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山谷风 视频 图片 旅游 财经 教育 生活 文学 人物 档案 观点 资讯 便民服务 专栏 修水视频

游记

旗下栏目: 资讯 风景 游记 美食 特产 线路 酒店 休闲娱乐 旅游须知

老祠堂的气息

来源:修水网 作者:张复林 人气: 发布时间:2013-05-03
  说起赣西北义宁老城,人必称“九井十八巷”。“九井”,顾名思义,是指九口水井,“十八巷”则是指十八条街巷。昔日“九井十八巷”,由众多的老祠堂组成。街巷间,钱庄店铺、茶楼酒肆相接;老祠堂里,宁河戏在戏台案班轮番上演;街头巷口,算命看相的、耍把式的、唱曲儿的满是,当然也包括了像徐杨生、晏纯珠那样将宁河戏推向辉煌的名角儿。总之,集聚三教九流的“九井十八巷”,将小县城的底蕴全藏在了那儿。
  
  随着老城人口的激增,上世纪八十年代末,老城区开始了大规模拓展改造。唯城西黄岭街一带尚存留着一片较为完整的老祠堂。老祠堂一律黑灰的屋瓦,瓦脊一排排密布着,中间横着灰白高起的风火墙。偶尔,灰不溜秋的麻雀在墙垣和屋瓦间翻上飞下。顺着密集的瓦楞俯视下去,目光总被老祠堂幽深的天井吸引。即便大白天,那些天井也往往浓缩为一些黑洞般极深的口子。
  
  街巷一律南北走向,由西至东分布着肖爷巷、当铺巷、华光巷、冷家巷、周家巷等多处巷子。街头一东一西有两处水井,均为老城妇孺皆知的古水井,一处是紧邻广场的王家井,另一处为罗家窝口的刘爷井,两处水井四季清冽甘甜,至今仍是附近居民的日常饮用水井。 修水网
  
  古街巷古水井,可是充满故事的地方。坊间很早很早前流传的抗金故事,义宁州与嘉庆皇帝颁旨有关的获名来历,闹长毛时屠杀太平军余部,某年县太爷于衙前街设案摆擂台为关帝庙征联,莫不从街巷井台流传出来。至于山里老表捋起衣袖跟着彭总闹革命,打出工农革命军第一面红旗,更是在“九井十八巷”里直接上演。
   
  先前,深藏于老祠堂间聚集了众多学子的书坊会馆和年节时戏迷们闹翻天的戏台案班,它们或坍塌或拆除,多已无迹可寻,甚至那条带了湿漉漉手推车轮印的青石板街也不知哪一天变成了溜光的水泥路。留连盘桓于那些破败的屋宇间,寻迹旧日书坊会馆时,兴许眼前会出现乡贤黄庭坚、章鉴、万承风、陈宝箴们发奋用功的身影;至于昔日聚集了众多戏迷的戏台案班,后来者只能凭依想象,遥想当年徐杨生、晏纯珠两位宁河戏大师那令人叫绝的吹、弹、唱、念之声,如何萦绕于老祠堂的穿弄斗拱之间。
  
  老祠堂与老祠堂之间由众多的街巷联通起来,街巷幽深狭长,一律青石板铺砌。即便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街巷间各色摊点、杂货铺、饭铺一家紧接一家,街前则挤满了菜担、看相卜卦的、摆棋摊的、代人书信的,它们汇成老城缓慢流动的时光。而那些开向街巷、门楼石碑上篆刻着“林氏宗祠”、“蓝氏宗祠”、“张氏宗祠”、“周氏宗祠”的高大门楼,则形成河流的众多分岔道口,它们会引你走进一处又一处老祠堂。门楼前,不论名门望族,还是小门小户,往往蹲踞着一对石狮子。老祠堂迎面两排对称的厢房上悬着几乎伸手可及的吊脚楼,厢房与吊脚楼围拢的是大小不一的四方的天井。明晃晃的阳光越过屋瓦从天井斜照进来,仿如一匹巨大的绸缎,无声滑过一扇扇雕花门窗,惊乱无数灰尘的碎影,厅堂和厢房的墙面上即刻浮动着斑驳与绚烂。雕花门窗上,“迎春接福”、“八仙过海”、“老鼠嫁女”之类的雕刻,也随之生动起来。覆满青苔的天井、水渍的地面、斑驳的墙体、神龛上厚积的灰土、梁柱间密结的蛛网,还有厅堂上尚在的那块早已分辨不出颜色、只要稍稍一碰灰尘就会簌簌掉落的“俎豆千秋”的匾额……这一切,散发的无不是老祠堂隐秘而久远的气息。 内容来自xiushui.net
   
  关于老祠堂的众多记忆,虽未见书面的文字,只有老者口口相传的讲述,于曾经在老祠堂里长大的我却来得更加亲切而真实。似乎每次只要走近它,就能望见厅堂上,慈眉善目的长者,半个身子仰躺在太师椅上,不紧不慢抽着青铜的水烟。而偏房的窗口,总会不声不响晃动着替埋首用功的读书人添茶递水的小脚阿婆的身影。若谁家添喜,准能清楚听见那一声奔走相告,低旋于老祠堂上空的绵长的呼喊,正是它为分户而立的叔伯妯娌稚童少年带来年节般的喜庆与欢乐。而元夜厅堂上,祖宗牌位前彻夜不熄的灯盏,更是长久照彻着老祠堂里一大家族的死生祸福、荣辱兴衰。
  
  伫立高高的阳台,视线穿越密集的雨帘,停留在远处飞檐高翘的古戏楼上。那是鹦鹉街背蓝家祠堂重新修整的仿古戏楼,今日老城的一班戏迷时常聚集在那里,清早或傍晚,依稀会听见,宁河戏三元班和春林班的锣鼓唢呐震响在古旧的亭台楼榭之间。独自徘徊于老祠堂的小街小巷,在清脆的拨浪鼓声中,追踪湿漉漉的青石板上,货郎手推车留下的那两道细瘦的轮印;而某扇仅能推开半边的老旧木格花窗前,偶尔闪现的红衣少女,总勾起许多莫可名状的追思和幻梦,揣想着有关老祠堂的浪漫与爱情。
  
  一回又一回,已记不清自己到底在老祠堂里痴痴留连了多久。常常是夜色四合,老祠堂里的租住户亮起了昏暗的灯盏,才惊觉厢房的窗台下那些默默忙碌的身影。不久,租住户们也很快会搬走,破败的老祠堂再不会有人住进来。岁月的风雨中,唯有老祠堂会在艰难中坚守。

周湖岭


责任编辑:张复林

上一篇:世外桃源洞上村

下一篇:黄龙山游记

最火资讯

首页 | 山谷风 | 视频 | 图片 | 旅游 | 财经 | 教育 | 生活 | 文学 | 人物 | 档案 | 观点 | 资讯 | 便民服务 | 专栏 | 修水视频 | 热点网事

赣ICP备09008563号-2 修水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13330016260 QQ:303998284 修水网超级群:2756263 房产家装群:117835007 邮箱:163.www@163.com

赣公网安备 36042402000001号

Power by DedeCms 赣ICP备09008563号-2  

电脑版 | 移动版