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视频 图片 旅游 财经 教育 生活 文学 人物 档案 观点 资讯 便民服务 专栏 修水视频

档案

旗下栏目: 红色修水 修水古建 修水文物 古树

饶平进士苏信行迹小考

来源:未知 作者:山谷 人气: 发布时间:2021-12-09
摘要:苏信,字宗玉,号确轩。明时饶平东里大埕乡人。东里的范围大概为今大埕、所城、柘林三镇,也称东界、下宣化;明代此地人才辈出,科甲辈出,苏信即是其中的代表人物。东里进士陈天资所撰《东里志》(2001年校订注释本)中,有苏信传记,录之如下: 苏信,字宗玉,和平坦
  苏信,字宗玉,号确轩。明时饶平东里大埕乡人。“东里”的范围大概为今大埕、所城、柘林三镇,也称东界、下宣化;明代此地人才辈出,科甲辈出,苏信即是其中的代表人物。东里进士陈天资所撰《东里志》(2001年校订注释本)中,有苏信传记,录之如下:
  “苏信,字宗玉,和平坦率,少有文名,登正德丁丑进士,擢留台御史。丁忧。复除北道,巡抚闽省,决狱明恕,敷政宽平。归家与二三老优游泉石。寓边有漏泽园,岁久荒秽,公购邻山一所益之,以归夫贫而无地葬者,人谓泽及枯骨。”
  饶平民间还流传有其读书用功,性格正直的传说,但方志中关于苏信的记载不多,《饶平县志》并未立传,后民国陈梅湖于《饶平县志补订》中则有传,增述其在福建参与刻梓《晦庵先生文集》及归乡经历。
  查阅相关资料,有零零散散关于苏信的记载,本文仅就相关文献,尝试探寻这位明代乡贤的足迹。
 
一、家世

  苏信为正德十二年进士,当时潮州府的同榜进士另外还有三人,分别是薛侃、萧与成、陈大器,其中薛侃与苏信还是同科举人,四人在府城建有“四进士坊”。
  在《正德十二年进士登科录》中有其家世的记载:
  “苏信,贯广东潮州府饶平县,灶籍。县学生。治《书经》。字宗玉,行三,年四十一,二月二十日生。曾祖启,祖明振,父钦义。母陈氏。严侍下。兄理、参;弟俊、鸾、嵩、选、凤、卿。娶陈氏。广东乡试第十七名,会试第一百六十九名。”
  《饶平县志·赠荫》有嘉靖元年封赠其父苏钦义的记录:“封御史苏钦义,号坦庵,进士信之父,嘉靖元年。”另外在《东里志·人物志 贡生》中列有苏信二子之名:“嘉靖六年贡生苏经,字通道,号东湖,信之子,未仕卒;嘉靖十年贡生苏维,字广湖,经之弟,未仕卒。”
  苏信的籍贯为灶籍,明代户籍为世袭,以不同职业分为“民、军、灶、匠”等不同类别,灶籍主要为产盐地区的盐民,东里自古是产盐重镇,是“小江东界场”所在,明代知县罗胤凯在《开盐禁》中有云“……续据宣化都老陈肇业等呈称:本县宣化、信宁二都,海滨人民,田地稀少,专以晒盐营生,额课在小江场追征。盐石第载于本县各乡埠头变卖米谷银两,纳课赡家,及有司粮差,养生送死,全赖于此。”并且东里有一个有趣的现象,明代东里的几名进士:周用、苏信、陈天资、黄锦、黄琮,他们都是灶籍。
  《登科录》记苏信在正德十二年(1517年)中进士的年龄是41岁,以此倒推,苏信出生时间为成化十三年(1477年)二月二十日。34岁中举,41岁中进士,虽非年少成名,但在竞争激烈的科举遴选中,也是很不错的成绩。

