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视频 图片 旅游 财经 教育 生活 文学 人物 档案 观点 资讯 便民服务 专栏 修水视频

当代人物

旗下栏目: 当代人物 修水名博 历史人物

首页 > 人物 > 当代人物 >

坚守深山育桃李

来源:修水报 作者:阮皇勇 黄新建 人气: 发布时间:2012-10-30
摘要:在深山坚守40载,作为桃里唯一的公办教师,还有这么多孩子要读书是他坚守的理由,学生有进步,学校有变化是他坚守的动力。宁州镇桃里联村小学校长陈金恪坚守深山育桃李 宁州桃里,群山深处,一所不起眼的小学静立其中。 10月10日,周三,清晨5点,第一声鸡啼回荡着山区
  在深山坚守40载,作为桃里唯一的公办教师,“还有这么多孩子要读书”是他坚守的理由,“学生有进步,学校有变化”是他坚守的动力。宁州镇桃里联村小学校长陈金恪——坚守深山育桃李

  宁州桃里,群山深处,一所不起眼的小学静立其中。

  10月10日,周三,清晨5点,第一声鸡啼回荡着山区久久的宁静。陈金恪比平时早起了半个小时,他要走10华里山路到竹土段教学点去检查工作。入秋的山林寒意渐浓,他加快步伐以驱散雾珠袭来的凉意,他必须在8点前赶回来上课。作为桃里联村小学的校长,他管理方圆数十里山区的5个教学点,他每周要去一个点做这样的例行检查,最远的坪田点有15华里山路,步行需2个多小时,他所在的桃里完小是规模最大的一个,6个年级,88名学生,6名老师。

  今年58岁的陈金恪,精瘦而矍铄。1972年,18岁的他从共大修水小斗岭分校毕业,进入桃里黄沙坪村小当民办教师,到如今须发泛白,留下他近四十个春秋的山区坚守。

  清贫中坚守

  上课铃声响过,学前班的张丛伟在奶奶的拉扯下,带着哭脸姗姗来迟。陈金恪站在门口催促,他要在每天上课铃响后挨班核对人数,8点10分,一年级的涂美玲还没到,联系家长,告知已经来校,陈金恪有点急了。他请隔壁班老师帮他盯一下教室,便匆匆沿路去寻。半路,发现蹲坐在山上的涂美玲彷徨无措,陈金恪紧紧牵着她的手下山返校。一个都不能少,他说,上午下午上课铃响都要检查一次。

  由于山路难行,学校88名学生有62名住校。为了加强对寄宿生的管理,学校开设了早晚自习,6名老师,6个班级,一天下来一刻都不能松懈。

   课间,陈金恪来到厨房协助妻子帮学生们淘米蒸饭。蒸饭烧柴主要是学生上交,可常常不够,点火的毛柴和不足的柴火都是陈金恪利用周末上山去砍、去拣。

  每周三、周五学生们可以回家取菜。今天是周三,学生们下午上完课后回家取菜,老师们也可以短暂休息。而往日,陈金恪在晚自习后还要巡夜到23点左右。

  下午6点,陈金恪给五年级学生郑雷秀的家长郑华打电话,询问孩子是否到家。郑雷秀所在的姜坪是所有学生中离校最远的,近16华里,其中一半是山路。

  日子就这样在单调中重复,清贫中坚守,而陈金恪总在想办法让学生们学习环境更好,学得更多。

  村里娃也应有个性发展

  一把镰刀,一双解放鞋,每年开学前两天陈金恪都要把学校周边的杂草、水沟清理一遍。他的学校没有校牌,校园环境却让人惊喜,操场到教室干净整洁不输城里学校,板报与布置温馨感极强。

   “孩子都是一样的,村里娃也应有个性发展”。2010年开始,陈金恪在学校开设了书画、音乐、体育、手工、游乐五个兴趣小组,每周有一堂兴趣活动课。看到女儿黄小青写字进步明显,村民黄财宝很激动,曾专门到学校来感谢陈金恪开设书画课。

