛事没有,自以为躲在“七里王”的卵巢之下万事大吉,每天该吃吃,该喝喝,盘算着等过了这阵风头,再跟庆隆、永昌这班“赤匪”好好算账。“七里王”时不时还邀他到梨树坳逍遥一番,日子过得好不自在。
  “七里王”卢焕梁的狗腿子卢辉仁斫肉购米,添这买那进出圣学屋,街西头柳巷女“桃花红”隔三差五跟着进进出出。这些反常现象被在水源街口铺卖柴火的王诗经看在眼里,暗暗记在心里。
        腊八节这天,正赶上祈年祭神,王诗经到圣学屋给一户地主家送柴火。他留意观察,窥见屋东头一个肥头大耳,鹰钩鼻,头顶微秃,年约40左右的男子正与卢辉仁鬼鬼祟祟,交头接耳,“桃花红”在一旁打情骂俏。
        王诗经认出这正是曾带着匪徒在水源石马垠、石牛岭杀人放火、奸淫抢掠的东皋民团团总,三区游击队要找的冤家对头“阎罗王”。王诗经不动声色,将看到的情况一五一十悄悄告诉了“老炳”。
         “事不宜迟,必须立即报告区委!”地下党员“老炳”连夜抄山路,闯过敌人的封锁进到苏区,向三区书记朱庆隆、区苏主席朱永昌报告了情况。区委决定除掉“阎罗王”冷圣英这个反动恶霸,商定了“斩阎罗”行动方案,并把这项艰巨任务交给了游击队长朱世祖。
         腊月小年后,朱世祖带领6名游击队员,轻装出发,避开敌人哨所,赶到水源与“老炳”接头。朱世祖和“老炳”连夜悄悄来到石马垠——一个只有三、四户人家,非常隐蔽的山窝窝。
         “咚、咚、咚”三声轻轻的敲门声。随着沙哑苍老的几声“咳咳”声,一个满头白发,佝偻的身子几乎弯成直角,黑黄的脸上布满皱纹的老汉,打开了半扇破旧的房门。
         “老炳”一闪身进了屋子,随手将门关上。“诗经老哥,这是游击队朱队长”。“这是王诗经”,“老炳”转过身向朱世祖介绍,“诗经大叔,我代表游击队谢谢你!”,朱世祖上前紧紧握住了老人粗糙得象松树皮的双手。
         王诗经,1876年生,是个憨厚老实饱受地主压迫的贫苦农民,无儿无女,穷困潦倒,在石门垠搭了二间破旧的茅棚,靠打短工和卖柴度日。因生计所迫早已背驼,十里八村人前人后都叫他“经驼子”。
         1930年红军来后,共产党领导农民打士豪分田地,“经驼子”分得了土地,过上了好日子。可是好日子没过二年,反动派又卷土重来,“经驼子”重受苦难,因而非常怀念共产党。
          圣学屋这么大一栋房子,四通八达,地形复杂,要准确找到“阎罗王”藏身住所,了解其住所环境和掌握活动规律并非易事。王诗经常在街口铺卖柴火,又有亲戚住在圣学屋,加之王诗经老实可靠,对共产党、苏维埃心怀感情,对土豪恶霸深仇大恨。
         因而三区领导在商量与决定派人侦察圣学屋地形环境和冷圣英活动情况时,首先想到了这位苦大仇深,对共产党深怀感情的老人。
         “诗经大叔,我们这次来就是要完成区委交给的任务,消灭冷圣英这个反动恶霸,为受压迫受剥削的穷苦人报仇!”朱世祖和“老炳”向王诗经说明了来意,王诗经欣然答允,再去圣学屋摸清详细情况。
         天亮后,王诗经挑了一担柴火到街口去卖,在圣学屋老表亲戚家坐了半天。他把圣学屋巷头巷尾、角角落落和“阎罗王”冷圣英的藏身处所、起居习惯摸得一清二楚。
       王诗经还暗中在狗窝放上饭团,将东屋耳门边朱奕坤家的大黑狗毒死,并把门栓做了手脚。他将柴火卖掉后,迅速回来把侦察到的情况原原本本告诉了朱世祖,游击队决定当晚立即行动。
        腊月二十八(1934年2月11日),残月当空,寒气袭人,街口铺传来稀稀落落、噼里啪啦的爆竹声。朱世祖带领游击队员翻墙进院,拔开东屋耳门门栓,左转右拐穿过四条过巷,悄悄潜入“阎罗王”藏身的阁楼。
        此时,“阎罗王”早已呼呼大睡做着春秋大梦,世祖一把掀开被盖,“阎罗王”猛然惊起:“什,什,什么人?!”话音未落,只见寒光一闪,游击队员手起刀落,了结了“阎罗王”的性命。游击队留下了《“阎罗王”冷圣英的罪状和告反动派的警告信》,安全返回了根据地。
        “‘阎罗王’死了,红军又回来啦!”匪首冷圣英被处死的消息象长了翅膀样传出,人心大快。“七里王”卢焕梁得知冷圣英被游击队处死的消息后,暴跳如雷,派出爪牙四处打听是谁走漏风声引来了共产党游击队。
        1934年6月,卢焕梁挨户团得知此事是王诗经做的侦探后将其抓去,用烧红的铁火钳捅进王的肛门,逼其交出同伙,王闭口不说。
          卢焕梁命爪牙抬来一副大石磨压在王诗经的驼背上,凶神恶煞般质问:“共产党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经驼子’你他妈的胆子钵盆大,不怕掉脑袋做赤匪坐探,值得吗?!”
         “共产党分土分田,让我过好日子,值!以我一命换‘阎罗王’一命,值!”王诗经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挨匪分队长卢辉仁和一名匪徒踩在石磨上,一语双关恶狠狠地狂叫:“老子叫你值,叫你值!驼子叫你成直子!”只听见背脊骨“咯嚓”一声,脊柱崩断,王诗经顿时昏死过去……
         在奄奄一息之下,匪徒们用篾篓子将王诗经抬到刑场,砍下脑袋,在街口等地悬首示众。解放后,王诗经被评为革命烈士。

【古城旧梦】出品
微信号:gcjm888888                    

       朱旭东:江西修水人,从事检察、纪检监察工作卅余年。业余爱好收集整理撰写革命题材故事。

责任编辑:朱旭东

上一篇:坚强苦战红16师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阅读

最火资讯

首页 | 要闻 | 视频 | 图片 | 旅游 | 财经 | 教育 | 生活 | 文学 | 人物 | 档案 | 观点 | 资讯 | 便民服务 | 专栏 | 修水视频 | 热点网事

赣ICP备09008563号-2 修水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13330016260 QQ:303998284 修水网超级群:2756263 房产家装群:117835007 邮箱:163.www@163.com

赣公网安备 36042402000001号

Power by DedeCms 赣ICP备09008563号-2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