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山谷风 视频 图片 旅游 财经 教育 生活 文学 人物 档案 交通 观点 资讯 服务 专栏

文化艺术

旗下栏目: 文化艺术 书刊 小说 诗词 散文 记实 民间故事 黄庭坚传

读程效新作《黄庭坚散文选评》随感

来源:深圳商报 郑恺 作者:读创客户端记者 郑恺 人气: 发布时间:2023-11-25
穿花寻路,直入白云深处—— 读程效新作《黄庭坚散文选评》随感
深圳商报·读创客户端记者 郑恺
  题记:别人的书都是注解,你的心才是原文。
  (一)黄庭坚与林语堂
  2023癸卯年,一个孟冬夜。
  微醺后,匆匆与程效道别,踏着月色,揣着他的新作《黄庭坚散文选评》。进了家门,直奔书房。
  没有对程效的新书一睹为快,而是眼睛如雷达般在挨挨挤挤的书丛中搜罗着林语堂的书,迅即浏览《林语堂作品(精华本)》中的一篇文章“读书的艺术”。我在2014年读过此文,近10年来,时常引用文中几句话,包括提醒儿子。原文如下:
  “苏东坡的朋友黄山谷所说的话最妙。他说:‘三日不读,便觉语言无味,面目可憎。’”……“黄氏所谓美丽的脸孔,一个不是脂粉装扮起来的脸孔,而是纯然由思想的力量创造起来的脸孔。”
  林语堂写过《苏东坡传》,他对“苏门四学士”之首的黄庭坚应熟稔。急着找这句话,是因为《黄庭坚散文选评》里有这句话的正版出处,即黄庭坚写在儿子黄相书桌上的一段留言:“士大夫胸中不时时以古今浇之,则俗尘生其间,照镜则面目可憎,对人亦语言无味。”(见“小子相贴”一文)。我想看看博学的林语堂引语有无纰漏。

xiushui.Net


  今天看来,林语堂的说法与源头有些出入,但也未必。对于其中的流变,程效在《黄庭坚散文选评》里进行了解释:苏轼在“记黄鲁直语”一文中曾记录道,“黄鲁直云:‘士大夫三日不读书,则义理不交于胸中,对镜觉面目可憎,向人亦语言无味’。”(见《苏轼文集》)。
  程效认为,“小子相贴”可能就是能见到的最早文字原版。后来见之于苏轼所记载的,可能是经黄本人提炼修改过的最终版本。
  然也。中国的诗歌散文等广泛流传的作品,不光有作者,有时还是全民创作的成果。举个例子,李白的“静夜思”,我们熟知的版本是: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其实,据专家考证,在北宋郭茂倩的《乐府诗集》、宋洪迈的《万首唐人绝句》中都是:“床前看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山月,低头思故乡。”
  “静夜思”尚会被如此“再创作”。相信,黄山谷的名言也大抵如此,因为这句警语太形象了、太有影响力了。
  (二)黄庭坚的兰与蕙
  我是《黄庭坚散文选评》的第一批读者。
  写作过程中,程效会预告我下一篇写什么。每写完一篇都会第一时间发给我,我也会漫无天际地谈感想。“书幽芳亭记”曾诱发我感想泛滥。 修水网 www.xiushui.Net
  “书幽芳亭记”好句成串,起始便是:“士之才德盖一国,则曰国士;女之色盖一国,则曰国色;兰之香盖一国,则曰国香。”这种开宗明义的写法,痛快!有点类似讨论经济学问题。先讲清三驾马车之一“投资”的定义,再说GDP、经济增长。一般人说的股票、债券,那不是“投资”,请勿提及。
  兰花为“四君子”之一。自屈原以来,文人雅士都有些偏爱。大名鼎鼎的郑板桥,一生只画兰、竹、石。自称“四时不谢之兰,百节长青之竹,万古不败之石,千秋不变之人。”
  “书幽芳亭记”首段全是为人称道的名句:“生于深山薄丛之中,不为无人而不芳;雪霜凌厉而见杀,来岁不改其性也。”“清风过之,其香霭然,在室满室,在堂满堂,是所谓含章以时发者也。”
  读完前一句,我脑海闪过孔老夫子的一句话:“芝兰生于幽林,不以无人而不芳;君子修道立德,不为穷困而改节。”读罢后一句,口齿留香,顿生幽思,开始向往“竹下研墨碧,兰前酿茶香”的高士生活。
  在“书幽芳亭记”中,黄庭坚对兰与蕙进行了区别,“盖兰似君子,蕙似士大夫……”“至其发花,一干一花而香有余者兰,一干五七花而香不足者蕙。”
修水网