  四年级的课堂上,涂云波在数学课还开着语文书,陈金恪总要不间断地督促下这个活跃分子。这堂课黄玲被点上去板书3次,因为一次调皮被批评后,她情绪低落,三次演算成功,被掌声鼓励的小姑娘明显自信了许多。陈金恪细微地发现每一个学生的特点,班长郑江瑞课上不断的咳嗽,因为带病坚持上学还保持了良好的卫生,他被评为了本周“爱班星”。数学进步星、学习星、文艺星……陈金恪在教室张贴了一张大表,记录着班上同学每周的点滴变化与成长。

  我有了更多孩子

  说起当老师,总有人羡慕他们有个漫长的暑假。而暑假对陈金恪来说是个永久的痛。他忘不了1979年暑假,他在离家15华里的坪田完小当负责人,为配合大队建校舍,暑期他留在了工地上。这时,家里捎信来,3岁的女儿突发爆发性肝炎,催他回去。此时,他负责的建校项目正在赶工也离不开他,于是捎信给妻子找医生为女儿看病。然而,女儿的病情没有他想象的那么乐观,由于当时医疗条件差,女儿不幸夭折。

  1981年,秋季开学,陈金恪调入桃里公社完小当负责人。这时仅1岁多的小女儿患病需送县医院治疗,因开学工作繁杂不能抽身的他捎信让爱人送女儿去医院。没想到,三天后噩耗再次传来,小女儿身患白血病,病情紧急。悲痛的陈金恪慌忙赶往医院,却在半路遇到妻子,怀中的女儿已永远不会再醒来。

  一星期后,陈金恪疲惫的身影又出现在讲台。“我有了更多的孩子”,他这样安慰自己,“把来不及给女儿的父爱给我的学生,也许是对女儿最大的告慰”,将思念与愧疚寄托到对学生的关爱,陈金恪让自己更加忙碌起来。

  在桃里黄沙坪小学、西坑小学工作时,属一人一校,从校长到炊事员都是陈金恪一个人。年纪小的学生常常屎尿在身上,陈金恪都要亲手为他们洗刷衣物。早晚为学生们烧开水,中午要做饭。“做这些的时候会想起女儿”,陈金恪说起来有些哽咽,这些他从未给自己孩子做过。

  去年4月的一次查寝中,四年级的周美霞突然哭了,临近23点,学生都已熟睡。陈金恪迅速跑来查看情况,发现周美霞全身发热,立马驮起她就往村里卫生所赶。在卫生所打完针,驮回来,又是烧水、喂药,等哄孩子睡着时已是次日凌晨1点。这样的事陈金恪已习以为常,大多时候医药费也是他出的。

  开学第二周,三年级的周思棋因重感冒四天未到校,见孩子学习有积极性,陈金恪就利用周末时间为他补了两天课。临走时,家长塞给他100元当酬劳,陈金恪却怎么也不肯收。

  我必须坚持下去

  桃里原是一个乡,名门故里,人丁兴旺。陈金恪记得,最盛时曾同时有六所小学,而他在这六所学校都任教过。在桃里任教过的老师有十几人,转编后,都相继离开山区进城工作。已转编15年的陈金恪是现在桃里唯一的公办老师。“不是不可以走,而是山里需要我”他说,“还有这么多孩子要读书,我必须坚持下去”。

  走在路上,碰到他的村民都会停下来问声陈老师好,有时坐车不经意就有人把票买了,暑假总有几个考上大学的学生来向他报喜……村民为陈金恪的坚守深深感动。他犹记得,在自考师范时,教材不慎落入河中被水冲走,同时应考的一位他曾教过的学生闻讯后,立刻将自己的书给陈金恪送来。在陈金恪看来,这些荣耀远比他床下的一箱荣誉证书更珍贵。
责任编辑:阮皇勇 黄新建
首页 | 要闻 | 视频 | 图片 | 旅游 | 财经 | 教育 | 生活 | 文学 | 人物 | 档案 | 观点 | 资讯 | 便民服务 | 专栏 | 修水视频 | 热点网事

Copyright © 修水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13330016260 QQ:303998284 修水网超级群:2756263 房产家装群:117835007 邮箱:163.www@163.com

赣公网安备 36042402000001号

Power by DedeCms 赣ICP备05004636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