二、著述

  苏信并未有专著行世,在《饶平县志》中也并未有收录其诗文,《东里志》中收录有诗其有诗八题九首,分别为:《送刘子道江台》《送伦修撰出使安南》《赠丁赞府》《山内收租》《被倭掳将终作》《祭荣县啸台二首》《途中阻雨》《寄候兵宪邱公祖前任溟督学》。文一篇,为同里进士周用所撰《奉政大夫浙江按察佥事瞻峰周公墓志铭》。另有对联一对,为泉州同安县深青里祠堂联:“支分固史无双地,德种河南第一家”。
  但是《东里志》一书在后世流传中,后人多有增补,加上传抄导致不可避免的出现错讹。陈斯鹏教授《<东里志>成书、版本考论》一文中指出:“然流传数百年来,却未见一定本,所存若干抄本乃奇异百出,错乱驳杂之处所在多有;晚近虽有从事董理者,效果亦未能十分惬意。”所以对于书中的相关内容,也需进行甄别。
  如《送伦修撰出使安南》一诗,伦修撰按理应指其同科榜眼伦以训(字彦式,广东南海人,由编修官至南京国子监祭酒),然查《粤大记·伦以训传》,未见有其出使安南之记载;其父状元伦文叙于正德元年充任正使,出使安南,途中遇父丧取消行程,此诗若指伦文叙正德元年出使安南一事,恐非苏信之作。
  《途中阻雨》首联有“十年漂泊西南路,今日西南路更难”之句,苏信的从官经历未及西南,此诗似与其经历不符,亦存疑。
  其他几首所涉人物,《送刘子道江台》有注:刘子道即刘远,东里神前人,贡士,任云南通判。丁赞府、丘兵宪则未详何人;《祭荣县啸台二首》为记游览河南阮籍啸台事;《山内收租》、《被倭掳将终作》则和其经历颇为相符。相关诗篇暂列于此,有存疑处尚待进一步考证。
  周用墓至今保存完好,墓志铭依旧可见,除此之外,苏信传世之文章尚有:《正德五年乡试第一场试经义文(见《正德五年广东乡试录》)》《实修省以回天意疏(见《皇明嘉隆疏钞》)》《重刊晦庵先生文集序(见《晦庵先生文集》)》《嘉靖癸已重建苏魏公祠碑(见《泉州府志》)》。文章五篇,文体有铭、疏、序、记等,数量虽不多,但也可为探寻其行迹作参考。

  传记中称苏信“少有文名”,在《正德五年广东乡试录》中收录的文章,是就《尚书》“其作大邑,其自时配皇天,毖祀于上下,其自时中乂”作文,其中附有考官评语,可作为苏信作文能力的参照:
  同考试官顾(钦)批:讲王者宅洛事,辞意严整,盖精于学者,宜录以为式。
  同考试官教谕闵(荫芳)批:词简而义自见,可以矫经生浮冗支离之习矣。
  考试官学正何(洽)批:不蔓不腐,自是作手。
  考试官教授刘(才)批:讲语精确。

  另外成都进士蒋芝撰有《判官苏信凿莲池记》专述苏信在宁州之事,也是关于苏信的重要文献,其称苏信“学术精博,风裁卓异”,也可说明传记的赞誉并非虚言。

三、历官御史

  (一)任职时间推测
  《东里志》称“擢留台御史。丁忧。复除北道,巡抚闽省,决狱明恕,敷政宽平。”从中可知其先任陕西道监察御史,期间丁忧三年,后来出任福建巡按御史。
  监察御史属于都察院,吕思勉先生指出:“明清两朝,都察院权最重。明制:有左右都御史,左右副都御史,左右佥都御史,及十三道监察御史……而巡按御史,代天子巡守,权最重。”
  监察御史制度在宣德十年定为十三道,都察院设监察御史110人,另南京都察院有监察御史30人,两京合计监察御史140人。“监察御史外出巡按称为巡按御史,从十三道监察御史中选派(王世华《略论明代御史巡按制度》)。”监察御史为正七品,虽然品级不高,但可直接对皇帝负责。《明史·卷七十三 职官二》记载监察御史之权责:
  “十三道监察御史,主察纠内外百司之官邪,或露章面勤,或封章奏劫。在内两京刷卷,巡视京营,监临乡、会试及武举,巡视光禄,巡视仓场,巡视内库、皇城、五城,轮值登闻鼓。在外巡按,清军,提督学校,巡盐,茶马,巡潜,巡关,攒运,印马,屯田。师行则监军纪功,各以其事专监察。”