  啧啧,以“君子”与“士大夫”之别,类比兰与蕙,这个黄山谷乃史上最早分辨兰蕙差别之文人也。写到此,很自然地联想起一人,她便是“气质美如兰,才华馥比仙”的苏蕙,前秦时期的女诗人,以创作回文诗《璇玑图》而闻名。
  黄庭坚写过一首诗《织锦璇玑图》,说的就是苏蕙:”千诗织就回文锦,如此阳台暮雨何?只有英灵苏蕙子,更无悔过窦连波。”山谷或许还看过《璇玑图》,写过回文诗;东坡犹擅长此道,起码写过7首。
  苏蕙,字若兰。“兰”与“蕙”集于一身。黄鲁直,你咋区分她是君子还是士大夫。全不是,因为她是个女文青。嘿嘿。
  (三)黄庭坚与王定国
  《黄庭坚散文选评》里有几篇文章,一看名字我就有抠着一字一句读完的冲动,像“王定国文集序”“黄几复墓志铭”。
  读这类文章,我的重点不在黄庭坚的原文,而在于程效的评注。
  之所以这样,其实是想满足自己探秘欲。王定国、黄几复,这两位在北宋算不上大名人,后者在史书上甚至岌岌无名,但他们却因别人的“口吐莲花”而在史上留下千古不能磨灭的印记。就像李白《将进酒》里的岑夫子、丹丘生;特别是高适《别董大》中的董大,一句流芳千古的“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让人不想探究大琴师董庭兰其人都难。 HULING
  熟悉王定国,是因为苏轼的《定风波·南海归赠王定国侍人寓娘》。王定国即那个“琢玉郎”,宇文柔奴就是那个皓齿里飘出“此心安处是吾乡”的“酥娘”。
  对于《王定国文集序》的评注,程效完整阐释王定国的一生风光——出身名门,好使性子,就像一听说林黛玉没有玉,就摘下自己的“通灵宝玉”狠狠摔去的怡红公子。通诗词、书画,还晓音乐,与王维、阮籍、嵇康等同类。
  而知晓黄几复,得益于黄庭坚的《赠黄几复》诗中的超一流级经典颔联:“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这个有点像那个不知名的小官吏——施酒监写的《卜算子·赠乐婉》:“相逢情便深,恨不相逢早。识尽千千万万人,终不似、伊家好。”读罢,不由得击节赞叹,全没有了当初“施酒监大名不知,乐婉生卒年不详”的些许遗憾。
  黄几复,南昌人,与黄庭坚是发小,同科乡试中举,在岭南为官10年,后不幸英年早逝,令山谷哀恸不已。
  还有一篇“书梵志翻着袜诗”,与此类似。对于王梵志,我略知一二,感觉他像皎然、寒山、赵州禅师一样,有智慧,目光如炬,看透了世间苟且。不信,且看他的诗句:“他人骑大马,我独跨驴子。回顾担柴汉,心下较些子。”

