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山谷风 视频 图片 旅游 财经 教育 生活 文学 人物 档案 观点 资讯 便民服务 专栏 修水视频

散文

旗下栏目: 文化艺术 书刊 小说 诗词 散文 记实 民间故事 黄庭坚传

端午时节说麦豆

来源:修水网 作者:杨廷丰 人气: 发布时间:2022-05-24
  一、

  麦黄季节的一个周末晚上,父亲走到门口看看天色。饭碗一搁,他郑重宣布:“明天早点起,把小麦割了。”
   “栽禾要抢先,割麦要抢天。”第二天太阳刚眼山,我们兄弟几个吃完早饭,在父亲的带领下,手握弯刀出了门。东边的山岗上,远远望见几畦整齐的小麦。
  走到麦地,我们一人一畦排开。江南雨水多,土地湿润,割麦有技巧。父亲告诉我们,割麦时左手握紧麦秆,右手持刀,刀尖朝下,就地前伸,往后拉刀要快。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我不是留高茬了,就是把整个麦根拔起来,别别扭扭地,我们坚持往前割。
  太阳升起来,热烘烘地照着我们,汗水悄无声息地往下淌,灰尘沾满了整个脸,痒痒的;麦芒刺到脸上,如针刺一般。蹲着略略歇息一会儿,就着茶壶嘴喝口凉茶,再接着割。
  太阳当中好久,我们才把几畦麦子撂倒。我们回家吃饭,父亲留下来把麦子打成捆。下午,我们用竹棍一头一捆挑回家。
  “轻寒微雨麦收时。”麦子抢到家,接着就要搭麦。
  堂屋一个角落里放置一只方桶,方桶外面的宽边处斜靠着一个竹栅板,父亲解开捆,双手握住一大把麦子根部,然后掉头使劲朝那竹栅板上搭,接着一抖,麦粒雨点般落到方桶里。灰尘和麦芒纷纷扬起,又缓缓下落。飞溅的麦粒,打得脸发麻。

copyright 修水网


  “咚——咚——”,搭麦声持续一下午,父亲才将麦子搭完,他全身织满了尘土,甚至眉毛上都蒙上厚厚的一层。
  趁着天晴,母亲把麦子铺到地箕晒干。
  有时她让我们提一袋麦子到附近的加工厂兑换面条,此后的一日三餐里除了米饭,还时不时能看见苋菜煮面条。
  面条吃腻了,母亲上山冈摘桐叶,变换花样给我们做吃的:母亲往新麦粉里倒入清水,掺上适量的盐或红糖,一起和成糊状,然后用调羹把面粉糊糊舀到洗净的桐叶上,搁到饭上蒸。一会儿工夫,锅里桐叶粑粑的香味引得我们口水直流……现在一闻到馥郁的栗花香,我就自然而然地想起那黄褐色的散发着淡淡清香的桐叶粑粑来。
  缺衣少食的年代,炒麦子可称得上稀罕的零食了。炒熟的麦子磨成粉,小孩子喜欢吃,因为一笑就会喷出白雾来;熟麦粉也可以与糖、开水一起和成糊糊吃。也许是吃多了的原因,那味道不敢恭维。
二、

  “东风呀吹得那个风车儿转哪 ,蚕豆花儿香啊麦苗儿鲜。”电视里有人在唱《九九艳阳天》,嗓音甜美,深情款款。端午临近,家乡的蚕豆应该黒荚了吧。

本文来自修水网


  说起蚕豆,我对它有一种特别的感情。
  未成熟的青蚕豆,可以煮饭吃,也可以用瓦罐炆了吃,小孩子喜欢这种吃法,像各种串那样,熟蚕豆可以用细篾条串起来,当零食擎在手里一边吃一边炫耀;过菜荒时,青蚕豆还可以剥去外皮做成菜,或煮汤或用油爆炒,味道绝佳。
  蚕豆成熟了,晒干了。被嘴馋的我们纠缠得没法,母亲把干蚕豆放到水里浸泡。等到蚕豆芽鼓起破皮而出的时候,她捞起蚕豆沥干水,然后掐破蚕豆腰部,和沙一起放到锅里炒;不怕费油,也可以用刀在蚕豆底部切个“十”字,炸成蚕豆花。这样或炒或炸的蚕豆壳好剥,吃起来味道特别香,特别脆,老少皆宜。
  年轻人有嚼劲,那就来个干锅炒蚕豆吧,这样炒熟的蚕豆可不是一般的硬。记得小时候吃这种“铁子”蚕豆,先是手嘴并用剥去壳,然后把豆放进嘴里,上下牙齿使劲咬合下去,有的像咬到石头似的纹丝不动,不得不吐出来,有的突然“蹦”的一声,似乎把整个脑袋都震动了,蚕豆才裂开成两半……蚕豆越嚼越香,牙齿越嚼越有劲,直到感觉腮边咬合肌鼓鼓的很酸胀,我们才住嘴。
  如今,农村的青壮年大多出外谋生,留守在家的老的老、少的少,很少有人种蚕豆了,餐桌上也鲜见青蚕豆的踪影了。如果想吃炒蚕豆,上超市就能买到。那蚕豆,也香,也脆,但吃起来总觉得少了那种特别的滋味…… copyright 修水网

责任编辑:杨廷丰

上一篇:诗意人生

下一篇:乡贤的风骨

相关阅读

最火资讯

首页 | 山谷风 | 视频 | 图片 | 旅游 | 财经 | 教育 | 生活 | 文学 | 人物 | 档案 | 观点 | 资讯 | 便民服务 | 专栏 | 修水视频 | 热点网事

赣ICP备09008563号-2 修水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13330016260 QQ:303998284 修水网超级群:2756263 房产家装群:117835007 邮箱:163.www@163.com

赣公网安备 36042402000001号

Power by DedeCms 赣ICP备09008563号-2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