《南京都察院志》

  《东里志》对苏信任官时间并未详述,关于苏信出任御史的时间,在《南京都察院志》中有记:“(陕西道监察御史)十六年辛已,苏信,广东饶平人,由进士。”可知苏信在正德十六年任陕西道监察御史。
  另外其在周瞻峰墓志铭的落款为“嘉靖十一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赐进士第,文林郎,侍经筵日讲官,陕西道监察御史,同里苏信。(款识为杨培娜博士现场辨认所得)”由此可知,在嘉靖十一年之前,苏信还曾兼任过侍经筵日讲官。
  陈梅湖称苏信“嘉靖十年辛卯出按福建”,时间似与周用墓志落款有不一致之处,陈传主要是依据苏信《晦庵先生文集序》整理,而该文落款为“嘉靖壬辰九月既望,后学饶平苏信书于闽之行台”,嘉靖壬辰即为嘉靖十一年,或以此年出按福建为是。

  (二)行迹略考
  关于苏信任职期间事迹,由于文献不足,暂未能进一步详论,蒋芝在其文章中称:“侍御起家丁丑进士,历南北台中十有四年,学术精博,风裁卓异,毅以格君庇民为任,诸所建白多忤时意。”大概可知其任职御史为十四年左右,其传世的一些文章,恰好可以成为探寻其行迹的材料:

1、上疏谏言
  嘉靖二年,苏信上疏《实修省以回天意疏》,就当时国家灾害频发进谏,认为这是上天对皇帝的警告,进而指出先帝正德就是受到奸臣刘瑾等人的蛊惑,才导致国是颠倒。近期灾害也与皇上没有上朝理政、经筵暂辍有关,劝告皇帝需要勤政爱民,进而挽回天意。
  这篇疏文是否得到御览或回复,不得而知,但嘉靖后来以他的实际行动证明,这类上疏其实是没有什么效果的——嘉靖依旧长期沉迷修仙,不理政事,同时又有自己的一套“御臣”之术。但针对皇帝过失上疏谏言,则是作为臣子所要尽的责任,直疏正德皇帝受奸臣蛊惑导致国事颠倒,也是逆耳忠言。无怪乎蒋芝称其“诸所建白多忤时意”。

2、参与《晦庵先生文集》刻梓
  《饶平县志补订》称“《朱子大全》旧有闽臬刻版,岁久刓缺且简袠重,人艰于蓄,副使张大轮谋诸前巡按虞守愚、蒋诏两侍御重为剞劂,约省版纸者十之四,逾年告竣,信至亟促其成,以嘉惠学者。”
  苏信促成《晦庵先生文集》的刊刻传播,确实是嘉惠学者的一大好事,其所撰《重刊晦庵先生文集序》,论述朱子学说渊源与修身治学的方法,最后介绍版本的刊刻过程,节录片段于此:
  “六经道之舆也,群圣精蕴在焉,而孔子会其全,宋大儒续孟氏之绝,而朱子会其全。自羲农承传以来,广大精微,阐抉无遗,盖濂溪洛关词犹浑沦,朱子则说之详,下学上达,阶森牖豁;学者能熟复笃行之,复性明伦,而得所以为人体用,该人已成,入贤望圣,骎骎不自觉。大造万世,功高往哲,允矣。”
  此篇序文亦有幸也随着朱子文集广为流传,堪为苏信最为重要的一篇文章。