HULING


  程效补充延伸了我的认知,他认为《红楼梦》的“馒头庵”就出自王梵志的诗句:“城外土馒头,馅草在城里。一人吃一个,莫嫌没滋味。”
  信夫!
  (四)黄庭坚与东郭居士
  曾有知名学者指出,黄庭坚散文当列在“唐宋八大家”之后的“第九家”。
  《黄庭坚散文选评》里有两篇文章——“东郭居士南园记”“写真自赞”,甚合我意,尤为喜欢。先端上“东郭居士南园记”的两个精彩句子:
  “文章之报,虽不华于身,而辉光发于草木,于是白首肆志而无弹冠之心,所居类市隐也。”“委而去之,其亡者,莎鸡之羽;逐而取之,其折者,大鹏之翼。”
Δ 作者夫妇在黄庭坚纪念馆
  对于“东郭居士南园记”这篇文章,程效认为文中若隐若现的导游似的人物,既非单一的作者黄庭坚,亦非单一的园主东郭居士,而是二者兼而有之的组合体。 内容来自xiushui.Net
  他的看法让我想起苏东坡的一篇散文《方山子传》,那位满身充满神秘色彩的大隐士——方山子,就是苏东坡非常熟悉的故人——陈慥。陈慥其人,即被苏东坡取笑过的那个惧内的家伙:“忽闻河东狮子吼,拄杖落手心茫然。”苏东坡写方山子的故事,说白了,就是借他人酒杯浇自己胸中的块垒。
  在”写真自赞“的评注中,程效借助《金刚经》中所谓的“四相”之“三相”作对应解读。我不谙佛学,仅感兴趣黄庭坚也是王维的粉丝。
  前一段时间,电影《长安三万里》热映,王维、杜甫等大唐文学明星一一出现。说心里话,我也挺仰慕“高富帅”的王维。学历高——状元郎,颜值高——妙年洁白,风姿郁美,出身名门——爹妈都是世族后代,谙熟音乐——李龟年是他的知音。他本该封“诗圣”,却非要捡个“诗佛”玩性灵,有趣有料。
  在唐代,那个名声并不甚响的杜甫,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一生甘做李白骨灰级粉丝,梦李白、赠李白、怀李白……“故人入我梦,明我长相忆。”可人家李白最惺惺惜惜的是年长些的孟浩然”:“吾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 HULING
  窃以为,李杜之间毕竟年齿相差逾双位数,虽曾有“醉眠秋共被”的情意,但彼此写诗风格和行为做派似有些龃龉,故李白一生只给杜甫回诗3首。以此鉴之,小字辈的杜某对老李略有“单相思”之嫌。
  (五)黄庭坚与苏东坡
  “元祐文章,世称苏黄”,二人诗歌齐名,书法同列“宋四家”。
  吾友程效,是黄庭坚故乡人,也就是江西修水县。1982年,程效考入江西大学(现南昌大学)中文系,受过系统化的文史教育,科班毕业。对于家乡两位文史巨擘——黄庭坚、陈寅恪,他研究和关注了30余年,也经常为我答疑解惑,如兄如师。
  在我们谈话中,除陈寅恪外,苏东坡和黄庭坚一直是我们谈论的重点。程效写过三本黄山谷著述,我认为,《黄庭坚故事》《黄庭坚散文选评》只是《黄庭坚传》的一个支脉。
  在《黄庭坚散文选评》里,跟苏东坡有关的文章有5篇,分别是“上苏子瞻书”“跋东坡论画”“跋东坡水陆赞”“跋东坡墨迹”“题东坡字后”。程效认为:苏黄彼此正式订交,正是以“上苏子瞻书”开始的。
  对于苏黄的友谊,我更喜欢程效在《黄庭坚传》里引用的一首诗《双井茶送子瞻》:“人间风日不到处,天上玉堂森宝书。想见东坡旧居士,挥毫百斛泻明珠。我家江南摘云腴,落硙霏霏雪不如。为公唤起黄州梦,独载扁舟向五湖。”黄对苏仰慕、关爱、劝告之情,跃然字里行间。
xiushui.Net

  对于苏黄的书法,《黄庭坚传》有引用,程效在《黄庭坚散文选评》中的“题东坡字后”一文再次提及,亦然有趣。一次,东坡、山谷师徒酒酣耳热之后,互相调侃起彼此的书法。
  苏曰:黄九,你的字虽然劲爽可观,但有时笔锋偏清瘦,犹如树梢挂蛇。
  黄反唇相讥:大苏的字名满天下,但有时酒醉后用墨偏重,就像石压蛤蟆。
  “石压蛤蟆”怼“树梢挂蛇”,哈哈哈,如此高人论道,此中有机锋!
  “题东坡字后”中还对苏大学士有一段描述:“性喜酒,然不能四五龠已烂醉,不辞谢而就卧,鼻鼾如雷,少焉苏醒,落笔如风雨。”哈哈哈,笑死我了。如此性情中人,爽歪歪至极,仿佛王羲之写《兰亭集序》的昨日重现。
  (六)秦桧是修水人的外孙
  吾国好像有一个不成文传统,评价一个文人的学养,诗歌散文写得再好,都不是主要尺度,终究要看学术著作,尤其考据之类。
  所以以诗歌闻名的闻一多考证出:伏羲是个葫芦、女娲是个瓜。文字犀利,“象投枪,象匕首,直刺向黑暗势力”的鲁迅,还写了第一部系统地论述中国小说发展史的专著《中国小说史略》。浅吟低唱着荷塘月色的朱自清,也写了个小册子《经典常谈》。

内容来自xiushui.Net


  程效勾陈历史碎片的功夫了得!在《黄庭坚散文选评》里,他根据“王纯中墓志铭”记载,考证出“奸相”秦桧是修水人王纯中的外孙。王纯中在修水没有列入修水乡贤名录,可能受累于他那个害死岳飞的外孙。
  据说中国有几大姓氏是不通婚的,秦和岳就是其中一对。通婚尚且受辱,何况还是亲外公。当然不能载入史册,即使他王纯中是堂堂的进士,做过几任州县的长官,又如何?因人而废言也。
  其实,秦桧是个可怜的读书人、背锅侠,也曾做过教书匠,他有感而发说:“若得水田三百亩,这番不做猢狲王”。似乎至今仍为师者津津乐道。
  (七)黄庭坚与李清照
  对于黄庭坚的词,我读过一些,最爱其《清平乐·春归何处》:“春归何处?寂寞无行路。若有人知春去处。唤取归来同住。春无踪迹谁知?除非问取黄鹂。百啭无人能解,因风飞过蔷薇。”
  寻春无迹,无果追问,巧转借问黄鹂,叹春、惜春之情,飞出纸面,美得窒息!
  当然,对于黄庭坚,乃至苏东坡,婉约派大词人李清照站在“词当合乐”的视角,或多或少是看不上眼的,她在《词论》里评价黄庭坚词“尚故实而多疵病”。

xiushui.Net


  在此,我斗胆引用黄庭坚《苦笋赋》的结尾语,回敬李易安:“但得醉中趣,勿为醒者传”。
  说这话,也是给程效听的。他此番在故纸堆里搜罗爬梳,从山谷存世的2800余篇散文中,精选出50篇佳作进行注释和点评,算是功夫未负有心人,但愿他能给《黄庭坚散文选评》添个姊妹篇,拟暂定名《山谷词鉴评》。
  李太白道:“非有老笔,清壮何穷!”
责任编辑:读创客户端记者 郑恺

最火资讯

首页 | 山谷风 | 视频 | 图片 | 旅游 | 财经 | 教育 | 生活 | 文学 | 人物 | 档案 | 交通 | 观点 | 资讯 | 服务 | 专栏 | 修水视频

赣ICP备09008563号-2 修水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13330016260 QQ:303998284 修水网超级群:2756263 房产家装群:117835007 邮箱:163.www@163.com

赣公网安备 36042402000001号

Power by DedeCms 赣ICP备09008563号-2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