3、重建名贤苏颂祠
  嘉靖十二年,苏信在巡察泉州时,曾促成名贤苏颂祠堂的重建。撰有《嘉靖癸已重建苏魏公祠碑》,节录于下:
  “嘉靖癸已,信奉命巡察于闽,历泉,银同儒官苏子润持谱来言曰:'先太师润,显祖也,名在《宋纪》,祠若像在葫芦山下,既已芜没,移主邑庠,肩予厥父,礼若不以序,请更之。'予按谱……其族蔓于闽、粤。信,潮产也,何敢谬尾名德,以愧狄青?第以宗贤在望,仰止高山,当与海内共之。亟谋郡推桐乡谭君铠,君明爽而练于事,毅然为己任,遂捐俸而改创之。……”
  苏颂是宋代泉州名贤,也是闽粤苏氏显祖,祠堂原为朱熹所建,至明中期已经荒废,当时有苏姓同宗持族谱向其进言,请求修复显祖苏颂祠堂一事。苏信谦称不敢“谬尾名德”,冒称名贤之后,但认为宗贤之风当与海内共之,还是促成祠堂的重建,事成之后,并撰文以记之。
  此事也见于《泉州府志》:“苏公祠在儒学教思堂后,宋绍兴间主簿朱熹建……明成化间推官柯汉改建明伦堂左,知县张逊复移故处。寻废。巡按苏信、推官谭铠重建。”

四、谪任宁州

(一)贬谪缘由
  嘉靖十二年之所以受到贬谪,主要原因是嘉靖皇帝发动的“科道互纠”一事,此事在《明世宗实录》中有记载:
  “嘉靖十二年四月十三日,科道官奉旨互相纠劾,科臣劾御史张相、郑渃书、汪似、李循义、苏信。台臣劾给事中张润身、饶秀、商大节、曹汴、徐俊民、戴儒等各不职。得旨,科道官系朝廷耳目,顷大臣多畏避奸邪,以致考查宽纵不公,兹互举亦不过苟且塞,贵为首者,姑宥不治,相、洛、书、似秀、儒,俱令冠带闲住。信、大信、汴各降一级,调外任。偱义、顺身、俊民留用。尚有奸恶显用,容隐未纠者,吏部再从公严加考察,以清言路。”
  此事也见于王世贞《弇州史料》,最早在嘉靖六年由吏部右侍郎桂萼上疏建议仿照成化年间旧例,发动两京的六科和都察院互相纠察弹劾,此举以“清言路”之名,实则是强化对于权力的控制。苏信也成为本次“科道互纠”的牺牲品,“降一级,调外任”,于嘉靖十三年谪任宁州判官。
(二)毁誉加身
  宁州位于江西南昌府,关于苏信此次任职经历,《宁州志(嘉靖二十三年)》中着墨不多,但志中却出现了截然相反的两种评价。其一是在《职官表》中,附有一条语气严厉的“差评”:“(甲午)判官苏信:广东饶平人,由进士福建巡按谪任,升浙江上虞知县。贪滥不修,行检无一善可称,惟孳孳为利而已。”
  这条评价颇为苛刻,苏信是嘉靖十三年出任宁州判官,而最迟在十四年三月的时候已经回到家乡,任职时间其实并不长。此外,在同本《宁州志》中,在“濂溪书院”介绍后附有知州蒋芝的《判官苏信凿莲池记》一文,则对苏信大加赞誉。
  蒋芝为成都进士,后被奉为宁州名宦,当时他修复濂溪书院,恰逢苏信来任,苏信拜谒周濂溪祠时,看到新修的书院,建议在书院再凿莲池,增益书院景观,并捐俸以支持此项工程。事成之后,蒋芝撰文记详述此事的过程,并介绍了苏信的历官情况,可以看出其对苏信推崇有加,节录如下:
  “侍御起家丁丑进士,历南北台中十有四年,学术精博,风裁卓异,毅以格君庇民为任,诸所建白多忤时意,坐是来谪於宁,日惟闭门读书,养静无闷,所谓短於取名,薄於獥福,信有得於元公之真趣,莲之同爱,固宜也矣。嗟夫。公论一定,食报多福,是为多福,是为天理。时乎时乎,江山有待,一池且尔,而况於吾人也乎?侍御公名信,字宗玉,号确轩,为广之饶平人。”
  同本县志,截然不同的两个评价,确实令人不解,清代《义宁州志·职官表》中关于苏信的差评则删去,仅留有“判官苏信:广东饶平人,由进士福建巡按谪任,升浙江上虞知县。”


五、致仕归乡

  《宁州志》记载苏信后升任上虞知县,翻阅《上虞县志》则未见他有出任知县的记载,苏信可能并未赴任。或者是被贬谪后已无心仕途,加上年近花甲,选择致仕还乡。另外,其当时在家乡的遭遇,也令他无法及时去赴任。
  《饶平县志·寇乱》中记载:“嘉靖十四年,海寇郭老寇大城所,掳乡官御史苏信确轩浮海以去年余,索金帛甚多。一日贼舟至海南,遇飓风将覆。公拜祷,风息。遂送归去。”
  据此可知嘉靖十四年苏信已经回到饶平,他虽是大埕乡人,但居住在大城所内,旧时在其宅第中立有“宪台坊”。之所以选定居大城所内,主要是出于避免倭寇侵扰一事。但城破被俘,估计也是苏信没有想到的。

不知是否和苏信家族相关?
作为朝廷命官,被海盗俘虏,人生可谓大起大落。苏信在此期间写了《被倭掳将终作》,诗文如下:

三月暮春景和时,胡虏长叹任播离。
鱼雁有缘频附信,金银无意出儿孙。
一生艰苦勤劳事,万古埋冤天地知。
东北小岩溪夹口,英雄无计念慈悲。

  美好的暮春三月,对于苏信而言则是噩梦,从诗题看,他似乎是做了赴死的准备。晚年逢此经历,诗文更多透露出心酸与无奈。或许在此之后,苏信便一直在家。
  明代的地方士大夫具有重要的影响力,他们积极参与地方事务的管理,苏信也是如此。《东里志》记载他出资购山地增益漏泽园,给贫而无地葬者,被人们称赞“泽及枯骨”。又陈传云其致仕后“不置家食,训迪儿孙,奖掖后生。邑诸生闽清令丘万象实信所裁成,此其著者也。”
  杨培娜博士在《明代中期潮州地方士绅的兴起与卫所地方化——以潮州大城守御千户所为例》一文中,对苏信着墨甚多,称其“致仕归家,乡居多年,着意地方事务。”例如奏免大城所班军戍守梧州,专以镇守所城;与解元陈珖一同要求将大城所迁至东界海口柘林等事。
  苏信乡居之事,多为公益,被《东里志》列为乡贤。吴少松在《东里志·乡贤》后有一段关于东里先贤的议论,其中便有关于苏信的内容:
  “吴少松曰:人物如周瞻峰、陈恬斋尚矣……若苏确轩之笃亲,汤潜斋之孤特,或病词太滥,或訾其闭关绝物,其道大有所归云。……孔子曰:观过知仁。君子尚友,固当论其得失大小与所存如何耳。夫瑕不掩瑜,比德所稽,抱木寸朽,良工不弃。论人者自当有权衡于其间也(此处转引《<东里志>成书、版本考论》一文)。”

尾声

苏信《山内收租》一诗,谈其晚年独自前往内陆收租一事,也可以看出其晚年生活颇为清简:

白发苍苍何太苦,只为家务迫时艰。
野鸟有声惊夜寝,山蕉无味入芝兰。
肩舆行李步仍步,世事崎岖难又难。
借问此时谁是伴,自惭无计听沧浪。

  苏信卒年未详,在陈梅湖《饶平县志补订·古迹·陵墓》中有“福建巡按御史苏信墓,在宣化都北山村大山上。”但不知现在是否还在,如有更多相关文物、文献,则可对先贤行迹作进一步补充。由于所涉文献不多,只能暂以此窥探先贤行迹。
责任编辑:山谷

最火资讯

首页 | 要闻 | 视频 | 图片 | 旅游 | 财经 | 教育 | 生活 | 文学 | 人物 | 档案 | 观点 | 资讯 | 便民服务 | 专栏 | 修水视频 | 热点网事

赣ICP备09008563号-2 修水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13330016260 QQ:303998284 修水网超级群:2756263 房产家装群:117835007 邮箱:163.www@163.com

赣公网安备 36042402000001号

Power by DedeCms 赣ICP备09008563号-2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